很酷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玄幻 > 上古
《上古》全文在线试读 第八章清穆

上古星零

主角:后池净渊
有很多书友最近在追一本叫做《上古》的小说,这本小说是作者星零倾心创作的一本女生玄幻小说,下面小编为大家带来的是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免费阅读章节内容,想要看这本小说的网友不要错过哦。上古之神,万年前几近毁灭殆尽。如今世间仅存四位上古之神,前三位是正儿八经的上神,这最后一位……有神说她是走了狗屎运,投了个好胎,也有神说这三界八荒里面子上看起来最风光、里子里瞧起来最凄清的也就是这一位了。只是这些神仙们是羡慕嫉妒恨,还是真的心有戚戚焉呢,说都说不准。但可以肯定的是,哪怕是千万年以后,三界八荒里,除了那三人以外,三界众生都只能对着她弯下神仙的傲骨,恭敬的唤一声:上神。...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0-08-01 10:07:50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凤染黑着脸看着站在空地上抖动着细胳膊细腿不停挖苦她的后池,哼了哼没出声,到底对来人升起了些许好奇,旋即瞪大了眼朝前望去。

及腰身的杂草外,一身青衣的仙君长身而立,显是瞧见了栅栏里站着的两人,也明显一愣,加快脚步走了过来,眼底有几分意外和了然,淡淡道:“我道是谁能进得瞭望山,原来是凤染上君……”

温润低沉的声音让后池兀的一顿,也将他口中的冷淡之气消了几分,她抬眼看向竹屋外的青年,眼眯了眯,忍不住赞叹了一声,这人气质天成,周身仙气浓厚,轮廓深邃,墨色的眼里带着一丝神秘悠远的气息,若论起容貌气度,竟是不输天帝之子景涧半分。

盯着那双漆黑的眸子,后池心底突然荒谬的升起几分熟悉的感觉来,这人她也许见过,可是明明…这几万年来她从未离开过清池宫半步。

凤染也被来人的容貌气度一惊,又见他开口便能说出她的身份,随即道:“仙友怎知……”

“如今三界皆传凤染上君并后池上神出了清池宫,瞭望山中灵气浓郁,阵法遍布,其他人想是也进不来。”

“你这人,倒是喜欢变相的夸自己。”显是被这冷冰冰的话说得极是满意,凤染眯着眼笑了笑,朝后池丢了个得意的眼神,朝来人拱手:“仙友仙力不在我之下,不知仙友是……”若这人是天帝的人,就有些可惜了。

“清穆。”

凤染闻言一愣,眼底露出几分意外来。想不到近千年来三界最出名的人物,竟生得这般俊俏的模样,传言果然不虚。

上君清穆,近几千年来唯一渡劫成功的上君,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只是听说在他上君之名印上擎天柱后的第二日,他便一人独行北海,将雄踞北海尽头的九头蛇怪斩杀殆尽,这东西乃群居而生,生性残虐,连北海龙王也不敢轻易犯其老巢,却不想这般凶残之物会尽丧于他一人之手,彼时消息传来时,曾令得三界震惊。

也正因为如此,天帝的招揽诏书才没有下到清穆手上,三界自后古时代开启时便有一条不成文的规定,一般有了上君巅峰实力的仙君,天帝是不能过多干预的。

这也是凤染在古君上神消失的境况下还敢堂堂正正在外溜达、找紫垣麻烦的原因,当年她初入上君之位时曾被天帝下诏诛杀,而今除非天帝亲自动手,三界中能取她性命的,少矣。

但清穆在名字被印上擎天柱之时就已经具备了上君巅峰的实力,这让清穆从一开始便成为了三界中的异数,地位超然。若论危险和神秘,他远超于当年的凤染,就连万年前敢上清池宫挑衅的蛟龙无恒也恐是不如他远矣。

若说三界中还有凤染忌惮的人,除了不知深浅的三位上神和妖界妖皇以及东华上君外,便是这位清穆上君了。她看着面前冷脸模样的俊俏仙君,压下了心底的讶然。

难怪他能在瞭望山中来去自如,只是…他来这里干什么?

