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

更新时间:2018-12-04 17:52:27

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 连载中

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

来源:掌中云作者:浅若夏汐分类:言情主角:黎景芝傅子墨

小说主人公是黎景芝傅子墨的小说叫《嫡女谋略:腹黑王爷冷情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浅若夏汐创作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前世她是将军府的嫡女,一心想做一个温柔贤淑的大家闺秀,安稳此生,却不料家有庶妹,步步为营将她推入万丈深渊,家破人亡。。。她恨!若有来世,她定要护家人周全,让所有害她之人粉身碎骨!原以为此生不会再爱,那个步步靠近的人算怎么回事。。。...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黎振深吸了一口气,看向刘姨娘,“你说,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刘姨娘这下更加慌乱了,“回将军,妾身,妾身真的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啊!您给我一些时间,我一定将赵嬷嬷的死查清楚!”

黎景琛冷哼一声,正想要开口,却被黎景芝拉住了胳膊,“爹爹,有些事情女儿不得不请您做主了。”

黎景芝一开口,黎振便严肃了神色看着她,刘姨娘的心也提了起来。

仿佛自打黎景芝魔怔了以后,就变得不像以前的黎景芝了,她现在要做什么,刘姨娘也猜不透。

“你说。”黎振放下筷子。

黎景芝看了一眼刘姨娘,这才开口道,“我在将军府门外处置了赵嬷嬷,这件事情,父亲应该有所耳闻。”

听到这话,黎振点点头。那件事情挠的满城皆知,他黎振就算消息再闭塞,也不会不知道。

“那件事情最后是交给刘姨娘去查的,可是这一个月过去了,刘姨娘竟然什么都没有查出来。”黎景芝有些失望的看着刘姨娘,“而现在唯一的线索赵嬷嬷却突然死了,那不就是说这件事情查不下去了么?”

刘姨娘不安的绞着手中的帕子,“这事情,这事情是妾身的错,看管不利才让赵嬷嬷寻了机会自杀……”

黎景芝却不想听她的解释,打断她的话,“我们只知道赵嬷嬷死了,没有仵作验过尸,也没有人去看过现场,刘姨娘便一口咬定赵嬷嬷是自杀?”

“那老婆子不是自杀还能是什么?”黎景夕有些怨毒的看着黎景芝,“我知道大姐一向看不上姨娘,可也不能什么事情都往姨娘头上怪啊!”

原本盯着刘姨娘的眼神一转放在了黎景夕的身上,黎景夕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二妹妹这话说的有意思,这谣言四起害的是我,我如今不过是提出一点疑问,二妹妹就说我针对姨娘,我若是针对姨娘,她还能好好的坐在这里用膳?”黎景芝的话一出,众人的眼光都看向了刘姨娘。

而刘姨娘早已经煞白了脸色,跪倒在地上,一副娇弱不堪的样子,“二小姐,二小姐不要再说了!”

“我本是见爹爹回来了,这才想着将事情交给姨娘办,等姨娘办漂亮了,我也好跟爹爹提多关照姨娘的事情。”黎景芝说着,无奈的摇摇头,“可是姨娘这事情却办的……”

刘姨娘不敢相信的看着黎景芝的脸,就好像她刚才说的都是真的一样。

她甚至已经看见,黎振对着自己温柔的笑,看见下人们都恭敬的称呼她为夫人,看见黎景夕身披霞帔嫁给二皇子的模样……

一晃神,又看见黎景芝失望的表情,她摇摇头,“是妾身的错,妾身不应该对赵嬷嬷这样宽容的。”

她还指望着通过自己的柔弱博得一点同情,却冷不防黎景芝接下来的话。

“赵嬷嬷犯了错,姨娘还能这么宽容,难保其他的下人不会有样学样,那将军府还有什么规矩可言呢?”黎景芝说完,看向黎振。

“爹爹,既然刘姨娘管不好下人,那就让别人管吧,今有赵嬷嬷,难保明日不会出个王嬷嬷李嬷嬷的坑害主子。”黎景芝说的轻松,刘姨娘却是不敢相信的抬起头看着黎景芝。

她竟然是想要夺自己的权?!

