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酷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穿越 > 快穿之白月光保护攻略
《快穿之白月光保护攻略》大结局在线试读 《快穿之白月光保护攻略》最新章节目录

快穿之白月光保护攻略姬小七

主角:荀珃楚渊
小说主角是荀珃楚渊的小说是《快穿之白月光保护攻略》,它的作者是姬小七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荀珃“哎”了一声,道了句,“实惨~”认清现实,荀珃反而平静下来,唯一觉得有些遗憾的是:她还没来得及“对楚渊好点”。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荀珃不慌不忙地转身回房,关门上栓。荀珃慢悠悠地重新爬回到冷硬的床榻上,姿态随意的屈膝而坐,下巴若有似无地抵在膝盖上,面上毫无波澜,大脑却早已先一步飞速运转起来。...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9-23 11:42:12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次日晨起,荀珃不用硬着头皮也能端起演员的饭碗完美地演绎出头晕脑热,宿醉断片的经典戏码。

“小悦悦,我昨晚醉酒是不是特别失态啊?”荀珃状若无意的试探凌悦。

凌悦支支吾吾道不出个所以然,急急地指天发誓今后滴酒不沾。

“无妨,是我自己贪杯所致,与你无关。”荀珃强忍着笑意将凌悦的手压了下来,郑重道:“我信你。”

荀珃没想到,一句“我信你”非但没把人给哄下来,反而让人越发的激动了……

喜极而泣的凌悦双眼放光。荀珃有理由怀疑,下一刻她就会扑上来,照着自己的脸重重地亲上几口……

“额~”荀珃恶寒地打了个冷颤,“别,打住,不许哭。”

开什么玩笑?荀珃长这么大,最不擅长的就是哄人了。昨晚,哄着哭哭啼啼的凌悦入睡,简直快要了她的老命。如今,她可不想旧事重演。

敛了笑,板着脸,威胁道:“你要敢哭,我就不要你了。”

简单粗暴,但行之有效。

凌悦当即收了哭腔,一溜烟儿跑去了膳房。

荀珃被凌悦容易满足的欢**染了,心情也跟着变得愉悦起来,喝着没有几颗米粒的清粥都觉得比往日香甜。

“小悦悦,收拾一下,咱们出趟门。”

凌悦闻言突然警觉起来,“出门做什么?”

因着荀珃的特殊身份,凌悦是一千个一万个不愿意放她出去抛头露面的。一旦荀珃女儿身的秘密在人前暴露,那后果将不堪设想。

“当然是你家公子我要去寻找商机,赚很多很多的银子,给你这个讨人欢喜的小机灵鬼儿买很多很多好吃的啊。”荀珃捏了捏凌悦的鼻尖,一本正经地胡说八道。

荀珃无疑是好看的,所以,即便凌悦明知男子青衫下是一个不折不扣的美娇娥,还是不禁羞红了脸。

“公子,又打趣我。”嗔怪地瞪了荀珃一眼,凌悦郑重道:“银钱的事儿公子就别操心了,有我呢……”

荀珃一猜准又是:您就只管看书习字,将来考个状元公,入朝为仕,光耀门楣……

荀珃可没有做女驸马的打算。

她惜命的紧。

“女状元?那可是欺君之罪,要杀头的。”荀珃一抹脖子,凌悦当即禁声。

在凌悦开口之前,荀珃先发制人,一把将凌悦锤在身侧的手撤了过来,不由分说地将她胡乱地捆扎在手上的黑布条一层层地剥了下来。

遮掩除去,暴露在视线里的是一双布满皲裂,红肿溃烂的伤手。

荀珃:“如果不是我自己发现了,你还准备瞒我多久?”

凌悦:“公子……我……”未语泪先流。

“凌悦,光凭你自己卖苦力,是养不活我们两个人的。”荀珃不疾不徐道出实情“公子……”

“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放心吧,他们既然敢明目张胆地把我丢在这里,断我供给,便是打定了主意要让我自生自灭,又怎会在意我究竟是不是荀家的嫡子,日后能不能继承家业呢。”

“况且,如今咱们已然到了山穷水尽的地步,最差也不过如此了,光脚的不怕穿鞋的,还有什么可怕的。”

荀珃说的有理有据,凌悦无从反驳,偷偷地抹了一把泪,算是默认了。感受到头顶的轻抚,抬头对上荀珃温和的笑意,凌悦惴惴不安的心刹那安定。

荀珃换了一件衣料普通的天青色衣衫,随手拿了一条同色系的发带,将长发简单的束起,迈着四方步,带着受气小媳妇似的凌悦出了门。

对于换得了灯泡,修得了电脑,打得了小强,擒得了流氓的当代女汉子荀珃来说,女扮男装简直不要太容易了。

穿过喧闹的大街,荀珃选定了角落里一个不起眼儿的茶寮,点了一壶清茶,就着一碟五香瓜子,一碟蒜茸花生,优哉游哉地听着说书人瞎白活儿。

茶水续过两轮,眼见着暖阳西沉,所谓的商机还没有着落,荀珃依旧坐得稳如泰山,凌悦不由心急如焚。

“公子,咱们接下来去哪里啊?”

“哪里也不去,就在这里等。”荀珃成竹在胸,不急不躁地倒了一盏茶,推到凌悦手边,“尝尝这盏新茶,比之前那个好喝许多。”

诚然,凌悦哪有闲情逸致品茶啊?

