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拳火龙少

更新时间:2018-11-08 09:21:18

拳火龙少 已完结

拳火龙少

来源:掌中云作者:秋白分类:都市主角:江汉郑思思

经典小说《拳火龙少》是秋白最新写的一本都市言情风格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江汉郑思思,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上帝主宰天堂,修罗执掌地狱,既然如此,天堂归你,地狱归我!二十年前,国之重器潜龙一件绝密任务失败,龙脊战死,龙魄卸任离职,龙魂蒙冤背负骂名同为潜龙队员的妻子昏迷不醒,妻离子散身败名裂,二十年后,龙魂之子历经江湖十数年生死砥砺,练就了一身古武国术卓绝本领,回归都市,为父正名。其间清纯萝莉,曼妙御姐,傲娇女王,十丈软红中,桃色绯糜……...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老道走了,一如江汉八年前绝地逢生的那一次,悄无声息的从他眼前消失。

一个都市青年和一个复古道人组合终于还是引起了司机路人的侧目,尤其是老道躲过江汉喷酒的那一幕,更是险些让一位驱车途经的哥直接撞开桥边石栏,冲入了江里酿成惨祸。

还有不少桥上的行人,只当是自己青天白日撞见了鬼,加上最后老道在它们的眼皮子底下诡异消失的一幕,更是确信了他们心中的想法,连带着对江汉这个活生生的人都是有些避之不及,生怕沾染了晦气!

“看来,行癫出现在这里,并非是偶然了!”

穿过围观的人群,江汉并没有去在意那些过往行人和车主的惊愕目光,而是在回味着老道离开时说过的话!

“虽然你刚刚并没有出手,但是我感觉得到,你对《道门玄印》的研习决不是堪堪入门这么简单!这一点,或许你自己都未曾察觉!”

“我是废物不假,但是我不希望我找的传人也是废物!目前我并不能断定你是不是废物,所以你的命要等你五年之后自己拿回来!”

“看你满面桃花,恐怕是免不了花丛中的一番纠缠,不过我也没有让你继承我衣钵的意思,传道不传法,也算是老道与时俱进,但是既然你接了我的《道门玄印》,那就总要涉及到我道门的几分颜面,所以,如果你到时候赢不了我,我绝不会手下留情!”

江汉原本还想用一句“闻道有先后,术业有专攻”来驳斥一下这老道,却又是被那老道一句:“放屁,自古都是达者为师!”给驳斥的哑口无言。

末了,老道还莫名的加了一句:“小子,再提点你一句,秦家的那个小女娃子是个苦命的孩子啊,你若是能救,那就拉她一把吧,也算是替我还了一份酒钱。当然,我也就随口那么一提,至于救还是不救,还得看你自己的意思!”

“秦家小女娃子?哪个秦家,是四方城的那个秦家,还是这星城的秦家,莫非行癫说的就是秦轻语么……!”

江汉嘴中念叨着这句话,在众人的指点议论声中,他的背影缓缓的消失在了桥头。

……

星城牧风国际大厦,又名望远大厦,是一栋坐落在紧靠星城市中心的超级大厦。楼层高八百三十八米,共计二百零八层,地面二百零二层,地下六层!

这是一座在星城乃至整个华夏都算得上是地标性的建筑,自它落成的那一日期,他就已经夺走了迪拜塔世界第一高楼的美誉,在星城,在整个华夏,鹤立鸡群!

而正是这么一座世界第一的超级大厦,牧风国际大厦是却是在星城商界叱咤风云的铁血相马秦牧风在星城的私人大厦。

这样的话或许在许多商界翘楚看来,有些嗤之以鼻,因为对于他们来说,以一人的财力建造起一座两百层的商业大厦无异于天方夜谭,但是在星城,凡是有点身份地位的人都知道,这话没有一点水分!

望远大厦,从破土动工的那一日起,到后期的装潢,每一根钢筋,每一块地砖所花的每一分钱,都是秦牧风自己的腰包掏出的钱!

没有从银行贷款,更谈不上招商引资,甚至秦牧风还拒绝湘省政府的入股性援助!以至于当初星城乃至全国的上层人士都在骂秦牧风,说他不识好歹,是有钱没处花的暴发户,甚至还有人在背地里指名道姓的说他是傻丨逼,只当是华夏又一个史玉柱出现了,一个个都是等着看笑话,希望秦牧风大厦有朝一日无米下锅,楼盘变成一幢烂尾楼才好!