清穆朝凤染打量半响,点头后才望向自一开始就盯着他的布衣少女,毫不客气道:“三界众仙近日皆传后池上神芳华浊世,灵力高深,今日一看,想来传言还是不能尽信为好。不过,看上神在瞭望山中来去自如,想必有古君上神所赠之物庇佑才是。”

后池愣了愣,讶异于这清穆上君的直白干脆,倒是生出了几分欣赏之意来,毕竟不是谁都能无视古君上神和她本身的上神之位所带来的威慑,如今还敢这样说的神仙,太少了。

“怎么,清穆上君是觉着我浪费了这上神之名,大失所望了?”后池失笑一般望着清穆,一双眼饶有兴趣的盯着他。

“位份只不过是些身外物罢了,上君也好、上神也罢,都逃不过天命所归,后池上神何须介怀。”清穆淡淡回道,双眼淡漠的扫过后池,眼睛在划过后池手腕上的墨石手链时微不可见的顿了顿,神情里竟有着些许惊喜和意外。

“不知清穆上君来瞭望山是为了何事?”凤染知道后池定是不知清穆的身份,急忙小声的在她耳边轻声把清穆的来历说了一遍,接过了话题。

一听这话,清穆明显挑了挑眉,奇道:“三日前瞭望山仙气外泄,灵力大乱,隐隐有金光直射天际,惹得仙界震惊。三界皆传这乃白玦真神随身神器炙阳枪现世的征兆,如今众仙齐赴瞭望山寻宝,难道凤染上君不是为此而来?”

炙阳枪现世?这恐怕是几万年来三界最大的一件事了,难怪一向行踪飘渺的清穆也会来此。

凤染和后池对望了一眼,摇摇头,她们这三日在云上紧赶慢赶的来这瞭望山,哪有时间打听这些。

“我有一故友在此修炼,今日特来相寻,若是清穆上君是为了炙阳枪,只管前行便是。”后池心里记挂着竹屋中沾满妖气的扇子,随意打发道。

“不急,以灵气外溢之势,炙阳枪至少也得三个月才能现世,我有件事想问上神,还请上神解惑。”清穆随意的摆了摆手,突然话锋一转绕到了后池身上。

“何事?”后池感觉到一道意味不明的打量投放在身上,微有不满。刚才初见清穆时,他明显不为她的身份所动,对灵力高深的凤染还更感兴趣一些,如今却又为何会突然……

“不知上神手腕上佩戴的石链是从何而来?”清穆将视线放在后池的手腕处,沉声问道。

“幼年时朋友所赠,我并不知其来历。”见清穆脸上一闪而过的失落,后池鬼使神差的加了一句:“今日前来瞭望山所寻之人,便是他。”

果然,一听这话,清穆眼睛亮了亮,神情里竟是露出比谈起炙阳枪时更加热切的神采来:“不知上神的故友可还在?”

后池耸了耸肩,朝身后指了指:“你也瞧见了,这地方估计至少也有几千年没有人住了,我也不知道他去了哪里。不过…清穆上君为何会对这串石链的来历如此感兴趣?”

“我在找留下这串石链的人,他或许能解我之惑。”淡淡回了一句,清穆了揉眉角,看向后池:“不知上神可还能找得到他?”

