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旧情绵绵

更新时间:2018-12-06 18:05:24

旧情绵绵 连载中

旧情绵绵

来源:掌书阁作者:网络作家分类:言情主角:顾又夏周睿渊

小说主人公是顾又夏周睿渊的小说是《旧情绵绵》,它的作者是网络作家最新写的一本都市婚恋类型的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一边和未婚妻在公众面前调情,一边想用我们的孩子囚禁我!...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五年前。大学面临着毕业,班上有些同学已经找到工作,完全没有毕业季慌忙的样子。有的同学在宿舍里打了三四年的游戏、刷剧,对将要踏入社会面对一系列的人情世故完全没有经验,惶惶恐恐。有的同学,留学或者考研,不过是换一个地方继续深造。

而席远,就是第三种。

班上所有的人都知道他要去澳洲留学了,唯独他的女朋友顾又夏不知道,等她知道的时候,他的签证已经办下来了,还有几天就要离开了。

席远,大学里的校草,不仅人长得帅,获得许多女生的青睐,最重要的是办事能力强,期间组织许多活动,参加全国各种大赛获奖。更是在实习期间,A城最诱人的那家公司向他抛出橄榄枝。只是最后他选择出国留学深造。

大学三年的恋爱,原来不过如此。有的人已经早早规划好了自己的未来,并没有把你规划在内。

“又夏,你听我说,我只是去留学而已,我们还可以继续维持我们的感情。”

盛夏的时光,席远在学校里树荫大道处找到顾又夏,对着她解释道。

顾又夏抿了抿唇,一脸平静的说道:“所以,这就是所有的人都知道你要去留学,就我最后一个知道的原因?”

她不是不谅解,只是,明明是自己的男朋友,却搞的像她是陌生人一样。

席远有些无奈的看着顾又夏,皱了皱眉说道:“因为这件事情我也不太确定。”

顾又夏抬头凌厉的看着他,似乎要从他的眼神里看出什么。

“又夏,你到现在都不曾挽留我,你想结束我们的感情了?”席远问道。

顾又夏笑了笑,要离开的人是他,现在他却反过来问她是否要结束感情?她也是有心的,三年的感情岂是说割舍就能割舍的?

她被气的只是冷笑着,不说一句话。

“又夏,你不要不说话好不好?”席远有些急了,一向运筹帷幄的他,现在在沉默的顾又夏面前,有些不知所以。

顾又夏仍然沉默着,她天性敏感,席远和她谈了三年是知道她的性格的。现在他丢下她一个人远渡重洋去留学,留下她一个人孤零零的。而且,这世界上有太多变数。

最重要的是,她怕她栓不住他的心。他优秀,帅气,即使名草有主也有许多女生不断示好,到了大洋彼岸,她的白天是他的黑夜,两人的感情,还能和以前一样好么?

可是,她不想放弃这段感情。她决定,试一试。半晌,才抬头起来看着席远,清冷的问道:“我要怎么样,才能留住你的心?”

席远欣喜若狂,没有想到她会说出这样的话,他笑着抱着顾又夏,对她亲了又亲,在她的耳边说道:“又夏,我就知道,你是在乎我的。”

顾又夏的头靠在他的肩膀上,叹了一口气,喃喃的重复问道:“我要怎么,才能留住你的心?你要去几年?”

“两年,两年我就回来了。如果你实在不放心我,我可以以身相许,让你对我负责!”席远将她抱的紧紧的说道。

顾又夏的身子僵了僵,以身相许这种话,确实是席远说的出来的。外人只知道他高冷,禁欲系男神。只有她知道,在她面前,有时候不过是一个小孩子罢了。

两人也一起出去旅游过,睡在同一张床上,并没有发生什么事情。只因为顾又夏保守,不想在婚前越线。其实,也是不自信的她,不知道和席远有没有未来。

“嗯?又夏,其实我很想要你。每次睡在你的身边,我都快憋死了。”席远在她的耳边魅惑的说道。

“不行!”顾又夏坚定的说道,一下子推开他,自觉自己反应太大了,连忙说道:“席远,你知道我的,我不想……”

说了半天,她也没有说出婚前不能突破防线的话,因为她和席远,从来没有说过两人会结婚的事情。她从来不问,他也就从来不说。

席远皱了皱眉,“又夏,可是我已经快要离开了啊。”

