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帝少的绝版逃妻

更新时间:2018-11-08 17:00:25

帝少的绝版逃妻 已完结

帝少的绝版逃妻

来源:好书云作者:琳潮汐分类:言情主角:艾莜娆皇普刑天

完整版小说《帝少的绝版逃妻》由琳潮汐倾心创作的一本豪门总裁风格的小说,本小说的主角艾莜娆皇普刑天,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被抓去顶包,惹上皇权霸帝。世界都是他的!“魔兽!我不是你的!”霸帝狂野暧昧的勾唇:“我知道,我是你的!”“少爷,她......跑了.....”女人!你TM敢找人结婚?他大手一挥,100台战斗机从空中闪过。两个选择。A:躺在我身边B躺在棺材...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不要,不要过来,滚开,你别碰我!”

艾莜娆面对皇普刑天的触碰,进行激烈的反抗。

手腕由于挣扎被勒出了血痕。脚踝也是。

他缓缓的扯开他的皮带,慢慢的抽出来!仿佛在想她示威。

艾莜娆美目看着他的动作,有片刻被他美貌迷住。

但是,真想把他的眼睛挖出来。

接着是他昂贵的西裤。一点一点退下。

“变态!暴露狂!”艾莜娆不自在的别过眼。

这男人,脱衣服脱这么久,还这么暧昧。

故意的!

“没见过么?”

“神经病!”

“看着我。”皇普刑天眯眸捏过她的下颚,迫使她看着他:“好看吗?”

这男人有病吧!

怎么这么恶趣味啊!

“有病啊,你快放了我!”她厌恶的大声说道。再次别开眼。

她眼神是往天花板看的,生怕不小心垂眸看到了不该看的。

“你会很喜欢的。”他笑得暧昧蛊惑众生。

“你是色-鬼投胎么?”艾莜娆怒了,这人真是病得不轻啊!

“色-鬼用来形容你对我,似乎很贴切。”

“……你!”

艾莜娆想杀了他的心都有了,本想来一次痛快的破骂,唇被狠狠的堵住了,气氛很不对劲。

这般屈辱,这般侵犯。这将是她挥之不去的阴影。

她把唇瓣咬出血,忍受着,如今承受的一切,她要加倍奉还!

清晨,阳关透过帘窗,折射出屡屡金光。照射着床上的美人。

小娆,小娆,小娆……

有人在叫她,而且声线那么温和熟悉,他回来了吗?

不要走……

星眸猛的睁开:“不要走!”翻身坐了起来。浑身撕裂般的痛。

被褥滑落到她的胸前,她连忙抓起来,挡住春光,艾莜娆看了四周。

昨晚的经历,历历在目,眼前是挥之不去的暧昧姿势。

艾莜娆猛地闭眼,不让自己再去想昨晚发生的事,在睁开。

一道清冷磁性的声线传来:“叫谁不要走?”

如冬天里的一盆冰水,彻寒刺骨。

瞄到沙发上坐着的男人,完美的线条被阿玛尼的西装包裹的恰到好处。

英俊的侧脸,轮廓深邃。他似乎很忙,每次都是拿着平板在翻阅资料。

“不用你管,你什么时候放我走啊!”

皇普刑天俊眉微微皱着,冰冷的视线射过来。

“做我的女人,生下孩子?”

“……”“我要是不答应呢?”

“打算在这里呆一辈子的话。”他继续翻阅着平板,仿佛不是在和她说话。声音清冷的没有一丝感情。

“……”这种无情无义之人,她招惹不起的。生孩子那就更加别说了,她不会答应的。

昨晚被他那样折磨,之后可不止到椅子上做那么简单了,简直是她平生都难忘的痛。

要是呆上一辈子,那还了得。

她要想办法……离开这里!

“少爷,早餐准备好了。”这时,佣人提醒用餐。

皇普刑天放下了平板,来到了床前。

艾莜娆抓住棉被警惕的盯着他。不晓得他要干什么。

谁知他附身印上她的唇,艾莜娆皱眉刚想要推开,他已经退开了。

“十分钟,超时罚你今晚在上面服侍我。”

他暧昧的邪笑,随后,顷长高大的身影离开了卧室。

“……”艾莜娆气到抓狂,双手嫌脏的擦着嘴巴,第一时间想到去刷牙。

起身下床时,她脚下无力一个踉跄,她全身酸痛无力。

心中又把皇普刑天痛骂了一遍。

穿衣服的时候,柜子里的长裙子都不翼而飞。

无奈套上短裙子,对着镜子看,感觉又太露太性感了。

这样出去要是和皇普刑天那个色-胚呆在一起,又是一阵戏弄。

于是,她套了三条丝薄的裙子,一点也不透,像蓬蓬裙。

头发本来佣人要给她打理一番的。

艾莜娆偏不让,反而披头散发,故意弄乱,佣人没办法,她这样也有一种凌乱美。

不过要是得罪少爷,这位小姐就完蛋了。

楼下,佣人带着艾莜娆来到一个沙滩上的花棚,粉白色的花朵绕着白色钢筋的棚座。

以蓝天碧海作为背景,金发助理站在主人的旁侧。

皇普刑天坐在餐桌面前,静静的喝着红茶。美得像一幅画。

她修长的腿迈着步子走过来,纤细的腿跨动的频率,皇普刑天野性的眸视线打量着她。

呵,居然穿这么多!以为这样就能防守的住?