然而就是再这样的环境下,秦牧风一鸣惊人,他的崛起比史玉柱的再次功成更富传奇,他硬是顶着压力,以一己之力,建成了一座超级大厦,牧风国际!

直到这时,之前嘲笑过秦牧风的人这才恍然惊觉,不是猛龙不过江啊。而在牧风国际落成剪彩仪式上,不仅是星城市政府的一把手前来观礼,湘省政府竟然也是派了一位大佬前来,更为夸张的是,还有手眼通天的有心人,在前来观礼的人民公仆发现了一位肩扛橄榄枝挂星的小将!要说这样的存在星城也有不少,但是偏偏这位有心人知道这名小将并非星城的人,而是来自那让人讳莫如深的四方城,还是一个根正苗红实打实的红色后代嫡系,背后代表的是一个巨无霸一样的庞然大物,经那个有心人这么一提点,这些人就都有些寒蝉若噤了。

也是在那一刻起,即便是那些对秦牧风的实力和能力还抱有怀疑的人,也都是乖乖的闭上了嘴巴,之前对秦牧风的指责辱骂可以归结为无知的话,那么在见证了诸多关于秦牧风隐晦实力后还依旧我行我素的人就只能用找死来形容了。而真正的上流人士不是那么聪明的有很多,但是绝对没有人是傻丨逼!

当然,秦牧风的实力也并非是纯粹的扯虎皮拉大旗,没有一点攻击!

在牧风国际成立的五年间,这位商界相马便是以雷厉风行的行事风格,和铁腕一般的行事手段成名星城!

在一些重大的商业操作中,秦牧风靓点频频,往往令那些在商海沉浮了十数数十年的商界翘楚拍案叫绝,让一些星城老牌的商业家族的掌舵人频频颔首,而时至今日,凡是星城有点身份又和商界有点关联的人,不管是出于真心还是刻意巴结,只要一提起秦牧风,便会肃然起敬!

然而就是这么一位在星城足以呼风唤雨的商界皇帝,这几日却是因为一个少年而伤透了脑筋。此时他正站在牧风国际顶楼的办公室窗前,俯瞰着星城市中心!

秦牧风做人做事很大气,很多时候,几乎让人挑不出任何毛病。但是唯独,对自己却很小气。

他的座驾只是很普通的奥迪A6,他的住宅也只是选在了堪堪挤入星城高档楼盘末流的翠微居,而他眼前的这间办公室,更是完全和拥有一幢市值超过六十亿的大厦公司董事长没有任何关系!当然,大厦的市值仅仅指的是大厦本身的造价,如果说加上它旗下的产业,那就最少还要加上一个零了,而且还是实业!

秦牧风的日常的低调,被许多讲究排场的上位者说成是作秀,但是这样的话在星城是听不到的,因为在星城,秦牧风是不需要作秀给谁看的。

秦牧风的呼吸沉重了一些,缓缓转过身来,拉过那软椅坐在了办公桌前。

秦牧风往日很享受这种登凌绝顶,一切尽收眼底的感觉,平素每当他在商场上遇到难以决断的事情心情不佳的时候,只要在这能够俯瞰市中心窗前驻足一阵,心境总能平和一些,而他许多被商界精英称道为鬼斧的商业操作,有许多也是他在这窗前俯瞰敲定的!

但是今天,他刚刚已经在那窗前驻足了好几个小时,但是此刻秦牧风眉宇间还是有着一撮阴霾,挥之不去。

而造成这撮阴霾的由头,就是不久前他女儿的救命恩人,一个叫江汉的少年。准确的说,是一个即将年满二十的小伙子!而不久前秘书已经打来电话,说一个叫江汉的小伙子和他有约,在一楼是否准予放行!此刻,那个年轻人怕是已经在赶往他办公室的路上了!

在星城,所有都知道,铁血相马秦牧风有一个软肋,那就是她那自小体弱多病的女儿秦轻语,但同时,他们也知道,那也是秦牧风的逆鳞!

所有曾经试图通过秦牧风的女儿来打击他的商业对手,最后下场都很惨淡。一些直接从腰缠万贯到身无分文的家伙还算是幸运的,有些曾经试图或者已经对秦轻语实施过极端手段的别有用心之徒甚至直接在星城消失了!

