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天降夫君不自爱

更新时间:2018-12-06 16:42:05

天降夫君不自爱 已完结

天降夫君不自爱

来源:掌中云作者:弦外之音分类:言情主角:粟薇薇纪程然

精品小说《天降夫君不自爱》由弦外之音倾心创作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粟薇薇纪程然,书中主要讲述了:如果某天早晨你醒过来,突然发现自己床上多了一个男人,这个男人口口声声说是你未来的老公,臭不要脸地赖在你家里,你会怎么办?粟薇薇一脚把“天降老公”踹到床底下,拎起来丢到垃圾桶打包,清理出门直接扔垃圾压缩站。纪程然:“老婆,娘子,baby,亲爱的你不能对我这么狠……”粟薇薇:“……滚!谁是你老婆!”欢乐刑侦另类穿越文,带你们穿越带你们飞,且看女主用行动告诉你们:东西可以乱吃,老公不能乱宠!...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公寓外某处被树木遮掩的角落,纪程然从属下手里接过资料,看了两眼,脸色阴沉:“确定是他?”

“不会有错,这辆保时捷正好是姓周的去年买的,不过从半年前开始,这辆车就由他的司机老林在开,我查看了下,这辆车的牌号没有记录档案,也没任何罚款收据记录。如果不是我们情报网布得广,恐怕连警方都查不到。”陆白如实将调查情况一一说来。

“陈墨回来了吗?”

“今晚回来。老大,有些话我知道不该说,但还是得说说,你现在的处境很危险,就算你是……你是另外一个老大,我们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你涉险。这两年,意大利派来的人一直都在搜查你的下落,这个时空的你早就不知跑哪里躲起来了,而且身边还有重兵保住。你在这里,我和陈墨都不放心。”

陆白看着她,神色十分复杂。

当初咋一见到他时,说不吃惊是骗人的,他们这些人平日里过的是腥风血雨、枪林弹雨的生活,从来不迷信。如果不是纪程然拿出了足够多的证据证明身份,而另外一个真正的老大也确实存在于地球的某一处,他真的怀疑这是一场恶作剧。

好在,他跟陈墨作为纪程然的左臂右膀,早就熟悉了他的处事方式。一段时间相处下来,那一举一动,都熟悉德跟锲在身体里骨头里一样,就是长得一模一样的双胞胎兄弟,都达不到这种效果。

由不得他们不相信。

纪程然点了根烟,却没有放进嘴里,“就是冲着他躲起来,我才有出现的机会,不是吗?”

“难道,就不能共存吗?”虽说一个是未来的,一个是现在的,两人既然同时出现在一个世界里,没道理非要一个躲起来。

如果两个老大能够混到一处,那他们至少可以放下一半的心,也不必担心意大利那些家伙会找上门来。

摇摇头,纪程然明显不想在这个话题上说太多,“这两天,你让陈墨多看着姓周的动静,至于你,这两天麻烦你在暗处保护好薇薇,千万不要让她出事。”

虽然不明白老大为什么会命令他去保护一个普通女人,陆白还是没有任何异议答应下来。

“还有,钟战那边,我会亲自跟他解释明白,我回来的消息,切记不要泄露出去,哪怕是另一个我,明白了吗?”

迟疑半晌,陆白点头,“明白,老大保重。”

粟薇薇是被林砚催促赶到公司的,然后就听到一个重大消息。

“你说什么,沈夕失踪了?”

“没错。”靠在椅背上的林砚再无半分慵懒,脊背挺直,面色凝重,只有遇到特别重要的事,这位喜怒不形于色的大老板才会露出这种表情。

她回过味来,在他面前坐下,“会不会是谣传,我三天前还在酒店遇到她,当时沈夕就跟那个情夫在一起,这怎么才几天,就传出她失踪的消息。”

“是经纪人报的案,不会有错。”林砚呼了口气,脸色很不好,连带着周围的气压都变得压抑,“沈夕的家人已经去警局报案,影视公司也正式发布消息,绝对不会有假。你好好想想,沈夕那天离开酒店后去了哪里?”

