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官场 > 官路人心

更新时间:2018-12-21 10:33:06

官路人心 连载中

官路人心

来源:暴风看书作者:袤一分类:官场主角:吴昊江雅洁

主角是吴昊江雅洁的小说叫《官路人心》,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袤一 所编写的官场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钱难挣,屎难吃,王八好当,气难受。一个杀人不眨眼的铁汉,还没等步入婚姻殿堂,就被送了一顶绿油油的帽子。都是权力惹的祸。是可忍孰不可忍。吴昊毅然选择了转业,找出那个男人。官场如战场。虽然没有刀光剑影的杀戮,但看似平坦的官路,实则步步杀机,陷阱遍布。美人计、反间计、无中生有计,这个家伙,却照样混的风生水起。他终于体会到了旖旎柔情,理解女人官场的不易,理解未婚妻的无可奈何。退一步,海阔天空,不愁更上一层楼;进一步,挥刀斩乱,掀起的惊涛骇浪,让原本心爱之人,掉进万劫不复的深渊!命运又一次把吴昊送到了十字路口。...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啊,把手举起来,扣上。”李明真的怒了,他一把抽出腰间的那把枪,指着吴昊命令道。

吴昊不想把事情闹大,但现在不是他想不想的事了。

警察枪都掏出来了,此时的酒店大堂,已经乱成了一片,围观的,起哄的,更有百分之八九十入住的野鸳鸯,一听警笛声响,早就偷偷的溜出了房间,顺着墙根跑出了酒店,站在外面远远的看热闹。

“你TMD的把枪给小爷拿开。”吴昊最恨别人用枪指着自己了,原本还能有所克制,但李明一端起枪来,他不由得双眼一瞪,一股冷杀之气刹那间直射而出。

李明心头一颤。

这股杀气,早就自己当兵的时候经历过一次。

“你你是当兵的?”李明缓了口气问道。

“我是不是当兵的,你一个小小警察无权过问。我现在再问你一句,你把枪拿不拿开?”吴昊咄咄逼人,那语气冷得让人上不来气。

“好好,我我一个小警察无权过问,我让你狂,把他给我扣起来,带回警局再说。”整个酒店大厅的人都在看着自己,李明把心一横,狠声命令道。

吴昊看一眼大厅里这么多人,犹豫一下,什么也没说,平静的把双手一伸。

他不想伤了无辜的人,不想为难这两个小警察。

“带到车上去。”李明一看吴昊的双手已经被扣上,这才收起枪。

“李局,是不是先看一看他的证件?”一位手下感觉有点不对头,他也是当兵的出身。对方的气势绝对不是一般当兵所能具备的。所以提醒李明道。

李明一怔,想也没想点了一下头。

“对不起,我要看看你的证件,请你配合一下。”这名手下客气的对吴昊说道。

“看我证件?虽然你没有权力,但看起来你还不算太坏,好吧,那我就成全了你,这个兜,看吧。”吴昊冷冷的说道。

“李李局,你你快看,这这是证件。”警察把吴昊的证件一打开,一看到上面的字,吓得手一哆嗦,赶紧扣上,双手抖着把证件递了过去,只是话都有点话不清楚了。

“我看看......不就是个少校吗?有什么了不起,老子在部队的时候也是少......什么,是是总部的首长?”李明接过证件,第一眼看到对方的军衔,上面标着少校,不由得把心放宽了不少,只是往工作单位那一栏一扫,白纸黑字:总......部,瞬间脸上血色全无,要不是眼尖手快的手下扶他一把,差一点没一**坐到地上。

“对对不起,首长,误会,这全是误会。还不快把扣子打开?”李明顾不得擦一把脸上的冷汗,先是一个敬礼,然后点头哈腰的道歉。

“误会?你以为我是三岁小孩吗?小爷我再三问醒过你,还敢拿枪指着我。一个小小的警察竟然如此嚣张,不问青红皂白,上来就抓人。这扣子扣上容易,想摘下来那可就有点难了。既然你心甘情愿的给那个赵天当狗,那我也不难为你,你打电话,给你的主子,让他过来。办这事儿,你资历太浅了,不行。”吴昊不屑的看着李明说道。

“首长,您看能不能先把这个扣子拿下来?”李明强迫自己站稳了,看着他哀求道。从部队里出来的,当然知道总部机关是什么单位。别说是一个少校了,就算总部下来的一个小兵,警务区的司令看到了,也要敬礼叫首长。赵双河最终没有露面,毕竟这不是什么光荣的事儿,作为政委,脑袋不笨,他知道自己儿子是什么德行,不想丢这个脸。

