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

更新时间:2019-01-11 10:46:04

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 已完结

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

来源:微阅云作者:H·风水小姐分类:言情主角:夏星澜慕靳川

主角叫夏星澜慕靳川的书名叫《冷妻来袭:撒旦老公要订制》,这本小说的作者是H·风水小姐 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她是被撵出家门的大小姐,却意外成了他的“定制孕妻”!他是富可敌国的“商界撒旦”,却偏偏搞不定这个连亲妈是谁都不知道的小东西?助她重回名流世界,帮她惩治家族小人;可她竟敢什么初恋情人,弟弟情人,一样来一套?华灯初上,他霸道封住她解释的唇:“命和我,你要哪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看着琳琅满目的美食,夏星澜陷入了沉思。

一旁的佣人紧张的注视着她纹丝未动的手,沮丧的情绪表露无遗。

完了完了,夏星澜要是真的饿死了,少爷怪罪下来她们的工作一定保不住。不对不对,岂止是这份工作,估计这辈子都别想在这世上混到半口饭吃了。

眼看着女佣的泪就要掉了下来,夏星澜却突然抬起了手,拿起筷子夹了口菜。

她一口菜一口饭的吃着,不到半晌一小碗饭就见了底。

“再来一碗。”她淡淡地语气在女佣们听来就像是久旱逢甘霖般的庆幸,恨不得把一船上的美食都端上桌来,让夏星澜大快朵颐。

吃饱了饭的夏星澜懒懒地坐在复古沙发上,美丽的脸上也润上了点血色。

午后的阳光静静地洒了进来,照着她徒增了点困意。

打出娘胎,这还是她第一次坐这么久的船。比起海风,她更喜欢呼吸大自然的空气。即使是曾经夜游过的维多利亚港,也都是浅尝辄止而已。

说实话,在这屋里呆得久了,竟让她联想起了《泰坦尼克号》那部电影里的场景。

Jack和Rose跨越身份的爱情浪漫至极,甚至在灾难面前更能做出舍弃生命的承诺。电影赚足了夏星澜的眼泪,也成了她儿时关于爱情最初的向往。

可那场车祸之后,她坚信这只是个美好的谎言,而已。

真正的豪门根本就像是Rose的未婚夫那样,世故,冷血;不掺杂温情和宽恕,惨白得一如那精致的白银餐具。

当那个雨夜,她最后一次踏进那间烧着壁火的屋子,夏星澜这三个字所预示着的人生就失了全部原有的模样。

她不再是豪门,也决定了永远不要和豪门扯上丝毫的关系。

而只属于她的纪临寒在得知了一切的真相后,毅然决然地要同她一起开始新的生活。他拒绝了家里为他安排的婚事,先行逃离日本等她一起汇合。

他们的目的地是美国。

纪临寒是哈佛医学院的高材生,成为医生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而家族的荣辱却让他终究要面临背弃理想的现实。

所有人都在希翼着他能成为完美继承人的时候,只有小他四岁的夏星澜永远在鼓励着他。

视舞蹈为生命的夏星澜明白那种为了梦想不断拼搏的精神,她和他拥有同样的心情。夏星澜从不甘心以一个富家小姐的身份成婚,再蜕变成一个庸俗的豪门太太。

她渴望着生命的绽放,努力活出属于自己的精彩的人生。

而此刻……夏星澜攥紧了拳头。

“下午是不是会有造型师来啊?”她回头,冲一旁收拾着佣人询问道。

“是的,小姐。”女佣欣喜于夏星澜态度的缓和,热情的介绍起来。

“据说是最顶级的呢……他们都是韩流巨星的御用造型师,即使是普通的豪门也不一定能请的动呢!”在这帮女佣们的眼中,总是能无比自然地流露出对自家少爷彻头彻尾的崇拜之情。

夏星澜瞟了一眼她们那幅早已经沉浸在无限向往中的神情,耸着肩翻了个白眼。

要是她们哪个能早点努努力,爬上慕靳川的床,不早就没她什么事了嘛!

哎,真是不争气啊。

“哦,那还真是叫人期待啊。”她点了点头,煞有介事地说到。

很快,只为一线韩流明星服务的专属造型团队上了船,开始为夏星澜打造完美妆容。

虽然早已见过各色娱乐圈的美女,但是看到夏星澜本人之后,还是让韩国团队大吃一惊。领头的化妆师毫不吝啬地赞美着她,“以夏小姐的容貌完全可以横扫各大荧幕了!”

夏星澜淡淡地笑了下,不置可否。

她的美貌固然毋庸置疑,只是这一切都不应该是为慕靳川所拥有的。

立体绝美的五官,细腻的皮肤底子再配上专业的造型师,只轻轻一个淡妆就足够慑人眼球了。

看着面前宛若仙子的夏星澜,静静欣赏着自己成果的造型师由衷地赞叹道:“这张脸要是放到江南的美容院门口,分分钟就是整形的模板啊!”

