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池中烟雨

更新时间:2019-01-11 17:04:16

池中烟雨 已完结

池中烟雨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麦正矜分类:言情主角:池衷予词烟

《池中烟雨》是由作者麦正矜所著的一本现情类型的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池中烟雨》精彩章节节选:上学的时候换位置是最让人期待和兴奋的事情了吧!和自己喜欢的男神或者女神坐在一起,那种幸福感溢于言表。池衷予是帅气的男神,是校草,班级里的女生都想和他坐一起,唯独有一个例外,那就是词烟。词烟是一个性格安静,慢热的女生,她自然也是喜欢美的事物。池衷予那么好看的脸,她也忍不住多看几眼,但是她的奢求并没有那么高。可能是词烟的独特,让池衷予对她关注的多得多.........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词烟察觉他从楼下走下来的动静,对他晃了晃手里的手机。

“我发了一条朋友圈。”

等他走近凑过脑袋看她手机上发的什么内容,几颗水珠从他脑袋滴落在她的腿上,她才责怪一句:“怎么不把头发擦干,等下感冒怎么办?”

“开着暖气。”

说是这么说,可池衷予还是取下挂在脖间的毛巾。

“你帮我擦。”

一开始两个人保持在安全的接触范围内。

可词烟帮他擦得腰酸手酸,干脆侧跪着身子,帮坐在身侧的他仔仔细细地擦头发。

词烟初初没觉得他们的姿势有什么不对。

直到池衷予的手搭在她的腰间,词烟愣神了一下。

他握住她细如柳枝的小腰,可以说不费吹灰之力,单手就把她抱坐在他的腿上。

词烟吓得低呼出声。

她手里举着毛巾的动作保持在那里,一动不动。

现下,她的双腿岔开,跨坐在他的大腿上。

这样的姿势何止是暧昧。

词烟退了退,腰却被他禁锢着,她再退也挪不到哪儿去。

“池衷予!”

她又羞又恼地小声叫着他的名字。

“继续帮我擦头发。”

他低低地开口。

沉如潭水的嗓音仿佛带着磁力,催眠着她快点动手。

词烟只好再次帮他擦起头发来,只是这回动作像是藏着点儿报复的小心思,揉他脑袋的力道变得杂乱无章起来。

池衷予一头碎发被她揉得乱七八糟。

柔软的白色毛巾下,他发出好听的沉沉笑声,扣着词烟的手将她搂得离他更近。

“啊……”

词烟往前一个跌去,整个人伏在他的身前。

两个人贴得好不严实。

词烟挣扎不开。只好使出一个杀手锏。

“你忘了刚才我也在厨房转悠,身上还留有油烟味。”

池衷予在她发间深深嗅了一口。

“我只闻到牛奶味。”

词烟空出一只手在他肩膀上捶了一下。

“你的洁癖难道是假的吗?”

“碰到你,你说它是假的,就是假的吧。”

池衷予满不在乎地应道。

词烟一时无语。

他的头发仍是湿漉漉一片,她重新拿起毛巾再帮他细细擦拭。

过了一会儿,她的耳根连着脸颊,红若秋果。

他的呼吸落在她的脖颈间,渐渐变了味道,喷薄的热量不断升温。

词烟虽未经人事,但私底下和萌萌曾一起翻阅过某些不可描述的二次元漫画。

和闺蜜一起讨论是一回事儿。

可这一刻真真切切感受到了,又是另一回事。

公寓里开了暖气,她在进门前便把长外套挂在入门处的挂钩上。

她身穿白色的连衣裙,裙底甚至没穿打底裤。

为了风度,她也只搭配薄如蝉丝的肤色**。

而池衷予又是刚洗过澡,简单的家居服衬得他浑身上下力量贲发。

他的大腿和她的紧紧相贴。

词烟被他像抱娃娃一样死死抱在怀里。

她的小腿跪放在他大腿的外侧,私密之处,隔着两层布料,已然感受到男性胯间,热烫发硬的蓄势待发。

词烟知道这个年纪的男孩子,比起女生,可能更有性冲动的渴望。

可她欲哭无泪也没想到,在外人面前冷冷淡淡的池衷予,在自己面前会变成这个样。

“池衷予……”

“别动。就让我抱抱。”