刘姨娘赶忙开口道,“将军,妾身以后一定会好好管束下人,断不会再出现赵嬷嬷这样的事情了。大小姐说的虽然在理,可是咱们将军府后院也没有其他的主子了,大小姐和二小姐年纪尚小,怕是也管不来的。”

黎振差点就要答应黎景芝收回管家权了,可是刘姨娘这么一说,他又犹豫了起来,是啊,黎景芝如今也才十三岁,就算是管家,年纪也小了些。

黎景琛一看,不由的开口道,“虽说妹妹年纪是小了些,可是这些事情总是要学的,两年后嫁进二皇子府,一下子接手忙不过来,岂不是让人看我们将军府的笑话?”

他这一说,黎振点点头,“景琛说的对,景芝的婚事已经定下了,管家的事情还是要学的,这样吧,刘姨娘你分一半的事情给景芝做,慢慢学起来,也免得到了二皇子府什么都不会,平白让人笑话。”

虽然刘姨娘心里恨得牙痒痒,但是也不得不答应。

不过是一半的管家权,更何况黎景芝两年之后就要嫁人了,等她嫁了人,这偌大的将军府,还不是把持在自己手里么?

这么一想,刘姨娘的脸色才稍稍的好了一些。

黎景芝站起来朝着黎振福了福身子,“多谢爹爹和大哥替景芝着想,景芝定会跟着姨娘好好学习的。”

她说完看向刘姨娘,“既然要学,那就先从家中的几家铺子开始吧。”她说的温柔,好像是在跟刘姨娘商量一样,可是刘姨娘知道,她没有拒绝的余地。

“我看大小姐还是从家里的事情学起吧,铺子的账面复杂,怕是大小姐一时半刻看不明白。”刘姨娘带着慈爱的笑容看向黎景芝。

然而黎景芝却是笑了起来,“一时半刻看不明白没有关系,反正我还有两年的时间,若是姨娘用心教导,景芝定然能学会。”

看着刘姨娘渐渐变了的脸色,黎景芝继续说着,“更何况,那是我娘的嫁妆,即便我成亲不会全部带走,总是要带走一两间做陪嫁的,不然皇上知道我没什么有用的嫁妆,怕是要以为我们将军府藐视皇上呢。”

黎景琛在一旁凉凉的开口道,“娘留下的铺子我都不要,等到景芝成亲,就当是我这个哥哥给她添妆好了。”

一见黎景琛这样说了,小小年纪的黎景睿也跟着道,“景睿的那份也不要,也给大姐添妆!”

一旁的黎景夕放在桌下的指甲都要掐断了,余氏既然嫁进了将军府,那她的东西都是将军府的,自己也是将军府的小姐,自然也会有她的一份!凭什么他们现在嘴巴一张,就全部给了黎景芝!

黎景芝看景夕的反应,憋红着一张脸,眼眶里都带着泪水的模样极为可怜。

但她绝对不会同情。

前世被她害得还不够惨吗?无冤无仇,凭着她天生是嫡女,被一个庶女欺压上头,哪里算的上好过?

伸手拉住景夕握紧的拳头,冰凉入骨的寒让景夕打了一个激灵,忍不住道,“姐姐的手好寒,怕不是因为最近操劳过多,这账目不如就晚点再查?”

不想黎景芝握紧了景夕的手,凑到她的耳边轻声道,“因为我是从十八层地狱里头爬上来的恶鬼呀。”

看黎景夕瞪大一双眼睛,咬紧牙,字从牙缝里一个个蹦出来,显然不可置信,“姐姐这个玩笑可一点都不好笑。”

娇笑声响起,黎景芝朗声道,“我不过是说去年游灯会我差点把你给弄丢了,你怎么还生气了?”

黎景夕只觉得黎景芝狗嘴里吐不出象牙,怎么还能够这样说话。心里头一直憋着一口气,只觉得委屈。

可偏偏黎振在一旁说着,“景夕,你虽然是妹妹,怎么能够这么小气,一点都不懂事。”

黎景芝在一旁含笑,两眼弯弯看着更为和善,一副大姐的模样,“景夕还小,虽为顽皮耍脾气也应该的。”

不想黎振还冷哼了一声,“怎么不见景睿会这般?”

