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非我倾城

更新时间:2019-01-11 10:11:31

非我倾城 连载中

非我倾城

来源:追书云作者:墨小颜分类:言情主角:纤漠岳然

小说主人公是纤漠岳然的小说叫《非我倾城》,它的作者是墨小颜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美貌,是一种利器,可以惑乱天下,可以拯救天下。而这些都不是她想要的,她要的,只是用那个男人来报复而已。她是大将军的千金,却也是小妾的生的孩子,为了报复,她走进了青楼,想用自己的身子抢了那个未曾谋面的准妹夫。可是天意弄人,当她将自己的身子交出之后,她才发现面前这个人根本不是那个可以用来报复那个女人的人。错了,错了,全错了,不是他,她要交出身子的人不是他啊。她居然将身子给了一......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那猎人愣了一下,手中的绳子窸窣的落到地上,一双眼睛里只剩下泛着魅惑冷笑的纤漠。他舔了舔嘴唇,有些痴痴的吐出:“美……好美……”猎人脚步蹒跚的往纤漠走去,那神情俨然有些意乱情迷,早已经迷失了心智。

纤漠冷笑,没有动,更没有后退,只是将目光移到地上的女人身上。“还不走!”

地上的女人一愣,这才反应过来,刚才空洞的眼神也清明了几分,她瞅了纤漠一眼,仓皇的起身,手忙脚乱的向后跑去,让纤漠有些心寒的是,那女人竟然连回头看一眼的勇气都没有。

望着那女人狼狈的背影,纤漠却淡然的笑了。人心,不过如此!

猎人摇晃着走到纤漠的面前,眼神痴迷,咧着嘴傻笑的时候,口水从嘴角往下流,落到草地上,留下龌龊的痕迹。

纤漠皱了皱眉头,可是却没有退缩。她抬起手,手指拉紧了衣服的系带,只轻轻一松,身上的布衣便从身上滑落。紫红的肚兜,雪白的肤,在暗淡的光线下,荡漾着一种魅惑。

那猎人哪里经得住这种香艳的刺激,顿时两眼放光,粗鲁的抬起袖子抹了一把口水便两手向纤漠伸了过去,还口齿不清的嘀咕道:“美……俺这辈子还没见过这么美的婆娘。”

纤漠觉得好冷,整个世界突然变得好暗,她想闭上眼睛,可是理智却让她睁大了双眼将面前这个男人的模样狠狠的印在了心上。这个身子是脏的,无所谓!纤漠这样想着,竟然不自觉扯出一抹苦笑。

脏……那就脏得彻底吧!

纤漠不知道那个向自己伸出魔抓的猎人是怎么倒下去的,她只知道,树林中有那么一刻,风吹得好大,然后猎人倒了,倒下的时候,眉心是一把闪着寒光的匕首,深入三分只留下一抹血迹。

猎人的眼睛一直望着纤漠的身后,可是当纤漠回过头的时候,身后的林子里越发的黑了一些,可是却什么也看不见。

只是,混杂的鲜血的味道里模模糊糊的有过一阵清香,那清香不是花香倒像是一种长期的极品檀香的环境下沾染上的味道。纤漠深吸了几口,还来不及辨得更清,那抹香气便随风消逝了。

纤漠冷漠的将地上的布衣拾起,不慌不忙的穿在身上,蹲下身,双手握住匕首的手柄,猛的拔出,鲜血迸溅,溅到布衣上,点点滴滴,有一种异样的狰狞。

离开树林的时候,她用猎人的衣服将匕首上的血迹抹干,匕首上,一个“月”字闪着一抹流光,手柄上更是镶嵌了一拳宝石,蓝蓝绿绿,纤漠看得出,那宝石颗颗都是精品。纤漠皱眉,这匕首的主人只怕不是一般人。

纤漠回头看了一眼身后,沉静的林子里,除了偶尔几声清脆的鸟叫只剩下暗淡的光线。

穿过树林沿着上山的小道一直往上走便可以通向山顶,山顶上是一座道观,名为云尘。云尘观在雪山顶,一年之中除了七八酷暑之月都是白雪皑皑。话说是三百年前一个被爱伤透了的女子出家之后建立起来的,虽为道观,可是收容的尽是些被薄情之人伤了却又不被世人接受的女子。

而纤漠的母亲,正是被葬在了云尘观的归尘园里。

隐在深山之中的道观在白雪的簇拥之下泛着一丝清冷,阳光慵懒,零星的洒下,反倒更添了一份冷意。一名二十来岁的女道姑,一身青衣有些招摇,拿着一个长帚在观门前扫雪,每扫一次,地上便露出一份青石台阶。

那道姑见有人来,停下扫雪,上下打量了一阵纤漠,面上没有一丝表情,倒像是一个出家之人。她作了一揖,淡声道:“施主留步,佛门乃清静之地。”

“师傅有礼,小女子是来找静心师太的,还请师傅代为通报一声。”纤漠弯腰行了一礼,抬眼时,眸子中映出的是“云尘观”三个大字,墨黑的颜色在白色的世界里异常的醒目。

那道姑皱了皱眉头,并没有移动脚步,“静心师太今日在会见一位重要的客人,已经吩咐下来不再见其他人,施主还是请回。”

重要的客人?纤漠的眉头不禁拧了起来。云尘观乃清修之地,住持静心师太又是终年不下这雪山,与她交好的人又会是什么人?

纤漠心中想着,再行了一礼,才对那道姑说道:“我与静心师太乃是旧识,劳烦师傅通报一声,就说纤儿来看她老人家了。”那道姑疑惑的看了纤漠一眼,犹豫了一下终于放下手中的长帚转身向观内走去。

在纤漠的印象里,娘亲在将军府的后园里,总是苍茫的望着远处的雪山对纤漠说:“纤儿,也许……那才是娘的归宿。要是有一天……如果……如果娘不在了,就将我送到那山顶上去……”

纤漠的娘亲真的去世了,是纤漠捧着她娘亲的骨灰上山的。纤漠记得她上山的时候,接连着下了一个月的大雪却刚好停了,阳光洒下的时候,却也是最冷的时候。

那一天,纤漠捧着娘亲的骨灰站在云尘观的大门口,小小的人影在弥漫着阳光的雪山上,远远望去只是一个黑点。静心师太打开门的时候,就看见一张坚毅的小脸,只是脸上的泪痕还留下了一抹痕迹。

“我娘身前说她的归宿在这里!”纤漠说这句话的时候很镇定,这种镇定是一个才几岁的小孩儿不该有的。

静心师太吃了一惊,面上却没有一点表情,她扫了一眼纤漠眼中的骨灰盒,有些疑惑的问:“那小施主的意思是……”

“我要把我娘葬在这里。”纤漠没有一点动摇的说。

静心师太还没来得及发怒,倒是旁边一个沉不住气的小道姑站了出来,指着纤漠的鼻叱道:“哪里来的不懂事的孩子,佛门之地且可信口胡言?这里不是用来葬人的地方,好好的找块墓地将你娘安葬才是。”

“我娘说这里才是她的归宿。”倔强的小脸没有一点害怕,纤漠咬紧了牙,抬起头,“噗通”一声便跪了下来。

那一跪便跪了三天。被静心师太带进云尘观的时候,纤漠已经是全身冰冷险些死去。

猜你喜欢

  1. 暖婚小说
  2. 宫廷小说
  3. 仙侠小说
  4. 未来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