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都市 > 乘风破浪

更新时间:2018-12-06 17:17:58

乘风破浪 已完结

乘风破浪

来源:快阅联盟作者:九霄鸿鹄分类:都市主角:赵德三王纯清

精品小说《乘风破浪》由九霄鸿鹄倾心创作的一本都市艳遇风格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赵德三王纯清,内容主要讲述:倒霉蛋赵德三,原本是一名富二代,无奈大学毕业之,风云突变,家境衰败,变成一名落魄的‘负二代’。大学毕业,赵德三立志重镇家业。八面玲珑的他,踏入职场,凭借自己的聪明才智,与敌人与对手上演了一曲曲惊心动魄的逆袭好戏。...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让我给您转告一声。”

王纯清愣了愣,说:“知道了。”边往下走边掏出手机来打。

赵得三看着他下楼了,心想这王八蛋老终于走了,连忙返回办公室,反锁了门,开始仔细观察王纯清那间套间和外面这办公室的布局,除了一扇门和一个里外共用的空调,没什么缝隙了。

赵得三站到桌上,勾着空调机,将手机塞进空调机与墙壁的缝隙中试了试,刚够放下一只手机。赵得三满意的诡笑了一下,从桌子上下来,拍了拍手上的灰尘,坐在老板椅上点了支烟抽起来。

赵得三吞云吐雾着,脑海里就开始幻想起王纯清那间休息室里发生的事情,嘴角浮起了一丝诡笑。

抽完烟,赵得三背上包,锁上办公室门出去了,他准备去买一部摄像功能强悍的山寨机,记录下王副局休息室里那些神秘的景色。

走出煤资局大楼的时候,赵得三看见张晓燕在前面走着,随着高跟鞋落地的节奏在一扭一扭,左右摇摆,上下晃动,看得他有点心花怒放,加紧两步,赶上去,笑呵呵说:“张晓燕,你也才下班啊?”

张晓燕知道下午在王总休息室的事儿赵得三肯定知道,脸上顿时一片绯红,有点不好意思,尴尬的笑着点了点头,说:“你也才下班?”

赵得三知道张晓燕只不过是王副局众多玩物中的一枚,故意笑呵呵问:“下午和王总谈什么事儿啦?”

赵得三耳根顿时都红了,心里恐慌不安,眼神里都灌满了惊慌之情,用眼角余光扫了他一眼,慌乱的摇头说:“没……没谈什么事儿……我还有事,我先走了。”加快了步伐朝前走去。

赵得三嘴角浮起一丝无奈的笑容。,觉得社会真现实,和校园里完全不一样,这对他的心理打击很大。

张晓燕急匆匆的走出了煤资局大门,心一直在突突的跳,所实话,她昨天刚见到赵得三第一眼就觉得这个王老板新来的秘书这么帅气,她也是年轻姑娘,也喜欢帅哥。

今天又被那会膝盖磕了,又被他搀扶着下楼,那种感觉让张晓燕心里感觉怪怪的,好像有点情窦懵懂的感觉。

不过她也刚毕业参加工作才一个月,能进煤资局上班,她很心满意足,一心只想工作,所以被老板玷辱了,她也没多大委屈,反而觉得以后可能有啥事儿还能找老板帮忙呢。现在的姑娘们一踏入社会,都是这么现实,为了追求的目标,必须付出点什么,也不损失什么,反倒能够尽快的达成目标。

赵得三出了门先急着去卖手机的地方买了一部三百块钱的山寨机,那功能强悍极了,可以连续五小时录像,就是像素不太高。但山寨机能做成这样已经不错了,他觉得将就一下吧,能拍摄到自己需要的东西就行。

六七点钟,正是下班人多的时候,赵得三挤上了公交车,上面人可真多啊,他一上来就被后面的人挤得往前走,扶着把手,心里一想到某些事情,脸上浮现着鬼魅的笑容。

公交车一个颠簸,赵得三突然感觉背上被什么软软的东西压了一下,他准备回头去骂,脏话到了嘴边,才看见原来是煤资局后勤处管仓库的女人张芬芬,他到嘴边的脏话又咽进去,慈眉善眼的对张芬芬笑着。张芬芬起初没注意是他,一看是他,也感觉很意外的,整张脸近在咫尺,几乎要贴在一起了。

赵得三都能看清她脸上的毛孔,那丰润的嘴唇呈现出一种自然的艳红,眼睫毛很长,向上卷起着,一双丹凤眼,水灵灵的,好似带了电一样,直视的那一瞬间,就电的他浑身发麻。

张芬芬上身穿着一件带花的衬衫,脖子很白,头发随意的扎成一把,打眼一看就是个平凡的妇女,但仔细一看,就觉得那味儿不是一般女人那种,即便衣着朴实,但浑身散发出那种韵味,很迷人。况且张芬芬身上还散发着淡淡的芬芳,让赵得三感觉很不自在。

“芬姐,也才下班呀?”

赵得三的嘴很甜,他知道张芬芬是局长张淑芬的堂妹,更是要巴结牢靠了,对以后的仕途不说有帮助吧,起码不会受影响。

“嗯,小赵,你也才下班吗?”

没想到张芬芬居然嘴角扬起一丝浅淡的笑容,这让赵得三感觉好像一阵春风拂面一样,暖洋洋的。

“嗯,芬姐在哪里住呀?”