“你识得柏玄?”后池挑眉,凤染闻言忙道:“这不可能,柏玄已有八千年未曾出现,清穆上君不过才几千岁而已。”

这么一算的话,清穆在神仙中确实已经算得上是极年轻的了,就连凤染都比他大上几千岁,更何况是已经不知道在蛋里折腾了多久的后池。

见两人眼底闪过狐疑,清穆才道:“我也有这样的一串石链。”他将长袖挽起,手腕处赫然挂着一串墨黑石链:“有人曾经对我说过,只要能找到这串石链的主人,就能解我之惑。”

墨绿色的手链泛着幽黑的色泽,神秘而悠远,除了上面刻下的古文有些许的差异外,和后池腕上戴的几乎一模一样。

凤染眼珠子转了转,看到两人手腕间相似的石链,啧啧了两声,要是不知道的人,八成会认为是定情信物了……

后池也是一顿,叹了口气,这个柏玄怎么到处许些成不了的诺言,留下一大堆难题,自己倒跑了个没影,想到那把带着妖气的扇子,后池眼底划过一抹担忧。

柏玄,从来不是这么不守承诺的人。

“我不知道如何找到他,不过……”

后池走进竹屋,出来的时候手里抓着一把扇子,清穆一见这把扇子就皱了皱眉,道:“上面有妖气,此人失踪可是和这把扇子有关?”

后池赞许的看了他一眼,点头,将扇子递给他:“不错,这竹屋是他修行之处,如今只留下了这么一把扇子,应该和他失踪有关才是,若是你,能否自这扇子中寻得印记,找到留下妖气的人?”

清穆接过扇子,仔细打量一番,轻咦了一声:“这扇子上有妖皇一家的印记。”他指了指扇骨背面刻得极具煞气的白虎,对后池道:“妖界妖皇乃白虎一族,寻常妖族不敢擅自将其刻上,只要去妖界问问,自是能知道前因后果。”

问问?怎么问?妖皇虽说不敌几位上神,可是执掌妖界多年,灵力深不可测,难道要追上门去问?

“清穆上君,你想……”凤染摸着下巴,眼底燃起一丝暗红的火焰,她可是很久没有活动筋骨了。

“去妖界玄晶宫,妖皇一定知道,若是你们想知道究竟,不妨同去。”清穆随口说了句邀请的话,便转身朝外走去,从始至终,除了看到后池腕间的墨石手链时有些许的感情波动外,其余时候都是一副淡漠沉静的模样。

后池挑了挑眉,跟在他身后,凤染一听也乐呵呵的眯起眼,裹着仙罩跟了过去,走了几步,她摆了摆头,觉得好像有什么忘了告诉后池一样。

算了,不想了,记起来了再说。

三人驾云同往,一路上,看见不少赶去瞭望山的仙君,嘴里谈的皆是出现在大泽山的后池上神和即将现世的炙阳枪,三人被清穆罩在仙罩里,并无人发觉他们的踪迹。

不过几日时间,凤染就对清穆啧啧称奇,甚为惊叹。后池好歹也是上神之尊,这家伙竟丝毫未对其假以辞色,甚至三番四次的对后池微弱的灵力和蹩脚的仙法嗤之以鼻,后池坐在两人身后,倒是罕见的没有如来时一般争论。凤染在一旁看得高兴,作壁上观得不亦说乎。

到达仙妖分界处擎天柱时,晨曦渐露,凤染看着脸色苍白、却倔强忍着的后池有些不忍,她知道后池在外人面前最是要强,就算撑不住了也不会出声,顿了顿正准备开口,却听到清穆淡淡的声音。

“休息半个时辰后再去妖界。”

凤染暗暗舒了口气,朝清穆瞅了瞅,见他面上的疏离之意淡了不少,也放下了心来。

前去妖界,以她之能并不足以护得后池万全,但以清穆的灵力,就算是面对妖皇也有一战之力。

三人就这样沉默而又安静的在两界相交处停了下来。

“这就是擎天柱?”

听见身后似是带着些许怅然的声音,清穆转过头朝后池望去,古井无波的眼底也划过了淡淡的讶异。

盘腿坐在云上的少女不知从何时站了起来,仰着头望着面前高入天际的擎天柱,墨色的眼眸幽深浓切,竟带着点点苍茫的气息。

清穆兀的一愣,转了转眼再望向后池,却发现她又变成了十几岁少女的模样,全然没了刚才的气息,不由得有些晃神。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难道是他眼花了不成?

