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恐怖 > 阎王的作死小娇妻

更新时间:2019-01-11 18:04:13

阎王的作死小娇妻 连载中

阎王的作死小娇妻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朱色绯夏分类:恐怖主角:秦晟逸吴德楠

主角叫秦晟逸吴德楠的小说是《阎王的作死小娇妻》,本小说的作者是朱色绯夏写的一本灵异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一生下来她就背上克死亲妈和爷爷,气走亲爹的凶煞恶名。奶奶为了改变吴家风水,把她送给阎王结了冥婚。为了摆脱不能自主的命运,她选择不断作死让他知难而退。没想到……一年后,整个北城的...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两世缘,天注定,前生怨,今世断……”

一醒来,我就发现自己坐在一张木床上。红布盖头,一身红衣服,好像唱戏的。

忽然一只好看的手把我头上的红布揭开。

一张360度无死角的脸,直接把我看傻了。

他摸了摸我的脸,缓慢地往下移。

等我从他的美色中醒过神来,就发现自己的衣服已经被他**了。

他的动作温柔坚定,也很快。

当我因为疼,想把他推开的时候,就发现自己的手根本动不了。

我想抬腿踹他,却把自己扯的更疼了。

“呜……”

帅哥的眼睛里透着点儿惊讶,等他用手指擦过我的脸,再拿到眼前时,我才发现上面的水迹。

“别哭。以后我就是你的男人。三界六道谁也不敢再欺负你。”

我正想问清楚他到底是谁,居然夸得下这么大的海口,忽然眼前一黑,就昏了过去。

“小楠?小楠你流口水了!”

哎?我急忙擦了擦嘴角。

“没有呀。”

再一看,就发现宿舍里的姐妹张盈盈、师苑芳、房娟围坐在旁边,用看智障的眼神围观我。

我这才想起,今天是国庆黄金假之后的第一天,也是我们404宿舍第一次”作死直播间”的预演。

我们四个人围在一起,要决定正式直播那天从哪个灵异传说下手。

直播间的标题就是:预演!投票决定第一次作死主场!

发起人张盈盈的手机镜头,正对着我。她刚讲完一个冥婚的故事,现在轮到我了。

她讲的是学校里的老传说——“嫉妒的鬼妻”。

我们学校曾经有一个叫林雪的学姐,因为家里穷,父母又重男轻女,把她骗回家卖给一个死了多年的男鬼。然后把钱拿给好堵的弟弟还债。没多久,这个学姐就死了。然后那一家子人也死绝了。

但是那之后,总有些在学校小树林里约会的情侣会看到她,穿着一身新娘服,哄着怀里的襁褓烟视媚行地走过去,脚下会出现一条血河。

不幸撞见她的情侣们,会被她盯上,很快就会分手,不分手的话,必然死一个。自那以后小情侣约会宁愿去酒店开房,也不去那个树林了。

三年前,我也结过冥婚,听到这个故事,我立马晃神想起自己的经历。

“这个不好。”

为了不暴露自己的秘密,我给1号主题冥婚投了反对票。

“小楠,你是不是觉得你自己太土,找不着一起去小树林约会的对象啊?”

考虑到投冥婚一票能趁机约会男神,直播难度也不高,其它三人都想选这个。但是房娟一张嘴,张盈盈和师苑芳就倒戈了。

“还得找个男生搭戏,万一抢了我的镜头怎么办?”

这是又美又娇的新任校花师苑芳。

“就是就是,我还怕人太多不好剪辑呢。”

这是大大咧咧永远站在我这一边的张盈盈,也不说直播需不需要剪辑,这个理由找的……

房娟瞪了张盈盈一眼,张盈盈没理她,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儿。

入校一个月,一个宿舍的四个人虽然还经常在一起,但是房娟的嘴欠已经把我们三个得罪了个遍。

因为仗义靠谱,在女生中人缘很好的张盈盈,已经不止一次听别的女生给她打小报告。说房娟在背后说我们三坏话,喷张盈盈汉子婊、师苑芳公主病,还说我土俗穷。

所以,宿舍里的格局早就在暗地里发生了改变,一旦房娟又说难听的话,其它三人都是抱团怼她。偏偏房娟自己还没发现,比如这个张盈盈发起的“作死直播间”,本来我们三个都没想叫她,是她自己舔着脸凑过来。

果然,还在直播中,张盈盈和师苑芳就不想给她脸了。

主题一偏,刚刚还能安静听鬼故事的观众们就不干了。

“下一个!别耽误时间。”

“嘈嘈啥?我要看鬼,不看宫斗。”

“附议!”

“+身份证号。”

弹幕一排排刷过去,,滴滴滴的提示音打断了我们。

这些弹幕我们四个都看得见。

为了直播不出问题,张盈盈负责摄像,我们三个都做房间管理员,不会错过一次弹幕和打赏,不怕到时候分钱闹矛盾,也方便把捣乱者禁言拉黑。

房娟当然不服气,翻了个白眼,正要再说什么,就被我打断了。

“我给你们讲一个我们村真实发生的事,你们看看这个怎么样?”

