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狂君宠妃撩上瘾

更新时间:2018-12-04 17:18:06

狂君宠妃撩上瘾 已完结

狂君宠妃撩上瘾

来源:微小宝作者:低眉流光分类:言情主角:弥雪龙墨

主人公叫弥雪龙墨的小说是《狂君宠妃撩上瘾》,这本小说的作者是低眉流光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姐妹共侍一君,左边是美人,右边是才女,鱼与熊掌不可兼得。喜欢一个人,如此的毁灭,爱一个人,却是要放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还没到花园里,莫如就拉拉她的衣袖,悄悄地说:“三小姐,你还是不要和大夫人顶嘴的好,我看夫人今天心情不是很好。”说完,她就加快脚就穿过花园,走到主屋门前恭敬地说:“大夫人,三小姐回来了。”

房内传来威严的女声:“叫她进来。”

莫如领了弥雪走进主屋。弥雪抬头一看,端坐在太师椅上是个贵气十足的妇人,脸带寒冰,不怒而威,有着让人不敢直视的艳颜,一双凤目硬是让人看了都要低上几分,这就是气势,一见到弥雪就冷声说:“司马三小姐好有闲心,竟有兴致逛花园了。”

这贵妇人大概就是莫如口中所说的司马大夫人了吧,弥雪寻了个位子坐下,直视着她:“你找我有事?”

司马大夫人一怔,没想到这不动声色又心高气傲的司马和玉竟出言顶她,这让她一时哑口无言,旁边的老妇人见状,厉声喝叫:“大胆,司马三小姐竟对大夫人如此不敬。”

弥雪看她一身素脸,像是下人的模样,也挑眉道:“关你屁事,你是什么东西啊,狐假虎威?”

明显地暗骂她的身份,让那老妇人气得发抖:“你、、、”

贵妇人目一扫弥雪:“李妈,少说二句,司马和玉,你撞昏头了,在悬崖上没死成反倒变了个人了。”

她说的是什么意思啊?弥雪一点也不明白地看着她。

司马夫人润润喉又说:“司马和玉,你没死成,庆幸还是悲哀呢?即然看到你今儿个没事,我也可以向老爷有个交待了,一个月之后照常替和兰的缺进宫先秀女。”

“进宫选秀?”呵,不关她的事,反正明天她就可以回去了。

司马夫人斜视着她,警告地说:“在这之前,给我好好地呆在畅风园这里,把宣可歆给我忘掉,哼,你倒是想得好,也不看看人家宣可歆是怎么样的一表人才,就凭你,一个侍女生的种,想变成凤凰飞一枝头?要不是老爷,司马府岂有你的立足之地。”她看看弥雪一脸的茫然:“你也不用太悲哀,若是选上了秀女呢,只能怪你命不好,如是没选上呢,那么你就值得高兴了,老爷必会给你挑一个如意郎君嫁得远远的。”

弥雪听得一头雾水,消化了良久才整理好:“我为什么要自杀啊?宣可歆是谁啊?”

司马夫人凌厉的凤目紧盯着她:“你头是真的撞坏了,以前的事不记得半分了?”

她是不知道啊,她又不是真正的司马和玉,哪知道啊,不过可以了解的是,不过可以了解的是这个大夫人是来警告她的兼职看她死了没有逃了没有,寒心啊,怪不得人家说候门是非多,斗争多。

司马夫人见她摇头,娇艳一笑:“不记得也好,省得又惹些事非出来,让人家笑话我司马家没有家教,我虽不是你亲生的娘,却也不会坐视你不管的,当今圣上冷冽无情那可是家晓户喻的事,你要是表现平平,以你的姿色,也入不了他的眼,这样和兰也保住了和兰,你也算是大功一件,我必为你寻一门门当户对的亲事。”

口口声声要把她嫁出去,真是的,这就叫做不是自已生的不心疼:“你是怕我抢了司马大小姐的夫君吧!”上午就听到碎嘴的丫头们说。

“大胆。”司马夫人一怒地拍桌子:“好不知羞耻的司马和玉,枉你读了几年的圣贤之书,连大姐的夫君也敢勾引,当真是不要脸,娘一个样,生的女儿也一个样。”

怎么这个司马和玉的事那么乱啊,还好自已不是她,要不她就要头大了,这司马和玉也真是一个奇怪的人,又是勾引又是私奔,还自杀未遂,再就和她录魂换位,等待她的还有入宫选秀。

莫如一见司马夫人发怒,吓得跪伏在地上:“夫人请息怒,三小姐她,她这几天都怪得很,大概以前的事都记不得了。”

司马夫人眼一合一闪之间,有着多少的精明和算计在流动:“也好,司马和玉你最好安份点。”她话锋一转,又轻缓地说:“过几天言家小姐会来畅风园看看你,可不要给我说什些什么不该说的。”

“言家小姐?”又是那个东东啊?

在司马夫人的示意下,莫如小声地说:“言小姐就是兵部侍郎的千金,闺名唤做梅冰,三小姐和言小姐一向是相谈甚欢,所以言小姐知道三小姐出了事,必会来探望。”

哦,弥雪点点头,司马和玉总算有一点好消息。

司马夫人又看看天色:“不早了,莫如你给我好好地看着,出了什么事,拿你的命来担待着。”莫如吓得连连点头,司马夫人又嘱咐了莫如几句,才带着浩浩荡荡的人离开。

弥雪盯着莫如:“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啊?”

莫如用可怜的目光看着她:“三小姐,夫人交待过的事,我是万万不能说的,三小姐既然忘了,还是不要想起的好。”

这个不忠心的死丫头,哼,唾充她。

经过这司马夫人的一番折腾,天色已是黑沉沉的了,这里连个最简单的电灯都没有,只能点个黑沉沉的油灯,那有什么丰富的夜生活和灯红酒绿了,还是山郊外的,一望出去,除了黑还是黑,她还是早些上床睡好了,让灵魂早点归位去,明天还得上班呢,要是旷工,迟到,那么她微薄的薪水又要给光头主管给扣了。

这回又是鸡啼声将她吵醒的,天啊,千万不要,千万不要,神明的主啊,弥雪睁开一只眼,望见的还是红红的幔账,以及垂着的流苏。

“不会吧,搞什么东东,我为什么还没回去,司马和玉,你快来啊!”弥雪心里暗暗焦急。

一阵轻微的脚步声传来:“三小姐,醒了,起来漱洗吧!”莫如端着一盆水走了进来。

证明这不是梦,要不要这样玩弄她啊,要穿越也来点让人安心的吧,这样不明不白的,总让人心安不下来,想做些什么事,要是晚上又穿回去不是白搭了吗?

唉,为什么她的穿越那么郁闷啊?身上又没有灵物什么的,更不用说是坐什么时空机了,至少得告诉她该怎么回去吧!

一点点地撕着这馒头,她是吃习惯了米饭的人,那里吃得下这些,又想起了昨日在皇园里吃的好料,口水吞了吞,找他们玩去好了,还可以看到帅哥养养眼,人家不是说,即来之,则安之吗?

猜你喜欢

  1. 神仙妖精小说
  2. 惊悚悬疑小说
  3. 灵异小说
  4. 总裁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