这话一出来,一下子让黎景夕更加觉得自己委屈的不行,可偏偏自己有苦说不出来。

只擦了擦自己眼里的泪水,一跺脚,骂了一句,“爹爹是坏人”就跑。

看着一溜烟走的黎景夕,刘姨娘觉得自己的面上无光,没有办法只能够对着黎振张张嘴,却说不出来半点解释的话。

黎振指了指刘姨娘就道,“这就是你教出来的好女儿?这么几年,怎么连自己的亲生女儿都教的如此顽劣。”

这一场聚会也就不欢而散,黎景芝可不是说着玩的,有了黎振的同意,刘姨娘也不敢拦着,就看着她从库房里头拿出账本。

这些年的中馈都是刘姨娘管着,没有想到黎景芝过两年都要嫁了,现在还要作威作福。

管家私藏了两本账本,一开始景芝没有发现。她只是随便扫两眼,看见了其中有两年的账本少了。

唤来管家,林管家进房,一开始不把她放在眼里,一直心高气傲,连林姨娘都需要讨好他,不过是个要出嫁的嫡女,还敢来质问他。

黎景芝只轻声说道,“林管家在府里也做了数年,规矩肯定都是懂得,我也就不用多说了。听闻你家小女要出嫁,是要许配给爹爹的侧将,许小将。若是知道林管家偷藏纳税,一向耿直的许哥哥,眼里还能够容你这老鼠屎吗?”

说这话的时候,黎景芝一直面上带笑,一副和善的眼里,怎么不会让林管家觉得黎景芝是个笑面虎。

“既然小姐知道我入府里数年,怎么还要冤枉我是做这种事的人?岂不是把老夫看低,折辱老夫!”

林管家想着他两年里做的假账都已经叫上去,黎景芝怎么可能还差的出来。

换做是刚刚学管账,怎么也会不懂得这些,但是黎景芝当初为了能够迎合那些官员,还有的时候入他们后院,做了很多事情,可以说是霍乱朝堂,成了一方祸水。

让二皇子得了不少的好处。

现在对于这府里的小小账目怎么会弄不明白,相夫府里数十个小妾,中馈每年支出数百万银两。她还记得她管账的时候,就是要查出后院里的钱财去了何处,才能够让相夫刮目相看,她费了不少功夫。

如今府里这点人,她怎么就弄不来?

现在对着林管家的死不承认也不恼,只是让人取来林管家偷偷藏着的账本。

两本账本摆在林管家的面前,她从塌上走下来,声音不轻不重。

“林管家是否觉得这两本账本很眼熟?”

“这……”

黎景芝也不愿意让他再多说话,自己翻了翻账本,库房这两年支出过大,怎么看都觉得古怪。

“我父亲上战场杀敌用命换来皇上的赏赐,你就这样对得起我父亲的栽培?还有你可是我娘陪嫁的时候带过来的小厮不是?这么多年,提拔成了管家。可对得起我死去的娘亲?”

说着黎景芝眼眶通红,打了人数巴掌,当然也要给一颗甜枣。

看林管家,原本一直看不起人的脸上也变得羞愧难当,以袖掩面,年过半百的人竟然哭了出来。

“我也知道,你最疼家中小女,前两年,她得了重病,每日都是靠三钱人参吊着,如今能够亭亭玉立,也是靠林管家能够坚持。其实我也不想过多追究,但管家这徇私舞弊,自然不可。”

她当然知道,当初账目有问题,刘姨娘一回来就把账目亏的钱全部都堆在了她的头上,还说她挥霍无度。

她可不曾这样做,但林姨娘的话虽然让黎振对她有失望,常年征战都不曾在一起好好待着,心中都有愧疚。

而后父亲上战场,她连解释的机会都没有了。

“你也不用跟我过多的解释,刘姨娘这些年也拿了不少的钱,你一直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因为她知道你的秘密不是?”

这揭底也就是为了证明,她知道里边所有的腌臜事,至于能不能让林管家顺着台阶下,那就全部都靠他自己一个人了。

林管家这么多年,早就磨成了人精,直接跪地给黎景芝磕头认错,“这些年确实是为了小女的病,这才斗胆挪用公款,如今知道小姐知道那么多。老夫也不敢藏私,实际里边挪用的钱最多的还是刘姨娘。”

“不过是一个小小的姨娘,竟然都会把我们心里的所有账目作假,不还是有你这个管家帮忙。既然我管这件事了,你也不用多说。”

再看林管家卖惨,她只觉得一阵的头疼,自己也就唤来刘姨娘来见面。

刘姨娘在府里纵横多年,哪里不是耳线?一看黎景芝叫管家进去见面,心里就知道不好。

但一想这个丫头不过才学查账,不用了三五天怎么可能能够把账目都给查清,自然也不惧怕。

猜你喜欢

  1. 豪门世家小说
  2. 娱乐圈小说
  3. 民国小说
  4. 职场对决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