“不错,这便是擎天柱,传说这乃混沌之劫众神消失后,和三界同在的祖神擎天神识幻化而成,是三界柱石,凡是经历了九天雷劫的仙君、妖君都会自动显现名字在上面……”凤染指了指擎天柱上刻着的名字,突然停住声,尴尬的看向后池。

擎天柱分三部分,最下面刻着九州八荒的地图,上面列着仙妖两界上君、妖君的姓名,银白色泽,格外醒目绚丽。

中间的部分刻着三界有名的洞天华府,天界天宫处盘旋着威严的五爪盘龙和金色凤凰,祁连山清池宫遨游着神秘悠远的紫红蛟龙,而略居于下方的妖界玄晶宫则卧着一只威风凛凛的白虎……这里明显是三位上神所列之处,至于妖皇,虽未处于上神之尊,却因执掌一界而位于擎天柱两处之中的地方。

世上皆言三界中的擎天柱乃是最为灵性之物,所言所化便是三界准则,六万年来,后池虽因古君上神之故位于上神之位却始终未得到众仙信服,便是因为如此——仙妖交界的擎天柱上,并未有后池的位置。

凤染看着擎天柱下端刻着的天帝那几位殿下和公主的大名,眼神暗了暗,悄悄叹了口气。

怎么好巧不巧的正好谈到这上面?

“那是什么地方?”后池的面色丝毫未因凤染的踌躇改变,反而饶有兴致的指了指擎天柱上最上端的地方。

清穆见她面色坦然,眼底露出一丝欣赏,眉宇间的冷淡之色又消散了些许。先不论后池的灵力到底如何,就凭这份豁达,就足在这上面许多仙君之上了。

后池指的是一片空白之处,上面是极深沉的墨色,黑沉沉的一整片,有种直压天际的厚重感,是擎天柱最顶端的地方。

“我也不知道,自混沌劫难擎天柱出现后那里就是空白一片,没人知道那里到底代表什么。”凤染摇头。

倒是清穆,沉眼望向那黑浓浓的顶端,没有出声。

后池揉了揉肩朝两人招呼道:“时间不早了,得尽快赶到妖界才行。”

“妖界结界诡异,破坏力极强,你灵力太弱,还是跟着我为好。”清穆见后池转身就准备走,也回过头淡淡吩咐。

不知怎的,他并不愿意后池呆在擎天柱下太长时间,是以极快的做了决定。

凤染看着已被清穆拉到身边的后池,只得撇了撇嘴:“那倒是实话,后池灵力弱,我还不知道就这么莽莽撞撞的冲破妖界的结界会有什么后果,跟着你过去再好不过了……”

凤染的话没说完,后池仍旧打量着那根擎天柱,清穆皱了皱眉,拖住她直接往妖界的结界处闯去。

凤染见两人先行穿过结界,‘哟呵’了一声,摸了摸鼻子,不紧不慢的做着闯结界的热身运动,脚抬到一半突然僵住,眼底露出几分意味不明的神色来。

她终于想起有什么话忘记告诉后池了——三界中传言那天宫上的景昭公主几万年来一直自视甚高,从未对哪个仙君有过好感,却唯独对这冷冰冰、硬邦邦的清穆上君格外青睐。

这传言连不问世事的清池宫里都能听得到,就足以证明这青睐是多么的不浅了。

凤染望着消失在结界中的二人,欲哭无泪的眨了眨眼,迅速朝结界那边冲去。

一刻钟后,她望着雾沉沉的妖界结界周围百米处连只鸟都看不见的空地,这才想起闯妖界结界有可能不会出现在同一处,沉默了半响突然眯着眼嘿嘿的笑了起来。

后池,这可是天意啊,你可得抓紧机会……也许当年古君上神的怨气,你不用上那九重天,就能全讨回来了!

小说《上古》 第八章清穆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