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生之年誓死娇宠

更新时间:2018-11-08 17:30:20

生之年誓死娇宠 连载中

生之年誓死娇宠

来源:书丛网作者:偷吃起司的二哈分类:都市主角:权景川舒心

最近有很多小伙伴再找一本叫《生之年誓死娇宠》的小说,是作者偷吃起司的二哈倾心创作的一本总裁豪门小说,站为大家提供了这本世间有你深爱无尽小说的在线阅读地址,感兴趣的朋友可以看一下。第一次遇到权景川时,舒心几乎被母亲昂贵的手术费逼入绝境,那一天,权景川如神祗般降临在她面前他说,乖女孩,做我的女人,我宠你。从此他对她体贴入微,宠溺至深。她控制不住地心为他跳动。结果某个没良心的小女人事后趴在他身上还嘟着粉唇骂他老流氓!实在不能忍,权景川欲再用实际行动来证明他老是不老,结果这小女人小狐狸一样狡猾,立马乖乖巧巧地改。直到元家大小姐从国外留学归来,她看到元家大小姐那张与她七分相似的脸时,她才恍悟,那个男人对她所谓的宠溺就是一个笑话,她的心动,也卑微如尘。当所有伤害元家大小姐的证据都指向她时,他对她说,你自由了。她被关押进监狱,只笑笑不说话。一场大火带走了她时,他痛心不已。四年后,她以国际知名设计师的身份归来,身边还带着一只萌萌哒的小包子。权景川一把拎起小包子扔到一边儿去,霸占着她说,“乖,想要孩子我陪你生,生一打都行。”她却对他笑得风情万种,“权先生,和我生孩子这种事,你还是先过问一下我儿子的爹比较好,毕竟他有经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舒心把权景川迎进了屋。

权景川毫不客气地坐到客厅的小沙发上,他人高腿长的,显得整个公寓都特别拥挤。

“你怎么来了?”舒心站在他面前问。

权景川修长的双腿优雅交叠着,长臂一伸就将舒心拉到怀里,低声道,“想你了。”

舒心挣脱不开他,就任由他抱着,小声地哦了一声。

权景川牵起她的手放在自己的太阳穴上,沉声道,“帮我**一下。”

舒心乖乖地动起了手指不轻不重地帮他**起来。

这种有钱人,明面上风光无比,实际上背地里也是操劳过度吧。

舒心暗暗想着。

“权景川……你……嗯……”

舒心因为是给权景川**,所以靠他靠得特别近。

谁知道这禽兽不知什么时候解开了她牛仔上衣的扣子,而后火热的唇舌便覆了上来。

靠!禽兽果然是禽兽!就算他操劳过度还是改不了禽兽的本质!

舒心艰难地保持着清醒,“权、景川……这里是我家!”

“嗯。”

权景川低低地应了一声,唇上的动作却没停下来,两只大手也开始在她身上不规矩地游移起来。

舒心咬牙,“去我卧室!”

话刚一落,她整个人就被腾空抱起,唇也被权景川一路边走边堵得结结实实的。

“唔……嗯……”

卧室的门刚刚关上,舒心就被权景川迫不及待地抵在门板上加深了两人交缠的吻。

你妹!

舒心很想咒权景川一声,这男人怎么随时随地都在**!

她家的公寓本就老旧,她卧室的这个门也是凹凸不平的,她被权景川死死地抵在本板上,背部痛得要死。

舒心娇喘着,“权,权景川……去床上啊……”

权景川一个大力抱起她,两人双双倒在舒心的小床上。

“吱呀……”

舒心的小床就没承受过这么大的重力,很快便摇摇晃晃起来,像随时都要倒下一样。

“权景川……”舒心快被这个男人折磨哭了,“我的床要被你压烂了……”

闻言,权景川像是被人用一盆冷水浇灌了下来。

他撑着双臂,居高临下地微眯着眼看向舒心,“你想怎样?”

舒心委屈撇嘴,“我的床要是无故被这样压坏,我不好和我妈妈交代。”

权景川简直气得牙疼,“那去我车上?”

舒心简直想要一刀劈死这禽兽,她没好气地白他一眼,“大白天的!你想我成为街坊四邻的笑话吗?”

