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官场笔记

更新时间:2018-10-29 17:44:38

官场笔记 连载中

官场笔记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杨柳春风分类:官场主角:杨泽涛李媛媛

小说主人公是杨泽涛李媛媛的小说叫做《官场笔记》,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杨柳春风写的一本职场官场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为官一任,造福一方;为官之道,如履薄冰;步步为营,不容有失,错一步,万丈深渊!...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反正已经到了这一步,杨泽涛自觉自己也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

再加上,其实他从心里面也并不反感老爹这种军阀式的作风。他和杨遇春心里的疙瘩,完全就是因为杨卫红退学那一年,他老子不愿意帮助杨卫红继续上学落下的。

但是,随着时间的绵延,心里的那个疙瘩基本上已经消散不见了。不过,他和父亲之间这些年形成的这种看上去冷淡而又显的有点若即若离的相处方法,却很是让杨泽涛留恋,一时半会儿他还不愿意改过来。

其实,杨遇春心里也可能和他想的一样,要不然,也不会做什么事情都彰显着当老子的“粗暴”和“不讲理”。爷儿两个人看似依旧还在坚持着冷战,但是心里的那种热度,却只有当事者才能够清楚。

所以,在这个事情上面,杨泽涛根本就没有打算抗争。再看看他老爹那神情,很明显,老头儿心里已经有了很可靠的小道消息。

但是,杨泽涛偏偏就是不问他,抓起馒头就往嘴里塞,很快,两碗稀饭三个馒头就下了肚。拍拍巴掌,摸摸肚皮,很是舒爽的打了一个饱嗝:“我吃饱了,洗澡睡觉,你们继续啊……”

杨遇春看着他的背影,张了张嘴又倒了一杯酒:“这小兔崽子,就是存心不想让老子舒坦……”

“你这又是发什么酒疯啊?你刚才说那话,儿子不什么都没说么?你还想咋地?”听着他这话,老伴儿刘秀英不满意了,心说你个死老头子,你想干什么啊?我儿子乖得像个小绵羊,你还想欺负他,门儿都没有。这几年赚了两个臭钱,你还真把自己当成这个家里的最高领导了?搞搞清楚自己的位置……

听着老伴儿发脾气,杨遇春就看了看大儿子和大儿媳妇。为了掩饰自己的尴尬,拿起杯子来吱儿喝了一口酒,嘿嘿的笑道:“咱们泽涛多大啦?算是二十三还是二十四?”

刘秀英有点警惕地问道:“你又想干啥?”

“不干啥,村里他这个年龄的孩子,娃娃都两三岁了,是该给他找个媳妇了。我看咱砖窑上石会计那三闺女就不错,小翠,明天你给那孩子透个底,看她又没那意思?”一边说着,杨遇春的眼光就看向了大儿媳妇张小翠。

“爹,俺兄弟可是大学毕业生,马上就到城里上班了,他能愿意乡下的女孩子?”儿媳妇抬起头反问道。

杨遇春就放下了酒杯,看了看儿媳妇,慢慢的又把眼神转向了老伴儿:“他有什么不愿意的?老石家那三闺女哪点配不上他?人家也是高中毕业生,自己开了个服装店,哪次见到她你妈不笑得跟朵花儿似得?给我夸了好多次那闺女了。我看她也是中意的……你说是不,老婆子?”

刘秀英一听这个话,脸上早就按耐不住的挂上了笑容:“老东西,你说的是街口开服装店的那闺女啊?那孩子模样长得好,小嘴也甜,给咱家泽涛当媳妇倒也没什么说的。不过……”她说到这里,就瞪着眼睛看了看杨遇春:“你不会是又打什么注意祸害我儿子吧?”

“你呀,你看看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难道说泽涛不是我儿子?我是这么想的啊,你说这小子要是到了城里去上班,然后再找个城里的闺女当媳妇,你说你一年还能再见着他两回面不?可他要是在咱家门口找媳妇,他还不得天天往回跑啊?我这不是为你考虑么?”杨遇春摇了摇头,好像很委屈似的又摸起了酒瓶子。

那小子,明明看出来老子一肚子话憋在心里吐不出来怪难受的,可他就偏偏不往这个话头儿上捋。这不是存心让老子难受是什么?你不让老子好受,老子也不能让你偷着笑。你不是到现在还想着杨桂海家那闺女么?老子也给你添添堵。你和石家那闺女成了更好,就算是不成,老子也没有什么亏吃。

杨泽涛倒是不知道他爹还给他玩了这一手,洗了澡躺在床上看了会子电视,迷迷糊糊的就睡了过去。第二天吃了早饭,没用他爹催促,就打扮的人模狗样的主动叫上他哥,两个人开着家里那辆普桑奔往山城区驻地。