他如羽毛般轻拂的叹息滑过她的耳畔。

词烟的心在这一刻瞬时安定。

两个互通心意,十七八岁的男女。共处一室,本来就有可能发生点什么不可言述的意外。

可没她的同意,他再怎么渴盼,也不会做出雷池一步的行为。

“嗯。”

她轻轻回应他一声,毛巾早就被放在一边。

她柔若无骨的手抚上他的侧脸。

她仰起头,手指划过他挺直的鼻梁,来到他仿似雕凿出工的双眼皮。

“睫毛好长,好翘。”

她忍不住伸手碰了碰。

他任她在他的脸上放肆。没有一丝介意。

池衷予盯着她柔和的脸蛋,忽然发出一声哀叹。

“烟烟。”

“嗯?”

池衷予张了张嘴。

“没什么。”

他想说,他可以和她有进一步的发展,比如亲她,或者……

他不敢再想下去。

可是又不愿就这么放开她。

“池衷予,你玩我呢?”

词烟气起来,捏着他的两颊,想让他变丑。

看到他的脸被她掐得变形,她总算愉悦了不少。哈哈。

不料某人愈发没脸没皮。

“玩你?你给我玩吗?”

词烟本来没怎么用力,这下干脆埋头对着他的脖子狠狠咬了一口。

然而没听到预想中的嘶嘶痛呼。

她只感受到身下抵着自己的硬物更热了几分。

池衷予掐着她的臀部,怎么都不让她躲开。

“词烟,你小心惹火烧身。”

他的呼吸越靠越近,最后停留在她的侧脸。

温热的触感落在她的脸颊上。

他亲了她一口。亲在她的脸上。

词烟不敢再造次。

等到那硬物的热度减了几分,她才弱弱开口。

“我要回家。”

她怕再和他呆在一起,连她都不敢保证,她会不会顺从了他。

毕竟心里装着这么个人,每一次和他碰触都像是一场涂满蜜糖的奇幻之旅。

池衷予平复着体内四处乱窜的**,许久才哑着嗓音应她。

“嗯,我送你回家。”

周日,池衷予再约词烟出门,词烟说什么都不出去。

给她发语音,她也没了平时回复的及时。

说是龟速,可连乌龟都比她快上那么几分。

池衷予暗暗磨了磨牙槽,盯着手机看了一会儿。

后悔昨晚对她做出一次极为亲密的接触吗?

并不。

哪怕其实并没有发生实质性的进展。

等他没了耐心,怕她真的恼了他,他只好弹个视频过去。

词烟看到他发来的视频,磨磨唧唧的,可最后仍是摁了接受。

“干嘛?”

她佯装凶巴巴的样子。

池衷予看她故作凶狠,实则毫无威慑力的样子。总算有了今日第一个笑容。

“想你。”

词烟隔着屏幕,拒绝着他的蛊惑。

“我才不想你。”

“我想你就够了啊。”

池衷予露出一个痞坏痞坏的笑容。

词烟看了手又痒痒,恨不得再捏他两颊过过瘾。

“不和你说了,人家对着镜子在练习发音呢,才不跟你一样无聊。”

“你未来男朋友就在这里,为什么要对着镜子。”

词烟无语,“不是你和我说,要是我想快速矫正自己的发音和口型,对着镜子能速成吗?”

“那是没有对象的情况下。”

池衷予补充道,“现在,你未来男朋友看着你,你可以开始练习你想说的内容。”

词烟想了想,虽然怪别扭的。

可镜子不能矫正她时有错误的英文口语,屏幕里这只无赖却是别人求而不得的。

“好吧。”

她不情不愿地应道。

但是说起英文来,她又拿出了认认真真的态度。

她对着池衷予,用美式英文说了一段她今天看的一段有关于美妆的视频。

一段听似很日常的话语里,包含着课本里没有出现过的许多单词。

比如眼影、睫毛膏、睫毛夹、腮红等。

美式英文对每年暑假都会去一趟M国的池衷予而言,和中文一样,从小说到大,说是第二母语也不为过。

词烟的表达里略有重复的意思,池衷予耐心听完后,告诉她如果是M国当地人,他们会用另外一种方式表达。

一个下午下来,词烟在他的指导下,感觉自己口语的进步似乎一下上了两个台阶。

待他非要她去喝点温水,让她休息休息时,词烟这才停止学习。

她端着一杯水,边喝水边对他凶巴巴瞪眼。

惹得他一脸无辜,却还哄她道,“宝宝,我陪你练了四个小时,你还凶我。”