听了一下午的赞誉,夏星澜也有点不好意思起来。她尴尬地笑了笑“如果可以,能留一套简单的彩妆吗,我真的很喜欢今天你们为我打造的这个妆容。”

话毕,女佣送走了造型师团队,独留她一人在房间。

看着韩国团队留在梳妆台上的各色彩妆,夏星澜打开了粉盒,拿起了昂贵的毛刷。

镜中的女郎美得无懈可击,可她嘴角狡黠的笑却又让你摸不到头脑。

“HiMars,now,it'smyshowtime。”

临近午夜时分,一艘快艇停靠在了这艘豪华游轮的旁边。踏着暗夜归来的男子在仆人们的注视下,下了甲板向内舱走去。

想来只是三四天的光景,自己竟开始有点思念那小东西的滋味了。对自己如此的异样,慕靳川却也说不明白。

开了内卧的门,入目皆是漆黑。

朴奇骏刚要开口唤亮室内的光明,慕靳川的食指一抬,他便住了口,微微欠身无声退下。

那小东西就倒睡在了门口的梳妆台上,散落的长发遮住了她的面庞。

慕靳川的嘴角不自觉地上挑,他竟下意识的放轻了脚步,缓缓地向她靠近。

他低下头来闭上眼静静呼吸着她的芳香,再次睁眸的瞬间,却被那张近在咫尺的容颜所带来的冲击,吓得后退了半步。

任谁在夜半三更看着那一张足以媲美《咒怨》里的伽椰子的鬼脸都会被吓得不轻吧?

夏星澜穿着一身素净的白裙,披着卷好的长发。而原本清新脱俗的淡妆生生地被她涂成了一张惊悚恐怖的“鬼面”!

看着面露惊色的慕靳川,夏星澜再也忍不住地放声大笑了出来。

一瞬间,慕靳川就明白了,这是她的恶作剧。

他张了口,开启了屋内的声控。

刹那间灯火通明的内卧,入目的狼藉是夏星澜准备的又一份大礼。

被扯坏的窗帘,剪碎的地毯,划破的家具;甚至还有墙上那幅面目全非的壁画。

原本画中闭目的他被用眼影和眼线笔勾勒出了夸张的卡通大眼,英挺的身姿也被生硬地加上了翅膀。就连那握着佩剑的手上也莫名的多出来一盘类似烤鸡的东西,整个画风变得滑稽透顶,可笑异常。

夏星澜看着慕靳川不断暗沉下去的脸色,毫不畏惧。

她就是要让他知道,没人能左右她的人生。

“女人,这是你准备的欢迎仪式吗?”

慕靳川的嘴角噙着笑,脸色却没有丝毫欢愉的气息。

他宽广的身躯矗立在夏星澜的面前,全身散发着一股严冷的气场。

“马上去洗掉。”他微微鼓起的槟榔节,传递着慕靳川已经动怒的事实。

夏星澜仿佛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话。

她甚至还无比挑衅地扬起下巴,直视着他碧绿的双瞳,“中国有句古话,叫‘女为悦己者容’。”

“你根本就不配做我的‘悦己者’,别妄想我会为你梳妆打扮。”

慕靳川好看的薄唇抿出了一条平整的弧线,眼神里的怒火已经烧出了温度。

这小东西几天不见,性子倒是见长啊!

突然,他一步上前纵身抱起了她,甩到了床上。夏星澜的背脊顿时陷进了柔软的床榻,刚要撑起身子,脚踝就叫慕靳川抓了去。

她才要挣脱,却发现慕靳川高高抬起右手,连带着自己的长裙也露出了空隙。

看着慕靳川微微上扬的嘴角,夏星澜顿时明白了他的意图。

夏星澜瞬间潮红的脸在慕靳川的眼中显得可爱异常,不知道为什么,他总是控制不住地想要逗她。

事实上比起那些甜美的少女,他更喜欢懂事的轻熟。

偌大的家族产业在他接手之后不断地扩充着本就巨大的版图,事业上的成功和繁忙让他无瑕顾忌感情的事。他从不浪费时间在那些需要呵护又不解风情的处子,对于女人的贞操他并没有过多的洁癖。

可是,在发现自己拥有了夏星澜完全的纯真之后,他却莫名有点小窃喜。慕靳川把这种从未有过的感觉归结为对自己血统的重视。

只是血统,无关感情。

对于那种儿女情长英雄气短的事,他向来不屑。

只有无知少女才会沉溺于虚幻的情爱无法自拔,而爱情对于他来说,一无是处。

何况,因着父亲曾经的荒唐,带来的那场近乎丧命的灾难,注定了他今生都不再想要去触碰那过分致命的果实。

“看来,比起脸蛋你更想让我看看别的地方。”慕靳川的右手越抬越高,眼见着夏星澜就要春光乍泄了。

“好了好了,你快放手……我现在去洗就是了!”

慕靳川唤女佣进门,准备帮夏星澜重新梳洗。

看着满屋的狼藉,女佣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喘一口。

要知道,她们家少爷最恨人家弄坏他的东西。尤其是卧室的那幅肖像画,更是享誉国际的大师离世前最后的遗作,珍贵程度可想而知。

如今这女人不仅弄乱了屋子,连带着那张传世名作也被毁得一塌糊涂。

天啊,真是花样作死的节奏。

谁能告诉她们,这没带脑子出门的女人到底是何方神圣吗?!

猜你喜欢

  1. 惊悚悬疑小说
  2. 奇幻小说
  3. 豪门小说
  4. 暖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