听他这么说,粟薇薇才真正意识到事情的严重性。

那天,她本来还有追上去的机会,无奈在酒店里被纪程然缠住了,出了酒店后,她就失去了沈夕的行踪。现在回想起来,当时她真应该跟上去的。

“对不起,当时我还有点事.。”

“算了,这事也不能怪你,双腿长在她身上,要躲开狗仔也不是难事。”

林砚说得没错,这事也确实跟她没关系,但不知怎的,粟薇薇总觉得心里很不舒服,好像自己做错了什么事一样,压在心里十分难受。

在林砚找她说话的当天下午,警察局的人便造访公司,为首的是一个不到三十的男性警官,方脸阔额,浓眉倒立,看起来刻板严厉。他径直走到粟薇薇面前,声音嘹亮:“粟薇薇,据我们警方调查,你是最后见到沈夕的目击证人,请你跟我们到警局走一趟。”

粟薇薇站起来,打量他一眼,又见他身后还带着一个年轻警官,沉吟半晌,点点头,“警官,我是在三天前拍到沈夕离开酒店,但并不代表就是最后的目击证人,还有那个情夫呢,你们怎么不带他到警察局去?”

“谁知道你们这些狗仔有没有**到什么图片。”另外一个年轻警官,长得虎头虎脑的,冲到面前来,“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保持沉默,协助我们调查沈夕的下落,否则,你也是嫌疑人之一。”

“我他妈就拍了几张图片,怎么就成了嫌疑人了?”粟薇薇情绪激动。

那名警官挥退年轻警官,冷厉道:“请注意你的言辞,现在跟我们走一趟。”

粟薇薇被警察带走的消息,很快就传遍了公司。林砚得到消息时,第一时间赶到警察局,粟薇薇刚做完笔录,身边站着一个男人,背对着脸,正跟警察说些什么。

“薇薇。”林砚走过去,关怀问她:“没什么事吧?”

“协助调查呗,这位姜大队长说在沈夕的住处发现一滩血迹,确认就是沈夕的。怀疑她已经遭遇不测,这不,我这个狗仔就成了唯一嫌疑犯。”她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说。

“我并没有说你就是罪犯,只是请你协助调查。”背后的姜纬皱了皱眉,转过身来说道。

纪程然也转过身来,看了她一眼,“姜警官只是公事公办尽忠职守,你别任性。”

粟薇薇嘴巴气鼓鼓的,“我这是任性吗?你没看他那眼神,分明就是冲着我来的。难怪听说当警察的看谁都不像好人。”

他无奈笑笑,心知她今天确实在这里受了折腾。警察局不比别处,必要的审讯会让人不舒服,难怪她会使小性子。

林砚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最后眼睛紧紧定在纪程然身上,心生戒备,“薇薇,这位先生是?”

“他,他是我的朋友。”

朋友?林砚蹙眉不语,以前怎么没有见到她还有这种朋友。刚才只是一个照面,他就感到一种极大的威胁。这种威胁和危机感,他从未感受过。

纪程然笑眯眯瞥了林砚一眼,目光淡淡的,两人对视一眼,很快又各自移开。

林砚脸色奇差,看向姜纬,“姜警官,既然只是协助调查,薇薇也做完笔录,可以走了吧?”

“请便,如果案情有发展的话,我会随时请粟小姐过来配合。”姜纬一板一眼地说,一张冰山脸没有任何表情,虽然不缺礼貌,但怎么听就是让人觉得不舒服。

粟薇薇觉得今天简直倒霉极了,先是跟拍的对象失踪了,再是沈夕的粉丝以及圈里知情的人,都将沈夕失踪的原因责怪在她身上,认为要不是她**的照片,沈夕就不会失踪……最重要的,警察还盯上她了。

三人走出警察局,林砚看了她几眼,想安慰几句。纪程然不知不觉挡在他们之间,偏头笑道:“别想那么多了,先回家休息一下,沈夕的事很快就会有结果。”