我们村叫吴家堡。大约二十年前,村北的周家在外面买了个媳妇。

周明带着买来的媳妇李桐花回来时,隔壁的吴起看见了。第二天,满村都传好吃懒做的无赖周明娶了个比范冰冰还漂亮的媳妇。

结果,不到一年,李桐花临盆那晚,周家父子被发现光着身子给剁成了碎块,死在了里屋通铺上。而李桐花,瘪着肚子自己吊死在了院子中央的那棵槐树上。

后来,隔壁的吴起就在外面传李桐花一女侍二夫,生下个怪物被扔河里淹死了,说得有鼻子有眼。

周家的其它邻居也间接证实,李桐花活着的时候,每天晚上都是三个人的叫声。吴起的老娘,也说亲眼看见过河里淹死的怪胎。

半年后,大家都淡忘周家的事了。

没想到,吴起娶媳妇那天,被发现光着身子死在床上,新娘子吊死在院子里。跟周家父子和李桐花的死法一样。

再有别的人家结婚,也会发生类似的事情。那之后,就没有年轻人敢在村里结婚了。

直到……我十五岁那年。

后面的我掐掉了,再往下,就是我结冥婚的事了。

我一说完,手机上就刷过一片叫好的弹幕。

但房娟还是不服气。“你这算什么?还是我来说一个更**的故事吧。这个你们肯定都没听说过。”

开直播之前,张盈盈就拉着我和师苑芳收集了很多灵异传说。“猫脸老太婆”、“重庆红衣男孩”、“蓝可儿酒店事件”……校内的校外的、网上流传的,没有我们没记录下来的。

这会儿房娟要装逼,总要给她一个机会。

“据说,前些年学校里有一个校花学姐,叫李月琴。一心想当演员。她通过自己搭上的一个富二代,参加了一个选秀。结果,在彩排时,舞台上的灯架忽然掉下来砸伤了她的脸。脸毁了,富二代就跟她分手了。没了富二代护花,她之前嫌贫爱富,恃靓行凶,得罪的那些人就坐不住了。”

房娟刚说到这里,张盈盈就捅捅我:“是‘借脸学姐’。”

这个传说我和张盈盈也是记录过的,我给张盈盈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提醒她这会儿还在直播,等房娟说完,我们才好打脸。

房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仿佛没看见对我们的小动作。

“有人匿名在校论坛po出学姐勾引教授改成绩的八卦,跟她同宿舍的女生,也在微博实名揭露她用**抢走自己的男朋友。有好事的在评论里曝光了学姐的真实姓名,本来对她无感的路人,也开始黑她,每天都有人跑到她的微博上骂她不要脸,**,小三,活该……简直被人踩到了谷底。甚至还有跑到学校堵她泼她红油漆的。闹得最严重的时候,学校受不了公众舆论的压力,决定开除她的学籍。

李月琴当天晚上就爬上教学楼楼顶,跳楼自杀了。

七天后,发她**的那个舍友,被人发现也死在了那栋教学楼下。更可怕的是,这个女生的脸皮没了。

后来,每个月的同一天,都会在那个教学楼下发现一个无脸女尸。直到学校没办法,关闭了那栋教学楼。

在那之后,每天在凌晨2点的时候,都会有一个穿着黑斗篷遮着脸的女人,敲其他宿舍的门,问她们:‘我的脸坏了,你把脸借给我好不好?’”

她说到这里,宿舍门竟然配合她一般,被敲响了。

咚咚咚。

房娟自己首先被吓了一跳。

“谁呀!这么大晚上吓人,神经病啊。”

弹幕们也欢快的弹了起来。

“我给大家说一个鬼故事,一开门,出现个穿着黑斗篷……”

“哈哈哈哈哈哈!”

“楼上调皮!”

“我怎么觉得有点怕?求弹幕护体。”

“弹幕护体+1”

“弹幕护体+2”

“弹幕护体+10086”

还有叮叮当当的打赏声,也不停歇地响了起来。

“谁去开门,我给她一杯红酒。”

“我赌一瓶红酒,肯定是编好的剧本。“

“我赌一个皇冠。”

“我赌两个皇冠!”

“芳芳女神去开门,我给5个皇冠。”这是一个id“诗与远方”的用户,一看就是师苑芳的脑残粉儿。

师苑芳的粉丝们,都自称“爱诗会”,倡导爱与灵魂,整得挺像个样子。为了第一次直播不至于冷场,直播间一开师苑芳就分享到微博上了,那些爱诗会们,也聚集了过来。

我们直播用的app“迟美”是贝市本地公司开发的直播软件。一个月前才上线。按张盈盈的说法,身为贝市人要支持当地产业,何况,“迟美”新上线,优惠多,给主播们的打赏分成是7成。

一杯红酒才5块钱,一瓶红酒50块。

一个皇冠就要1000元,5个皇冠就是5000元。

只是这么一会儿,直播间分成我们就可以拿到5638.5元。

打赏的**让房娟的脸上亮起一道光。

“怕什么?哪有那么寸,说什么来什么?要真这么厉害,我明天可以去买彩票了。”

说着,房娟就想站起来去开门。

我急忙拽住她。

“等一下。”

其实从刚才开始,我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我天生阴阳眼,自从跟鬼夫成了亲,这方面的能力,就更强了。特别是预感特别准,总能避开不好的事。

房娟回头看了我一眼,眼神里有一种诡异的冷光闪过。不等我做出反应,她已经一把推开我,拉开了门。

惨白的夜光灯下,一个穿着一身黑斗篷,遮着脸孔的女人,站在门外。

宿舍里的人看清了她,都不自觉地屏住了呼吸。

被我们四个人遗忘的手机上,直播间忽然被关闭了。

没有了弹幕弹出的声音和叮叮咚咚的打赏声,宿舍变得像冰窖一样,安静地可怕。

那女人抬起头,把我们四个一个个看了一遍,目光最后定在师苑芳脸上,幽幽地说道:“我的脸坏了,你长得这么漂亮,把脸借给我好不好?”

此时,走廊上的挂钟,响了起来。

当……

当……

两下结束,走廊上的灯,忽然灭了。

猜你喜欢

  1. 轮回重生小说
  2. 言情小说
  3. 科幻小说
  4. 玄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