佣人直接为艾莜娆拉开了皇普刑天身旁的一个花藤吊椅,

艾莜娆冷漠的无视,走到了对面的位置坐了下来。

“原来,你喜欢坐对面看着我。”

“有没有人说过,你很自恋!”

“你是第一个。”他狂傲勾唇,伸手捏了她秀挺的小鼻,触感极好。

“别碰我!”她没躲开,艾莜娆顿感鼻子脏了。

“……”他眯眸,沉默不语,审视她。

之后,艾莜娆这个早餐吃得一点都不爽,他时不时戏弄你一番,还要揩油。

简直是火冒三丈,她突然起身,把刀叉一放:“您慢慢吃,我不奉陪!”

说完她就要走,佣人连忙惊吓的拉住她:“小姐,您不能走,少爷还没有吃完。”她是疯了么,居然敢这么不尊重他们少爷!

艾莜娆可不知道他这规矩:“他没吃完,我吃完了,我走,不行?”

佣人很为难,只是抓着艾莜娆的手不放,求助的眼神看向立威廉。

立威廉看了眼皇普刑天,他好像没事人一样,优雅的吃早餐。

他在他身边这么多年,他们少爷的意思大概很明显了。于是,他严肃发话:

“小姐,不管你有没有吃完,都要等我们少爷吃完,我们少爷没有让你走,你就不能走!这是规矩!”

艾莜娆就要还嘴,那佣人连忙跪下,拉住她:“小姐!您少说两句,婢子我求求你了。还有糕点没上齐全,您在吃一点也无妨。”

她简直不可思议的看着地上苦苦哀求的佣人,心沉到谷底。

算了,佣人也不容易,她何德何能要让人家这般下跪哀求!

“你起来,不要动不动就跪,这是21世纪。不是封建社会。”

于是她又坐了下来。立威廉和那佣人皆是松了一口气。

对面的男人英俊逼人,仿佛刚才的下插曲没发生过一样。

全然不像昨晚在她身上狂欲索欢的他。

饭后。

海边的花藤吊椅下,皇普刑天高大的身子和艾莜娆挤在一起,抱紧她坐着。

艾莜娆挣扎了很久挣不开,冷叹气道:

“你放我走行不行,你们真的弄错了?”第N次了。

他如地狱般狂傲勾唇:

“弄错?这是你至高无上的荣耀,不要给我玩这种欲擒故纵的把戏,也该玩够了!我已经感受到你的诚意了。”

“!?”“怎样你才肯相信我?”她冷漠带着怒意道。

他嘴角邪笑,看着愤怒的她,狠狠得捏住她俏瘦的下巴。

薄唇在她的唇上啄了一口。“我不相信你。”

艾莜娆被他亲了,心中呕吐不止,神经病,又笑什么!

“你到底想干嘛呀,要不这样,我这么久没回家,我总可以和家人通个气吧!也好让他们知道我在哪里,干了什么。”

“……”皇普刑天坐在她身边,讳莫如深的睨着她,她的眼睛很迷人,能放送闪电般,很漂亮。

他大手掐她可以挤出水来的脸蛋。“让我好好想想。”

又是一阵嫌弃,艾莜娆毫不客气的拍开皇普刑天的手:

“还用想什么!我只是怕他们担心我。”

皇普刑天换抱她,手掌紧紧一扣,邃暗的眸饶有兴致的看着她,

“告诉你家人住哪里,我派人去通知。”

“我想自己通知,我不想吓着我的家人,这也要干预吗?”会不会太霸道了点。

她秀眉拧起,清韵的媚态,给人一种异样的磁场,吸引着他靠近。

“你叫什么?”

“……”莜娆嘲讽冷笑,不足为奇,皇普刑天是谁?亚欧之皇!一方霸主!

在亚欧随便跺跺脚就是翻云覆雨的人物!

女人多得比他吃的饭还多,对于被他玩过的女人名字,不值得他记得。不用知道很正常。

真是种马的**!

“不值得你记得的名字,问了有何意义?”她才不说,要是知道她家人,爸爸就危险了。

说不定还会给他按一个心怀不轨,

送女儿攀髙枝的罪名,想想皇室铁腕的作风。

“那是以前,现在,你的名字对我来说有意义。”

皇普刑天很喜欢这样抱着她的感觉,柔软温香:“你是狐狸吗?”

猜你喜欢

  1. 职场对决小说
  2. 都市小说
  3. 江湖恩怨小说
  4. 腹黑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