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武侠 > 侠史

更新时间:2018-11-27 16:33:33

侠史 连载中

侠史

来源:欢看小说作者:笑无颜色分类:武侠主角:风清月王静浅

主人公叫风清月王静浅的小说叫《侠史》,本小说的作者是笑无颜色写的一本武侠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人们总爱说世界,总爱说江湖。那么,世界是什么呢?江湖又是什么呢?其实,一个世界就是一个江湖。义兴就是一个江湖。义兴,也是一个世界。...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话说风清月眼看秦痕王逸轩二人即将被星杰发现,自己不能顾及,情急之下只得在身边随便捞了个石块掷向地面弄出动静。

然后飞身掠出,希望将星杰父子吸引过来。

然后仗着自己的轻功了得,定能脱身,也好让他二人安全离去。

果不其然,星满天听到身后动静回头只见一个人影从山石后掠出,向远方急射而去,遂大喝一声:

“什么人!”

同时向着人影急追而去。

星杰正待往前巡视,突然听到父亲一声大喝。

转过身来发现星满天已经在几丈开外去了,顾不得巡视,急忙追赶而去。

安静,刚刚还喧嚣的夜此刻却是格外的安静。

“好险!”

久久,王逸轩的声音才突兀的响起。

黑暗中缓缓的显出两个身影,正是秦痕和王逸轩。

王逸轩不停的用手抚着胸口,似乎对刚才的险境还心有余悸。

秦痕却是怔怔的看着远方,似乎在思索着什么。

片刻,秦痕回过头,却发现王逸轩一脸焦急的看着风清月消失的方向,眼里是数不尽的担忧。

秦痕拐了拐王逸轩的胳膊,说道:

“没事了,不用担心他啦!凭师兄他的武功,那星满天根本就奈何不了他,更别说他的轻功了,放眼整个武林,只怕还没有人能凭轻功追上他呢!”

王逸轩听了,撅了一下嘴说道:

“谁要担心他呀!哼!人家才不是担心他呢!”

王逸轩说完鼻子一皱,鼓了鼓两腮,眼神闪躲了一下,似乎有些心虚的向前走了两步。

秦痕把王逸轩的一系列表现尽收眼底,突然有种异样的感觉:

“似乎......怎么可能......”

秦痕摇了摇头,甩掉了心里刚刚的荒诞感觉。

“怎么可能啊!”

他暗自想道,却没发现王逸轩紧呡着双唇,正偷偷的看自己呢。

王逸轩呲了下嘴,眯了一下眼,见秦痕没注意到自己,这才放下心来,却忍不住脸颊微微的发烫。

如果秦痕注意看的话,就可以发现两道淡淡的红晕正在王逸轩微黑的脸上慢慢晕开。

久久,才听秦痕说道:

“走吧!师兄甩掉星杰父子后,应该会回到住处找我们,如果他看不到我们他会担心的!”

“嗯!”

王逸轩率先掠身飞去。

夜再次恢复宁静,连风也吹得小心翼翼的,似乎怕惊扰了什么。

“父亲!”

星杰还在一丈之外便急急叫道:“是什么人?”

“不知道!”星满天没有回头,眼睛仍在四下打量着周围。

“好快的身法啊!”

“连父亲您也追不上吗?”

“自始至终,我都只看见他一个模糊的背影,而且我还感觉他没用全力......”

星杰怔在原地,片刻才开口说道:

“会不会是风清月那小子,传说他那什么碎波步挺厉害!”

“哼!再厉害也只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子,怎会有如此功力!”

“也对!那会是谁呢?”

“不管是谁,敢在星楼撒野都得死!他翻不起什么大浪,你让星宽他们多留意,宴会快结束了,我得在场。”

“嗯,请父亲放心!”

“嗯!走吧!”

山风习习,静谧的夜里多了几分凉意。

山崖下,风清月悬在半空,手攀着山壁上支出的岩石,身体紧贴岩壁。

风清月见上面没有动静了,不觉舒了口气。

正想翻身跃上悬崖,却听到下方突兀的传来一声轻哼,声音很微弱,但还是落在了风清月的耳里。

风清月看着下方,黑不见底显得有些阴森,正感犹豫的当儿,又是一声痛哼传了上来。

风清月吸了口气,一咬牙,小心翼翼的戒备着,提着气身体缓缓下降。

不一会儿,风清月便发现脚下方不远处竟然从岩缝里长了一颗树出来,黑夜里虽然看不真切,但树的轮廓还是清晰的。

不过,更让风清月吃惊的是:

他竟然发现树上挂了一个人!

风清月攀着岩壁蹿下,发现此人尽然是南宫辰!

只见他头发凌乱,身上多处受伤,衣服破碎不堪,多处沾有血迹。

风清月缓缓降至南宫辰的身边,开口问道:

“你还好吧?”

却不想南宫辰竟忽然往下坠去,风清月一惊,急忙飞身窜下一手抓住南宫辰,一手拉住一颗树枝,两个人在岩壁上荡秋千似的来回晃动。

风清月吸了一口气,猛地一提便把南宫辰单手抱在怀里。

南宫辰脸色乌青,嘴角有一丝未干的血迹,还在往外流着血,全身无力的贴在风清月的身上。

风清月止住了荡势,正待提气上跃,便准备用力拉一下树枝,也便借力。

可没想到的是不等他提气就发现自己已经无从借力了,树枝想是承受不了这两人的重量,竟然断了!

风清月猝不及防,身体急速下坠。

但他也并不慌张,一手抱着南宫辰,一手运起残光决吸附在岩壁上并硬生生的止住了下降的趋势。

风清月心道:

“好险!”