来了个参谋长,吴昊也终于想起了这位赵双河的是什么东东了。那还是刚调到总部的时候,一次喝酒,战友说过,有个叫赵双河的,总部下属一文艺单位的领导,因为与手下一名小演员有了私情,让对方怀上了孩子。好在赵双河手脚麻利,赶紧办了离婚,把小演员娶进了家门,所以,总部并没有处分他,只是把他调出。

据战友说,这个赵双河很有背景,总部有人替他说话,否则不会就此了结。

今天的事儿,吴昊原本也没想把它搞大,只是被逼进了死胡同。更何况还不知道赵双河在总部的背景是何方神圣,自己一个小少校,到了下面还能吓唬吓唬人,但在总部,毛都不是。所以,按着参谋长的意思,双方只是误会,互不追究。

这样的处理,正是吴昊所愿。毕竟对方那么多人让自己打得满地找牙,而那个坑爹的赵天,那串蛋蛋,怕是今后再也难以雄起了。如果真要追究起来,就算是自卫,也要判防卫过当吧。

但吴昊还是没能高兴起来。

“MD,这叫什么事呀,人都跑了,还抓个狗屁!”

吴昊看一眼冷冷清清的大厅,郁闷的在心里骂道。

“帅哥,怎么说走就走啊?没看出来呀,真人不露相。跟我说说,你是怎么搞定的?后来的那个两杠四星,应该是大校吧?怎么给你敬礼呢?你到底是干什么的?”吴昊正要起身往外走,在呆下去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了,就算雅洁没发现自己,她也不会傻子似的呆在楼上了。

只是刚一抬脚,玲珑幽灵似的窜过来问道。

警察一进来,她就躲得远远的,很怕被人发现自己的行踪。

“我走不走跟你有关系吗?要不是你推波助澜,事情能闹得这么大吗?现在你满意了?”吴昊狠狠的瞪了她一眼,一边继续往外走,一边说道。

“喂,你还讲不讲理了?要不是我提前告诉你那个赵天会报复,你你能准备的这么充分?”玲珑小眼珠一转道。

“你有那么心好?警察都到大门口了你才说,还好意思提?我就不明白了,这么大个姑娘,看着人长得也不错,心里怎么这么阴暗呢?”

“你给我站住!把话说清楚,我怎么阴暗了?你还是不是男人了?喝了我的酒我就不说什么了,要不是我暗中周旋,你能这么轻松的脱身?你以为那个小霸王是那么好打发的吗?”玲珑一听对方又一次不留情面的损自己,不由得柳眉倒立,双手一掐腰,声音瞬间提高了八度,惊得酒吧里的人纷纷驻足观看。

而最让吴昊无言以对的是,这些人竟然相信了她的话,看他的眼神,那种不屑与鄙视,跟看小白脸绝无二样。

吴昊本能的一抬手,想给她一际耳光。

“怎么,让我说中了?还想打我?你干脆杀人灭口得了,今天你的事就没人说出去了。”玲珑小脑袋一扬,挑衅般的看着他大声说道。

“你......”吴昊一时间气得不知道说什么好了。

“你什么?既然我的酒你喝了,我也不说什么了,谁让咱们俩认识一回呢?我就一个要求,把我送回家。今后我们各走各的路。”说这些话的时候,玲珑十分仗义,一甩手,转身摔先走了出去。

“小伙子,做人要讲究良心,看你也不像坏人,快跟上去吧,肯为男人花钱的姑娘不多了,千万要珍惜呀。”一位长者一看吴昊犹豫不定,赶紧上前好意的劝道。

“大爷,根本就不像她说的那样,我跟她在酒吧才见一面,以前......”吴昊想解释一下,可还没等自己的话说完,老者一下打断了他:

“唉,一见钟情,那你就更不应该辜负姑娘了,快走吧,快走吧,大半夜的,一个小姑娘不安全。现在的年轻人啊,我是越来越看不懂了。”老者不由分说的把吴昊推出了大门。

“你到底想干什么?”吴昊一坐进车里,脸色一撂问道。

“什么叫我想干什么呀,是你坐到了我的车里......行了行了,你就不能有点风度吗?还男人呢,我请你喝酒还不行吗?”玲珑一看对方真的生气了,忙油门一踩,车子冲出了停车场。

“你有那么好心请我?”吴昊虽然心中有气,但对方一放底了姿态,他也不好再说什么了,更何况人家还是个小姑娘。

“当然是谢谢你帮我解围了。那个赵天整天像个苍蝇似的,我去哪他就跟到哪儿,现在好了,一脚让你打发了。对了,你到底是干什么的?真的是当兵的?”