赵得三笑呵呵的问她,用余光扫了一下她的领口,随着公交车的颠簸,赵德三感觉自己的心快要从喉咙里跳了出来,连忙将目光移向一边。

“在城郊。”她尴尬的笑了笑,垂下了头,不敢直视眼前这帅气小伙直勾勾的眼神。离婚以后,她一直比较沉默,也很少和男人说话,突然间被这么血气方刚的帅小伙搭话,心里有种奇怪的感觉,一颗三十岁的心如小鹿乱撞,有点萌动的感觉。

赵得三本来是到他家小区门口就要下车的,但为了享受这种感觉,一直跟着她想把车坐到城郊最后一站。后来车上人少了,张芬芬就找了个位子坐下来,刚好身边开空着一个空座,赵德三就坐了过去。

车子一晃,赵德三不小心碰了一下她的腿,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芬姐,不好意思。”

张芬芬嘴角挤出一丝浅淡的笑容,那笑容太醉人了,平淡而不平凡,能融化了寒冷冰雪的笑容,顿时让赵得三心里很是喜欢。

车到站了,张芬芬起身说:“小赵,我到站了,都终点站了,你也在这下吗?”

赵得三懵了一下,忙笑道:“噢,对,我也在这里下。”起身先行走下车,在路边等着张芬芬下车。

张芬芬从车上踩到地上那一刻,身子弯曲了一下,掠过一抹耀眼的光泽,让赵得三更加有点迷恋这个成熟而有感觉冰冷的女人了。

赵得三有时候也不明白,他为什么会对三十多岁的平凡女人特别感兴趣,像新茂矿业的任兰兰姐,现在的芬姐,那种气质让他很迷乱很沉醉。

“芬姐就在这附近住吗?”

赵得三等她下车了上前笑着问道。

“嗯,你也在这里吗?”张芬芬身后隔着衣服拨了一下肩膀的带子,不好意思的笑了下。

“我?”赵得三愣了一下,笑呵呵说,“我坐过头了,嘿嘿。”

张芬芬给他逗的开朗起来,脸上浮起从未见过的灿烂笑容,看起来居然那么的美丽。

“你想啥呢?咋把车都坐过站了呀?”张芬芬笑毕,平静下来关心的问。

“没想啥。”赵得三呵呵笑着,“芬姐,你老公在哪里上班呀?”赵得三对她的家庭很感兴趣。

赵得三这样一问,张芬芬的柳眉凝了起来,好像陷入了沉思一样,表情看起来有点阴沉,怔了片刻,垂下头小声说:“他……坐牢了。”

赵得三善于察言观色,知道问到了她的痛处,就呵呵笑着说:“芬姐,你吃饭么?要不一起吃个饭吧?”

张芬芬收敛了脸上低落的表情,抬起脸,一双丹凤眼直视着他,嘴角挤出一起浅浅的笑容,说:“我自己做饭吃,要不跟我回家去吃饭吧?”

赵得三有点不好意思,怕她家里有其他人,就笑说:“芬姐,这不方便吧?”

张芬芬并不知道赵得三心里的花花肠子,就浅笑说:“我家里就一个小孩子,没有别人。”

赵得三这才放心了,就跟着她朝家里走去。

张芬芬的家在城郊的村子里,一座大房,围了一个小院子,院子里种着一些花花草草,还有一片小菜园,环境倒也蛮清静的,但条件看起来一般化,普通农民家里的生活水平。确切的说她是一个住在城郊的农村女人,但却不像村妇,骨子里散发的成熟韵味和那股冰冷感,不是一般农村女人们能有的。

到了她家,赵得三在简陋的客厅里坐下来,张芬芬就去厨房做饭了。张芬芬的小孩子才六七岁,跑出去跟村子里的小孩玩耍去了。

赵得三的心里有点复杂,就从客厅里出去,悄悄走到砖砌的厨房门口,见她正背对着自己,在案板边切菜。

赵得三看见她的背影,悄悄跨进去,走到她身后,从后面一把拥抱住她。

张芬芬握着菜刀的手停下了切菜,身子猛地颤抖了一下,并没有反抗。

九月的夕阳将天边烧成一边红色,犹如张芬芬的心一样,久旱逢甘露。

“咚咚咚。”木门敲响了,传来张芬芬孩子的声音:“妈,开门呀,关着门干啥呀?”

张芬芬一真惊慌,连忙把赵得三推开,一脸羞红,吩咐说:“赶紧让开,我孩子回来了。”

赵得三手忙脚乱的闪开,张芬芬惊慌的瞅了赵得三一眼,嘴角挤出一丝娇羞的笑容,慌忙出去打开了木门。

她孩子埋怨说:“妈,你干嘛关门呀?”

张芬芬心神不宁的说:“你出去玩耍了,妈和你叔叔要做饭,怕有贼进来。”

赵得三点了支烟,心满意足,一脸惬意的笑容,从厨房走出来,朝她小孩喊:“小鬼,过来。”

小孩翻了白眼说:“你才小鬼呢。”

赵得三觉得这小鬼头好玩,走过去的时候,小孩用奇怪的眼光看着他们,赵得三和张芬芬相视一眼,都有点惊慌起来,只见小孩好奇地说:“妈,你头发上咋来那么多麦草呀?”

张芬芬斜睨了赵得三一眼,眼神有点妩媚,让赵得三感觉很享受。他感觉自己犯错了,心情突然变得很复杂,很矛盾。

张芬芬低下头,将头发上的麦草捡了,斜睨了一眼,说:“你们先坐着吧,饭马上就好了。”

赵得三嘴角浮起一丝得意的笑容,咂了口烟,吞云吐雾的看了一眼走进厨房的张芬芬。

以后在单位,一定要好好照顾她,她很可怜的,一个人拉扯孩子,很不容易。

在张芬芬吃吃了饭,张芬芬打发儿子去隔壁屋子写作业,把门从外面插上,来到客厅和赵得三紧挨着坐着,回想在厨房麦草堆里的事,还很回味无穷,一颗小心肝扑通乱跳,不时的偷偷斜睨赵得三。

猜你喜欢

  1. 百合小说
  2. 穿越种田小说
  3. 搞笑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