可是令他始料未及的是不待他换口气就马上感觉到头上的空气流速加快,竟是几块石头急速的掉了下来!

风清月感觉自己汗毛都立起来了,自己能这样吸附在岩壁上已是困难之极,根本无法分心对抗石块。

可若是被石块击中,自己不但重伤,而且肯定不能再这样吸附在岩壁上,更别说重伤的南宫辰了。

石块越来越近,风清月大喝一声,手使劲一拍岩壁,硬是生生的抱着南宫辰在空中转了一个三百六十度的圈,让石块擦身而过。

可是事情又出乎他的意料了,来的不仅是石块!

石块刚擦身而过,一个庞然大物就砸了下来,丝毫不给他喘息的时间!

风清月艰难的抬头看着砸下来的大树,连摇头叹息的时间都没有就被狠狠地砸中,直直的往下坠去。

风清月只感觉自己耳边的风呼啸而过,眼前是密密麻麻的繁星。

自己全身不着力,像是在遨游太空。

突然,自己的面前出现了一道高墙。

自己的身体直直的撞上了这道高墙,可自己却感觉像是撞上了棉花,软绵绵热忽忽的,接着便沉沉的睡着了……

将军峰上,宴会开始散了。

蓝飞玉和江残月刚刚起身,就看到秦痕和王逸轩走了进来。蓝飞玉对着秦痕问道:

“你师兄呢?”

“师兄他……他在外面吹风呢,说里面太吵了!”

蓝飞玉有些恼了,正要开口,却被江残月拦了下来。

“师弟,清月那孩子一向如此,就随他去吧!你今晚也喝了不少,就回房休息吧,明天我们还在正事儿要办呢!”

蓝飞玉听罢点了点头,对秦痕道:

“你们也回去休息吧,明天一早叫上你师兄来找我和你大师伯。”

说完不看秦痕二人便走了,江残月对二人微微一笑,也跟着离开大厅去了。

“玉师叔就这脾气,倒是大师伯好说话,在月谷我们最喜欢的就是他老人家了!”

秦痕见蓝飞玉和江残月离去,便对王逸轩说道。

没想到王逸轩根本就没有听他说话,低着头锁着眉咬着唇,一脸的担忧和焦急。

“清月怎么没有回来?会不会……”“他不会有事的!你不是说不担心他嘛!”

“可是……要不,就给你师叔他们说实话吧!”

“……要是可以说我早说了,按照师兄所描述的,这应该是星楼自己内部出了什么大事,而且根本就不打算让外人知道。要是让师叔他们知道了,肯定得把事情闹大,说不定就得导致两派关系破裂,我和师兄可背不起这个责任!”

“那清月……”

“没事了,他的本事你也知道。说不定现在正在研究什么有趣的事情呢,星楼的秘密说不定都被他掌握了呢!我们就安心的睡觉吧,他又不是一次两次做这样的事了!”

王逸轩神情很失落,只是淡淡的对秦痕说了句:

“回去睡觉吧!谁管他是死是活呢!”

秦痕之前那种荒诞的感觉又回来了:

“这个王逸轩怎么会……哎,他真的就是师兄口中的那个铁哥们儿吗?怎么感觉……”

残夜照弯一钩孤月,如豆的灯火孤单了无眠,伴着满腔诉不尽的担忧。

夜已深了,灯却不灭。

屋外的月光冷冷的,显得有些惨白。屋内残灯昏黄,却也是冷惨惨的。

灯火微微跳动明灭不定,像是在和灯火前发呆的人儿惺惺相惜似的。

灯前的人儿毫无睡意,只是一遍一遍的轻呓:

“臭小子,谁让你逞能了!臭小子,你怎么还不回来?臭小子,为什么又让我担心!臭小子,……”

王逸轩似乎累了,趴在桌子一上动不动,只是喃喃道:

“书山字海寻韵句,只为相取换玉心。你知道那一刻我有多感动吗?你才落笔,我便噙不住泪了,哭了好久好久,把你吓到了。你好傻啊,你怎么就不知道那是我幸福的眼泪呢!你当时的神情让我很疼惜你知道吗?那眼那眉那鼻那唇……问情深深深几许,只愿白发苍苍时我还在你温柔的眼底。这一生,我只为你系情结!……可是,白头携老,从何说起?……我的心早已许给了你,可是你知道是我吗?”

风清月仍在沉睡,脸上却时不时有微笑,似乎是做了一个美梦。

是什么样的美梦呢?竟然让他如此欢悦!

那是他第一次出谷吧,风华正茂的十七岁少年踌躇满志,单刀一骑就敢闯荡江湖。

碎波步让”点花舞”凤三娘怒废双腿。

残光决让快刀雷坤愧弃宝刀

黄草镇笑斩采花大盗寻香子

龙滩镇戏杀酒肉和尚铁长生……

少年侠客,一腔热血只为英雄气,一刀一骑便可快意恩仇。

江湖之大,任我遨游。

却在布塘的荷花丛中邂逅了受伤的王逸轩,少年英雄便仗义相助,由此便结了善缘。

同是英雄出少年,自是惺惺相惜相见恨晚,所以风清月便和王逸轩一同进了天商府。

在某个晚上因为难眠而坐了后院的秋千,却邂逅了一抹佳颜,一缕清香,正是那素手罗裳的王静浅!

于是,他日日守在秋千旁:

只顾伊颜笑,不管红尘老,就只想只愿意,携你把良辰共消……

“哼!是什么样的梦境,让你如此欢颜!”

“静浅……”

风清月幽幽转醒

“这是哪儿啊?”

“将军峰思过崖底!”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仙侠小说
  3. 古装小说
  4. 欢喜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