望着办公桌上满满的一摞资料,秦牧风的心情又是沉重了几分!

那都是关于江汉的资料,从他出生,以及成长中的每一步的历程,甚至详细到他小时候尿过几次床都一一记录在案!

本来这些资料在他初次见江汉的时候就已经被他翻阅了好几遍,对于这个自小跟着爷爷跑江湖游荡的乡村小子也是被秦牧风归结为了有些热血心肠的小伙一类,若不是牵涉到自己的女儿,平素对于这样的人他并没多看一眼的兴趣,所以他才会在病房里单刀直入直截了当的开出一张百万的支票给江汉作为酬谢。

秦牧风在见过江汉之后才知道自己错了,而且错的很离谱。那个年轻人,绝对不是那么简单。他开始重新思忖江汉救他女儿的过程,他甚至怀疑,整件事情,是不是江汉再利用他的女儿在自导自演的一场阴谋,又或者说,江汉只是别人手中的一颗棋子,目标就是他的女儿或者龙脊!

再度翻阅江汉的资料,秦牧风发现了很多之前被他一扫而过忽略的细节,其中最为惹眼的就是,十年前,这个名叫江汉年轻人曾经在豫南被人贩子绑架过,而和他一起被绑架的还有一个八岁的小姑娘。

第一次翻阅江汉资料的时候秦牧风并没有在意这个细节,但是刚刚在窗前的时候他却是突然记起了一件事情!

同样是十年前,同样是在豫南发生了一件令华夏政坛震惊的事情,那就是当时任豫南省一把手的苏定邦的爱女,在自己的辖区内被人贩子绑架,这个消息,当时在全国引起的震动,让当初初到星城不久的秦牧风记忆犹新!

“虽然并不清楚当年的内情,但是也隐约听说当时和苏定邦的女儿一起被绑架的还有一个男孩,莫非~?”

秦牧风摇了摇头,想了想那位如今已经身居华夏国相的苏老,否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应该只是巧合吧!”

仔细的看了一遍当年江汉被绑架的资料,秦牧风在手中的几页纸放在了桌上,并没有什么实质性的收获。

若是一般的商业恶性竞争有人想用他女儿动手脚,秦牧风一点都不介意采用一些铁血杀伐的手段,但是眼前江汉的情况,显然不是!

粗重的鼻息带出一口浊气,秦牧风动了动脖颈,眼睛落在了挂在办公桌前墙壁的一幅字上。

视线方才接触字画上的内容,秦牧风眉宇间的阴霾便是瞬间消散,眼睛离当即浮现一抹绝不参杂任何水分的敬重神情!

被俵的工工整整的宣纸上,写着这么厚重的两个字—“立德”。!

写字的人算不上大家,但是笔力遒劲,力透纸背,即便是兴趣使然,也不难看出写字的人有着几十年的功底!

十八年前,那件事情之后,秦牧风卸下戎装,负气离京,曾经一个裤裆撒尿的战友兄弟朋友碍于老神龙秦铮的威仪无人敢来相送,唯有那个年近九旬的枯瘦长着,不买秦铮的帐,拄着老拐前来。

风雪中,老人握着秦牧风的手老泪纵横:“牧风啊,我不替秦铮那赤佬可惜,我是替你自己可惜啊!”

老人摊开了一张墨迹还未干涸的宣纸,之上写着力透纸背的两字:立德!

“年轻人出去闯一闯,你老子不拦,我老头子也不好再多说些什么,只是你要记住这纸上的二字,无论是从军还是经商,做人先立德啊!”

做人先立德,这十五年来,秦牧风一刻也不敢忘。

秦牧风仿佛回到了那个大雪纷飞离京之夜,往事如烟,转眼已经是十五载的沉浮,回首往事,这位铁血相马此刻竟然在眉宇间凝结了些许雾气,连那一向灼灼的眼仁也变得有些丰盈,若是让熟知秦牧风商业对手或者合作伙伴看到这一幕,只怕会惊掉下巴!

有序的敲门声打断了秦牧风的思绪!

秦牧风神色一凛,眼中的丰盈转瞬消失,又恢复了人前那副铁血相马的威严,威严道:“进来吧!”

猜你喜欢

  1. 幻想小说
  2. 重生小说
  3. 异世小说
  4. 古代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