吴昊没有搭话,如果不是她搅合,楼上的那些野鸳鸯不会跑得一干二净,今天晚上更不会一无所获。

“行了,一个大男人,怎么跟女人似的小心眼呢?我叫江玲珑,在市委组织部工作,你呢?”

“吴昊,当兵的。”

“那你家是滨城的?”玲珑冰雪聪明,马上狂到。

“查户口的?”吴昊不满的问道。

“问问吗,我可不想让一个不知道底细的人喝了我那瓶十年拉菲。”

“咱不提那茬行吗?又不是我强抢的。”

“不提行,那你得回答我的问题。”玲珑狡猾的说道。

“好好,你问吧。”吴昊今天才算真正明白,什么叫喝人家的嘴短。

“你回滨城是不是要转业来找门路啊?你告诉我,你是什么级别的,我可以帮你。”玲珑灵光一闪道,她为自己瞬间猜出对方的意图而自豪。

“你是组织部的领导?”吴昊不相信的看着她。也就二十来岁的光景,怎么可能是领导呢。

“呵呵,我我今年刚毕业,在组织部实习,不过,你要是真的想找个好工作,我可以帮你。”玲珑不好意思的小脸一红说道。

“我就说吗,哪有你这样的领导?”吴昊撇嘴道。

如果她能当上领导,四处煽风点火,那还不乱了套了。

“你别小瞧人,本姑娘虽然现在不是领导,但用不了多久……”一看对方瞧不起自己,玲珑可有点不服气了。

“你爹不会也姓赵吧?”吴昊揶揄道。

“放屁!你爹才姓赵呢。”玲珑直接暴了粗口。

“我就不明白了,一个姑娘家家的,满口粗话,一点素质也没有,要是不依仗你的父母,能到组织部?打死我都不信。”吴昊并没有因为她的粗口而生气,也是,明明人家说叫江玲珑,自己硬说她爹姓赵。

“你有素质?就知道打打杀杀的,还不如我呢。”

“我打打杀杀的怎么了?我这是为民除害。那种**,杀一个少一个,免得祸害好人。再说了,打杀那是凭着自己的本事,不像有的人……”

“行了行了,还凭自己的本事,别以为我离着远就没看到,如果不是你的那个小本本,你能坐在本姑娘的车子里?在我面前还装修清高,这就是你所说的素质吧?笑死我了。”玲珑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反击的机会,怎么可能轻易的放过呢。

让她这么一呛,吴昊半天没吭声。

她说的有道理,如果不是总部的小本本,恐怕自己现在已经蹲在了局子里。这个时代,真要是叫起真来,谁也不比谁清高,要想在体制里混,离开了关系,离开了特权,你就寸步难行。

一想到这儿,吴昊心一沉:权力还真TMD是个好东西。

有权就有一切,高官美女,包括上亿的家产,包括唯我独尊一言九鼎,包括前呼后拥门庭若市,也包括随心所欲地一通乱拆。如果你没有权力,怎么可能得到这些?

就算是队伍里,一些官场之上为了获取某种权力所上演的种种闹剧与丑剧,包括买官卖官,包括抢官夺官,包括跑官骗官,包括以身体换官,也是时常听说。

就说雅洁吧,交往这么些年,自己对这个未婚妻还是有所了解的。本质上讲,她是一个清高的女人,一般的男人,很难入她的法眼,这也正是自己欣赏她的地方。但她也有一个致命的弱点,那就是野心太大,过于崇尚权力了,过于热衷权力了。

虽然现在自己还不知道雅洁所附男人是谁,但可以肯定的是,绝对不是小白脸那一类的,一定是重权在握的老男人,哪怕对方脑袋上没有几根毛,肚子大得如孕妇,自己也不会吃惊的。

“也许从部队上下来是个不错的选择,否则,以雅洁的个性,自己又不在身边,怎么可能改变得了她?”吴昊想到这儿,微微的叹了口气。

与雅洁毕竟这么些年的感情了,怎么可能说放弃就放弃得了呢?就算她不小心做出了对不起自己的事儿来,但吴昊相信,她一定有难言之隐,能挽回的,还是要挽回。

但那个王八蛋,是不会轻易的放过的。

“想通了吗?你是什么级别吧,要是可能我让你进组织部,怎么样?”玲珑以为吴昊正在想如何有求自己呢。

“就你?还是先把实习的帽子摘了再说吧。我就不明白了,你一个实习生,怎么可能有这么大的本事呢?”吴昊试探着问道。如果自己真要下决心回来,滨城两眼一摸黑,能有一个实力雄厚的朋友到不是一件坏事。

猜你喜欢

  1. 宫廷小说
  2. 职场对决小说
  3. 婚姻爱情小说
  4. 豪门世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