“是啊,薇薇,今天你也累了,我送你回去。”林砚也点点头,算是赞同他的话。

粟薇薇摇摇头,“师兄,你回去忙吧,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还是我送你——”话还没说完,被纪程然截住,“我送薇薇回去就行,不麻烦你了。”

“你?”从刚才到现在,这个从天而降额陌生男人就一直坏他好事,三番五次夺走薇薇的注意力,林砚憋了一肚子火气,眼下听到他大言不惭,讥诮道:“做我们这行的,难免会遇到一些心怀不轨的人。纪先生,你大概不知道,薇薇以前碰到过这种事,所以不会随随便便就带人回去。”

纪程然恍然大悟,“提高警惕是非常必要的,这点做得很好。”在林砚稍缓情绪时,他又不咸不淡来了一句:“不过,这种警惕性对于同居人来说,应该没有必要吧?”

“同居?”林砚吃了一惊。

粟薇薇不耐烦打断他们:“好了别吵了,我自己回去,你们谁也不用送。”被两个男人在耳边叽叽喳喳,是泥人都会火。

“老婆,等等我。”纪程然见掉头离开,连忙追上去。

回到公寓,他第一时间拽着她的胳膊走到卧室,粟薇薇被他拽得莫名其妙,奋力挣开他,“纪程然,你放手!”

到了卧室,纪程然放开她,脸色凝重,“你接下来的跟拍目标是周柯杰?”

“你怎么知道?”

“你别问我怎么知道的,总之,周柯杰这个人你千万不要去招惹,更不要去接近他,听到没有?”谈起正事,他难得露出认真严肃的表情。

跟拍周柯杰是她今天才决定的,却不想纪程然居然这么快就知道。粟薇薇心里百转千回,根本没把他的话放在心里,“那姓周的顶多就是个企业家,人家国外连王室贵族都敢拍。”

“那不一样。”纪程然耐心给她解释:“周柯杰在广城势力极大,背景更是深不可测,他那样的人怎么可能被人**到。就算你怀疑他就是沈夕的情夫,但如果贸贸然就去跟踪他的话,极有可能收获为零,甚至会有生命危险。”

粟薇薇很意外,他居然会对自己说出这番话来。

且不说连警方都未确认沈夕那个情夫究竟是谁,就连她都不大确定,凭着眼线发来的图片,最多只能作为一个猜测。但听他的语气,明显就是确定周柯杰就是沈夕的情夫。

这样一来,她不禁更加怀疑。

迎着她怀疑的小眼神,纪程然简直欲哭无泪,总不能告诉她,那天在酒店里他就知道那个人是周柯杰吧,而且这两天他一直派陆白暗中保护她,所以她的行动瞒不了她。

“你老实交代,是不是认识周柯杰?”她往前逼近一步。

“老婆,我一个小小的大堂经理怎么可能认识那种成功人士。”纪程然笑盈盈地看着她,话锋一转:“不过之前有几次他到酒店来谈生意,我见过几回,那天看你**他们两人,我隐隐觉得背影有点熟悉,这两天想了又想,才有了一点点眉头。”

“哼!你要是敢骗我,有你好看的。”粟薇薇红着脸退后一步,算是暂且接受了这套说辞。

刚刚一不小心靠得太近,额头差点就要撞到他的下巴了。

她退一步,纪程然往前跨了两步,将她这个人困在阴影内,俯下头,目光微眯,“总之,千万不要去**他。人家偷情出轨是人家的事,你总去撞破别人的隐私也不好。”

听他居然说出这么肤浅的话,粟薇薇又想鄙视他了,“所谓隐私,就是隐藏的私情。我们狗仔是讨人厌,有事没事就专挖明星名人的隐私,但你要知道,作为公众人物,他们就有资格接受群众的监督,而我们狗仔的责任,就是把表面上那层美好的伪装撕破,露出它的真面目。”

说起职业,她侃侃而谈,末了还拍拍他的肩膀,语气沉重:“骚年,你太不了解人世险恶了。”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暖婚小说
  3. 古言小说
  4. 冤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