但看着荀珃难得展颜,凌悦终究是不忍心泼她冷水,毁了她的好心情。

就在凌悦盘算着明天要多接些浆洗的活计的时候,荀珃突然从椅子上站了起来,喊了一声“大好的商机自己送上门来了!”便头也不回地大步流星出了茶寮,顺手捎上了特意从家里带出来的那一小坛梨花雪。

待凌悦付了茶钱,急急忙忙追上去的时候,只见街上一阵鸡飞狗跳。细看之下才发现竟是一匹疯马自城门那边疾驰而来,直直地朝着行至街心的荀珃奔去。

“公子,小心后面,快躲开……”

凌悦在后面快要喊破了喉咙,荀珃却仿若未觉,仍旧慢悠地往前走着,不时嗅嗅手里的梨花雪。

马蹄声声敲在荀珃的心头,明明心里怕的要命,却半步不敢退缩。

近了,更近了……

荀珃在赌,赌自己没有猜错剧情,赌系统世界还想继续玩下去就不敢真的收了她的小命,赌他不会袖手旁观。

软鞭一甩,疯马伏诛。

酒坛应声坠地,碎成无数片,满坛的梨花雪一滴不剩喂了青砖地,空气中酒香弥漫,遮盖了血腥气,醉人心脾……

虽然小腿被鞭子末梢不轻不重地扫了一下,虽然有些狼狈的跌在了地上,虽然梨花雪洒了一地……那些都不重要了,重要的是她赌赢了。

“荀珃,算你狠!”耳边传来某系统气急败坏的奶音暴击。

“彼此彼此。”荀珃心里笑嘻嘻,不客气地予以“温和”反击。

某系统:“……”

让你吃不了兜着走被荀珃气到自闭。

一双白的有些过分的玉手缓缓地伸到眼前,荀珃顺势抬头,视线滑过那人优越的下颚线,薄厚适中的红唇,挺括的鼻梁……猝不及防地对上那双好似缀满星河的瑞凤眼,荀珃的心不受控的悸动。

当自己构造的世界观化为实质,只有化腐朽为神奇的惊叹。但当自己一词一句造就的纸片人,化为有血有肉的鲜活生命体,端端正正的站在自己的面前,眸光关切的看着自己……

嗯~视觉、心理上的双重冲击不是一般的大。

尤其对方还是楚渊,那个自己曾经百般“苛待”的楚渊。

荀珃先是心生愧疚,而后忍不住想:他如果知道让他命运多舛,历尽人间困苦的人就是我,他会不会拿鞭子抽死我啊?

“哼……”某系统不咸不淡道:“如果是我,你早被鞭尸八百回不止了。”

荀珃默默地赏他一记眼刀大,瞬间清空脑子里那些有的没的,挑衅似的将手搭在了楚渊的掌心。

手背**,掌心温热,关节处的薄茧营造出磨砂的质感……

手感不错。

眼睁睁地看着自己的白月光被荀珃揩油,某系统再次气到自闭,N+1次想打爆荀珃的狗头。

目的达到,荀珃不再耽搁,与楚渊来了个“兄弟式”的双手交握,借势而起。

“在下荀珃,多谢公子出手相救。”荀珃端端正正地行了个谢礼。

此时的楚渊尚且天真年少,未经世事摧残,当众受了荀珃一礼,竟然意外地染红了耳尖儿。

“只是……在下今日出门匆忙,唯一傍身的佳酿还……眼下着实拿不出其他像样的东西来酬谢公子……”荀珃趁机卖了一把惨。

“举手之劳,不必言谢。”

楚渊本就未求回报,更不想荀珃为难,淡淡落下一言,潇洒地转身离开。

“公子,您不能走。”凌悦不知道从哪里突然冒了出来,挡在了楚渊的身前,截断了他的去路,仰着小脑袋,“您救了我家公子的命,就是我们的恩人,我们必需重谢。”凌悦回想起刚才惊险的一幕,就忍不住一阵后怕。

“没错。读书人最重礼义廉耻。公子今日出手相救,若在下无动于衷,岂不是有违礼教,有辱斯文……”荀珃说起瞎话来一套一套的,她自己都不得不佩服自己。

“荀公子当真不必如此客气。在下还有急事,就先走一步了。”耳尖的红色蔓延到整个耳廓,少年楚渊耐心告急,长腿一迈,混入人群。

不愧是我“儿子”,怎么就这么奶萌可爱不自知,招人稀罕,惹人疼惜呢。

某系统终于逮到了机会,一个大白眼狠狠地甩在荀珃溢满慈母笑的脸上,毫不客气地捅刀子:“最后,还不是都被你给毁了。”

荀珃:“……”

这天聊不下去了。

“我大人有大量,不和你这个小不点儿一般见识。”荀珃头一次怼人怼的有点儿心虚,生硬地结束话题,去追楚渊。

让你吃不了兜着走也不敢真让楚渊就这么从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溜走。他比谁都清楚,若是荀珃错过了眼下这个大好时机,日后再想接近楚渊就难了。

那楚渊的命轨……

为了楚渊,某系统默默地认怂,暂时放了荀珃一条生路。

“公子别急着走啊……在下还不知公子姓甚名谁,家住何处呢。待日后备下厚礼,该如何登门道谢啊。”荀珃一把揪住了楚渊的衣袖,生生把人从里三层外三层的人堆儿里,拖回了跟前。

某系统扫了一眼荀珃弱不禁风的小身板,心道:人不可貌相。

荀珃一激动,扯到了腿上的鞭伤,鲜血瞬间浸透衣衫,疼得她眉头紧皱,“嘶~”直抽冷气。

“你没事儿吧?”

“有事儿呢。”委屈巴拉的小表情,欲言又止的看着你,任谁也拒绝不了吧。

于是乎,少年楚渊非但没能成功脱身,还迫不得已揽下了送重度伤患回家的重担。

小说《快穿之白月光保护攻略》 第3章 送上门的商机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