权景川深深地睨了她一眼,而后径直起身走到她的书桌上,一把掀了书桌上的东西。

舒心瞪大了眼看着权景川的举动,“你你你……”

话还没说完,舒心就被权景川两手抱起,放在书桌上坐着。

他居高临下地看着她邪笑,“我站着伺候你行了吧!磨人的小妖精!”

舒心被权景川折磨得快要疯了,这里小地方的出租公寓隔音效果半点都不好!

她不敢叫出声!

权景川却像是故意的一样,每次把她撩得大汗淋漓,憋得舒心一口咬在他肩膀上,真想把这个男人咬死算了!

舒心这一通被男人折磨了几个小时,事后,由于家里洗澡的地方太小,权景川只好打消和她再在浴室大战三百回合的念头。

权景川从家里的小浴室出来后,就看见舒心几乎是双腿打颤地在收拾着屋子,看着她艰难却倔强的模样,他不由得心疼起来。

大步走过去把她抱了起来,“乖,你先去洗个澡,这里我来收拾。”

闻言,舒心诧异看着他,他还会收拾屋子?

权景川看出她的疑惑,俯身在她唇角上亲了一口,嗓音低沉道,“宝贝,不要质疑你男人任何一方面的能力。”

舒心撇撇嘴,真是个大男子主义的家伙!

权景川把舒心送进浴室,微眯着眼看她,滚动了喉结,“真的不用我帮忙?”

舒心暗自磨牙,“不用了!”

权景川给她关上门就老实地出去了。

等洗完澡,舒心发现了一个极其严肃的问题!

她没带换洗衣服进来!

该死!

那个禽兽是不是早就预谋好了?

憋了半天,舒心还是喊了一声权景川。

“干什么?”

权景川低沉而性感的嗓音在门边响起。

舒心有那么一瞬间的冲动想要把浴室的门连带他给砸了!

他居然就在门外!

他什么时候来到门外的!!

“我没带衣服。”

舒心带着侥幸心理想着,她不给他开门,让他放下衣服就走人好了。

“嗯,把门打开,我给你送进来。”

权景川的声音从门外响起。

舒心警惕说,“你把衣服放门口那个小板凳上就可以了。”

“好。”

权景川应了一声,外面便响起一阵离开的脚步声。

舒心悄悄地把门打开一条裂缝,朝外面看了看,果真没人。

她又开了些门的缝隙,想要把衣服拿进来。

就在她刚想要关上门的瞬间,门却被另一股大力推开。

接着男人就以迅雷不及掩耳之速进了浴室,而后关上门。

舒心心跳加快地看着男人越来越近的容颜。

权景川笑看着她,“地方虽然小了点儿,可做起来很**不是吗?”

舒心:“……”

她**他个头!

接下来,舒心又翻来覆去地被权景川在小小的浴室折磨了一通。

等到彻底完事的时候,外面已经天黑了。

舒心想要杀了权景川的心都有了。

这个天杀的死禽兽!

一点都不怜香惜玉!

舒心累得连一根手指头都不想动。

权景川给她穿好衣服,把她抱了起来,“我们出去吃饭。”

舒心懒洋洋地被他抱在怀里,大气都不给他喘一个。

简直不想和禽**流。

权景川将她抱出了门,虽然已经是晚上了,但舒心还是怕被熟人撞到,她只好乖乖地把头埋在他怀里。

权景川开车带舒心去了一个中餐馆吃饭。

吃完饭,权景川开车将舒心送回去,没开一会儿,舒心就叫他停下。

下了车,舒心跑到路边的小药店买了盒事后避孕。

权景川在车里等着舒心,当他看到她手上的药时,脸色顿时一沉。

“你买这个干什么?”

舒心无辜看着他,“今天你没戴套啊。”

权景川欲言又止。

一路上开车时,他的脸色都不好。

舒心想和他说说话也忍住了。

不知道自己哪里得罪了这尊大神。

真是个阴晴不定的家伙!

猜你喜欢

  1. 搞笑小说
  2. 豪门世家小说
  3. 古装小说
  4. 女强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