顾又夏有些失望的看着他,“如果这就是你要的筹码的话,那我们还是分开吧。”

她不想用自己的身体做交换。

席远想了一下,他仍然不想放弃顾又夏,即使家里人让他分手。只是,他在这快要离开之际,近乎疯狂的想要得到她,来作为一个念想。

他叹了一口气,看着她说道:“又夏,我不勉强你。你也不要再提分手的事了。下周一有一个酒会,我希望你能和我一起参加,到时候见见我的父母。”

顾又夏犹豫着,最后还是答应了。

她回到家,还没有走进房间,小姨从厨房里出来,直接扯着嗓子问道:“又夏,你都快毕业了,找到工作了么?最近水电费又上涨了,去菜市场买个蔬菜也要讲价还价半天,哎,这物资不断上涨,这日子还让不让人过了!”

后面的像是她自言自语一般,可是顾又夏知道,她就是故意说给自己听的。

顾又夏早已经找好了工作,只是没有告诉给小姨一家而已。如果太早的告诉,他们肯定又会问工资多少,待遇多少,这时候就会摆出大人的身份,唠唠叨叨的。

“我这几天学校里有点忙,忙过了这阵子后我就去找工作。”顾又夏淡淡说道,进了自己的房间。

她从八岁起,就与小姨一家三口住在这狭窄拥挤的房子里,她有自己的一间小房间,虽然小,但已经很知足了。

她已经在筹划着毕业后去租一个房子,然后过上上班族的生活。想到这里,叹了一口气,这样的她,和家境优裕本身优秀的席远,会有未来么?

周五到周日这三天,小姨要带着表弟谢小天去其他地方考试,顾又夏一天到晚都在外面忙活,星期五的晚上在同学家住的,星期六第二天早上才回来。

回来时家里自然是没有人的,姨父好赌,这次逮着了机会,自然是一天都在赌馆里。

晚上的时候,顾又夏头有些不舒服,早早的睡下了,半梦半醒之间,听到有人很用力的敲门声,似乎要将门给卸下来一样。

#第七章差点被**

顾又夏被吵的迷迷糊糊的,只穿着一件睡裙就起身去开门了,出来客厅以后才听出来是姨父吵吵闹闹的声音。她皱了皱眉,姨父今晚上居然回来了。

她开了门,就看见面红耳赤眼睛迷离的姨父,迎面扑来一大股酒味,忍不住问道:“姨父,你怎么了?”

“是又夏啊!”姨父看着顾又夏说道。

夏夜的夜晚吹来一丝凉风,门口的谢震似乎清醒了一下,他看着眼前的顾又夏,恍惚中像是看到她的母亲杨茗,一些过去的回忆涌上来,再加上顾又夏穿着的睡裙轻薄,一下子起了邪念之心。

他一把抱住顾又夏,一张嘴胡乱的在她的脸上亲吻着,一边亲一边说道:“又夏啊,你看你在我们家都待了十多年了,这十多年里,我们待你如何,你是知道的吧。现在就是到你报恩的时候了。”

顾又夏措不及防,不断的挣扎着,使出了浑身的劲儿,一颗心不断的往下沉着,带着绝望。

“姨父,你放开我!”顾又夏挣扎的说道。

“啪”一巴掌,谢震用力的打在了她的脸上,骂骂咧咧的道:“你在老子家住了那么久,老子上你一次怎么了?”

本来她就有些不舒服,被这么一巴掌打下去,脑袋轰鸣着,整个人一下子失去了反应。

谢震一下子把她给抱起来,将她抱到她的房间里去,压在她的身下,嘴里还说道:“当初你妈看不上我不愿意嫁给我,现在就让她看看,我是如何对待她女儿的!”

“姨父,你走开!走开!”顾又夏愤怒又绝望的喊道,这时候偏偏她的小姨和谢小天都不在家。

顾又夏不断的挣扎着,身上的姨父领口被拉开一大半,露出里面的美好春光来,更是让谢震看红了眼睛。

“救命啊……来人救救我……”顾又夏绝望的喊道,从来没有停止过反抗。

“谢震,你这是在做什么!”