也是,换平时私教上门,哪怕教导态度和他的一般认真,可收费却是昂贵惊人。

现在他耐心指正自己,不收钱还得受她的气。词烟也觉得自己颇有过河拆桥的意味。

“哼。”

她总算不再计较昨晚的事。

想到今早柳葛璃给她发的微信,她和他报备了一声。

“我不是有上形体课吗?萌萌的表姐让我去帮她走一场秀。”

池衷予听后,脸上的笑渐渐收敛了几分。

词烟解释道,“是高三届艺术班他们举办的时装秀。你也知道有的学长学姐很快要出国深造,他们的设计多多少少要拿出来给大伙儿们瞧瞧。”

高三届艺术班的学长学姐们,一边要应付雅思、托福考试,另一边还要忙着设计参赛作品。

柳葛璃是艺术班苦逼学子的其中之一。

她和其他同学一样,忙得焦头烂额。到最后才想起来,别人早早就定好身边的朋友前来帮忙走秀场。她却忘记联系她心心念念的模特儿,也就是词烟。

因着把彼此当闺蜜一样看待,柳葛璃对词烟的身材尺寸了如指掌。

也幸好词烟这段时间可以抽出空来帮她,不然她的作品就真的废了。

柳葛璃收到词烟给她发来肯定的回复,抱着手机感动得就差没冲到词烟家,抱着她狠狠亲几口。

池衷予听到词烟要在大礼堂里走这场秀时,他表现得已然不悦。

可当词烟说柳葛璃是她的闺蜜时,池衷予知道让她推掉这份邀约基本是不可能的。

词烟许久没见到池衷予冷然的表情,一时有些不太适应。

“你不高兴吗?”

“嗯。”

池衷予淡淡应道。

词烟默了半晌。

“为什么?”

她想不通她去走一场秀而已,哪点能让这位大少爷不高兴了?

“如果她设计的衣服很丑,我不会让你穿着它在礼堂里走来走去的。”

池衷予着重强调“很丑”二字。

词烟琢磨片刻,她讷讷问道:“你是想说,很暴露的意思?”

柳葛璃都要留学加拿大的人,怎么可能设计出没有美感的服装?

词烟想来想去,再结合池衷予平日里对她表露出一些占有欲十足的行为。

既然不是丑,那只有一个点能这位大少爷感到不爽。

他不是怕服装太过暴露,所以才立时表示他不快的情绪吧?

哪知她刚问完,池衷予便不开口了。

词烟呵呵笑了两声。

“那个,不会暴露到哪里去的吧?”

“露胳膊露大腿,你说呢?”

池衷予把问题抛给她。

词烟重重地咳了一声,“池衷予,你这会儿是被古人附身了吗?”

霸道得连她穿露腿和胳膊的服装都要管。

“被那么多人盯着,你会紧张的。”

池衷予大概也知道他确实幼稚过头,这回没再冷着一张脸。

他把握机会,尽量把话说得略微含蓄委婉些。

“不会紧张,我会好好表现。”

词烟心想,此时幼稚如他,恐怕想表达的是,被那么多男同学盯着,他才不想让她上场。

不得不说,如今词烟对池衷予的心理走向摸得没有十成,也有七八分准确。

池衷予没想到他会因为一件事被词烟堵得哑口无言。

“词烟,你真是,太不听话了。”

池衷予闷闷丢下这句话,挂断视频。

词烟看着断开了的通话,无语三秒之后,抱着手机扑哧笑出了声。

刚才那个,在她面前败下阵来的男生,真的是外头传言神秘而孤傲的池衷予吗?

怎么办。

如果他知道,她觉得他幼稚得可爱不已。

他会不会这阵子都不带搭理自己。

想了想,词烟决定发信息逗逗他。

——听说,太幼稚的男生,可能还不适合谈恋爱呦。

那边,许久,池衷予才给了回复。

——早知道,这个幼稚的男生,昨晚应该把你就地正法。

——这样,他就一夜成长了。

捧着手机的词烟看到信息后,像握着烫手山芋一般,把手机往被子里一扔。

她决定,在走秀之前,都不要理池衷予了。

他这么幼稚。她才不要跟他玩!

猜你喜欢

  1. 欢喜冤家小说
  2. 娱乐圈小说
  3. 轮回重生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