济海省作为沿海省份,在国内经济排名也是很靠前的。但枣园市却是一个因煤而建、因煤而兴的现代化城市,拥有7300年的始祖文化、4300年的城邦文化、2700年的运河文化、130年的工业文化;处于“一山、一水、两汉、三孔”的黄金旅游线上,是一座充满活力、独具魅力的新兴旅游城市,既有北方城市的豪放,又兼具江南水乡的秀美,为“江北水乡?运河古城”,素有“江北明珠”之称。

山城区是枣园市的市辖县级区,境内多是丘陵低山少有平原。说起来也奇怪得很,地下偏偏就不如其他的几个县市区有福气,居然连一块煤田也没有找到。地面上种的基本上都是玉米大豆,大部分的小山丘上面荆棘丛生,少部分农户种了点儿山楂、樱桃、苹果、油桃之类的果树什么之类的,也远远没有形成规模。顺着公路往两边看过去,基本上满眼都是石头。算起来,山城区整体上应当是枣园市最穷的一个区了。

但是,不管怎么样,城市就是城市,山城区再穷,也还是要比杨泽涛所在的凤山镇要强得多。走在城市的马路上,路边绿树环绕,两边入眼也是一片一片的楼房。只不过,摩天大楼什么的是没有见到一栋,大多数也不过都是些五六层、十几层高的灰色水泥建筑。

街道两边也和下面的镇里一样,都是一些做生意的门面房儿。一家挨着一家的门头招牌争奇斗艳,比镇子里的商铺看着多了些人气。

但是,见惯了省城的风月,这一切对于杨泽涛也没有什么吸引力。两兄弟开着车直接去了城北的区委大楼,区人事局和组织部在一个楼上办公。杨大华好像来过这地方似得,直接领着杨泽涛去了组织部一个副部长的办公室。

“哥,报道好像应该去人事局吧?”杨泽涛刚问了一声,杨大华就一回头,得意洋洋的对着他一笑:“你懂个屁…听哥的,没错儿……”

真是士别三曰应当刮目相看啊,别看杨大华在他爹面前唯唯诺诺的连个响屁都不敢放,可是现在他在杨泽涛的面前,却自然而然的带出了当大哥的气势。

进了那位副部长的房间之后,那副部长看到杨大华,居然还真就一脸笑容的站了起来跟他握手:“哟,大华来了啊,这就是你那个刚大学毕业的弟弟?小伙子不错嘛,长得一表人才的。坐坐,抽烟不?”

杨大华这时候早就拿出了红塔山的烟,抽出了一颗双手递到了那位副部长的手里,然后把刚开封的那一盒子烟就势放到了副部长的办公桌上。

副部长笑了笑,转过头来问杨泽涛:“手续都带了吗?”看到杨泽涛点头,他就又坐到了办公桌后面的椅子上,摸起了桌子上面的电话,很有气势的说道:“小吴,你来一下……”

在那位四十岁的“小吴”同志的带领下,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杨泽涛就已经把一切手续都办好了。

“给,兄弟,拿好了啊,这是你的报到证明和组织关系介绍信,拿着这两样东西,直接去农林水利局找人事股张股长报到,她会给你安排的。”送杨泽涛回副部长办公室的时候,那小吴还很亲热的交代了杨泽涛两句。

要不是杨大华跟着来这一趟,杨泽涛可能还会觉得,像他这样堂堂一类大学本科、农林经济管理专业毕业的高材生,委委屈屈的被分到下面的小县城,直接被分到农林水利局,肯定是沾了一点学校牌子硬的便宜。

但是,看着坐在副部长办公室里面喝大茶的大哥,杨泽涛却没有了那种想法。想来,自己能够进入农林水利局上班,凭借的并不仅仅是那一纸文凭。

在一些小的县区,也有一两个业务相邻的局合并办公的现象。而在山城区,却是农业局、林业局和水利局三个局合成了农林水利局这么一个大局。

农林水利局属于政斧下属的行政单位,它下面还有很多事业编制的单位和企业。局长、副局长以及下面各个专业股室的负责人自然大多都是有一定级别的国家干部,但打字员、司机、机关后勤人员却大多都是占了下面单位的事业编制。自然,也有少数人还是工人身份。

“身份”这个东西,并不是按照上班的时间和年限来划分的。从现在开始,杨泽涛就成了一名真正的国家干部。

虽然在考上大学的那一天,杨泽涛就有了干部身份,但那个时侯他绝对还算不上是国家干部。

但是,现在他手里的介绍信上面,却清清楚楚的标注着:姓名:杨泽涛,姓别:男,出生曰期:1971年1月19曰,职务:科员,行政级别:21级。

科员其实就是一般工作人员,非领导职务的普通干部,共分为四种:办事员、科员、副主任科员、主任科员。国家干部行政级别共分24个等级,一般的小中专可以定为23级,大专22级,他这个大本就可以定为21级。

级别高,拿的钱就多一些,这就是多上了两年学的好处。钱不钱的咱可以不在乎,让杨泽涛在意的,是他现在名正言顺的成了一名正式国家干部。

猜你喜欢

  1. 耽美小说
  2. 青春小说
  3. 修仙小说
  4. 宫廷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