突然,小姨杨凌愤怒的声音在门口响起,顾又夏求救的看着她,仿佛看到了希望。

“爸!”谢小天看到这一幕,双手紧紧的握着,红了双目,恨不得向前去推开谢震,将他打倒在地。

可是,他是他的爸爸。

杨凌这一嗓子让谢震一下子清醒过来,哆哆嗦嗦的从顾又夏的身上下来,看着杨凌问道:“你怎么回来了?”

“我不回来的话你想做什么?”杨凌看着他说道。

顾又夏连忙拉过被子盖在自己的身上,眼泪漱漱的往下流着,整个身子因为害怕不断的在颤抖。她忘不了刚才那种绝望的心情,甚至已经想好,如果被姨父侮辱,她就轻声的念头。

“老婆,我错了!我错了!”谢震说道,突然话锋一转,恶狠狠的看向顾又夏,说道:“是她,是她勾引我,趁着我喝酒有些醉了,就来勾引我。你看她穿的那一点儿,像话么?”

顾又夏有些茫然又不可置信的看着他,一个长辈,怎么可以说的出这样的话来?

“爸!你知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啊!”谢小天红着双眼说道,其实谢震是一个怎么样的人,在场的人都心知肚明。

“你快回你的房间,累了两天该好好休息了。”杨凌将谢小天推出去,让他回自己的房间了。

“老婆,我真的错了,我不该做出对不起你的事的。我真的是喝多了,她又勾引我,所以才会做出这种事来的。”谢震拉着杨凌的手说道。

顾又夏看着杨凌,不断的摇头,眼睛里噙满了泪水,“小姨,我没有……”

杨凌看了看谢震,又看了看顾又夏,一副凶狠的相,看着她恶狠狠的骂道:“顾又夏你个白眼狼,什么人都勾引,你也不看看你勾引的人是谁!我们家白吃白喝养了你那么久,你却做出这种事情来!”

顾又夏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就这么三言两语,她就相信了谢震说的话。

“小姨,我没有……”顾又夏摇着头喃喃的说道。

“没有?事实摆在眼前,你当我眼瞎么?你这么做对得起你死去的母亲么?对得起我辛辛苦苦养了你那么多年还供你上大学么!真是不要脸的女人,我们怎么就养出了你一个白眼狼!”杨凌仍然骂骂咧咧的说道。

在学校的辩论赛里巧舌如簧的顾又夏,此时在杨凌的骂骂咧咧下愣是说不出一句话来,只有不断的说道:“我没有……”

最开始还只是杨凌一个人叉着腰对她骂骂咧咧着,后来是谢震跟着一起骂她,夫妻二人骂她的字眼不过都是白眼狼,不要脸之类的,他们却能用不同的语言来骂她。

足足骂了大半夜,才从她的房间离开。离开的时候,还将房间门摔的很响。

这一夜,顾又夏的眼泪就一直流个不停,不仅是因为自己受到了屈辱,而且还因为他们连带着骂了她最尊重的母亲。

只是,一想到刚才差点被谢震侮辱,她就生起一阵后怕。她怕了,她不想再发生同样的事情,她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给席远,至少给自己最爱的人。

第二天的时候,家里好像来人了,热热闹闹的,那些人说话声又大,期间她似乎听到了自己的声音。

她没有出去,而是将门反锁着,一个人呆呆的坐在床上,保留了一晚上的姿势。

外面热闹异常,到了下午的时候,外面才安静下来。

顾又夏睡了一会儿,醒来的时候听见敲门声,她一下子警惕的坐起来,看着门外。

“又夏,我是小天!现在他们都不在家里,我给你送吃的!”

门外,谢小天的声音响起。

顾又夏一下子就放松了警惕,下床去开门,长时间没有吃东西加上昨晚上一夜没睡,身体虚弱的厉害。

开了门,是谢小天,他煮了一碗面,里面放了许多肉,还有两个荷包蛋。

顾又夏在这个家里,从来没有享受过这样的待遇。

“又夏,你今天一天没吃东西了,赶紧趁热吃吧。”谢小天将门关上,把面端进来说道。

他看到顾又夏时,被吓了一跳,她眼睛下面浓浓的黑眼圈,一脸憔悴着,似乎还有着没有洗过的泪痕。

看的他心疼的厉害,却什么也不能做。

“又夏,昨晚的事,你受委屈了。”谢小天说道。

猜你喜欢

  1. 暖婚小说
  2. 豪门世家小说
  3. 宫廷小说
  4. 古言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