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短篇 > 有山有田有郎君

更新时间:2019-04-23 16:06:53

有山有田有郎君 连载中

有山有田有郎君

来源:微阅云作者:欢欢喜喜分类:短篇主角:郑珠顾长海

主角叫郑珠顾长海的小说叫做《有山有田有郎君》,是作者欢欢喜喜最新写的一本短篇小说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的郑珠误嫁渣男,悄无声息的死在了一个风雨交加的晚上。人生重来一次,她再也不会重蹈前世的覆辙。她种地,卖货,做生意,带着一帮人发家致富。但是……左边三姑,右边六婆,这些人能不能消停点!她真的不想嫁人!尤其是这个不知道从哪里跑出来的男人。“郑珠,我娶你。”男人的声音掷地有声。而她却迷茫了,只是想发家致富而已,为什么这么多意外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郑珠眼里有嘲讽一闪而过,拿出早就准备好的有料糖水递到对方面前,柔声道:“渴了没?喝完它,我们出去转一圈也行。”

郑秀心里得意极了,自己还以为大姐这几天变了,可现在看来,自己多心了而已。

没有丝毫怀疑,她接过水杯,一饮而尽。

姐妹俩各怀心事相携出门。

一路往小树林边走,越走,郑秀越得意,自己的目的就快达到了,有了钱,有了城里的工作,自己以后就是人上人了!

大脑的兴奋让她忽略了身体的不适,把人带到约好的地方,郑秀才觉得大脑昏沉起来,想开口说话,眼皮子却再也撑不住,终是晕了过去。

郑珠冷眼看着自己妹妹,想起自己前世的惨状都有她的一份功劳,就恨得牙痒痒,啪啪在对方脸上打了几下,她把两人的外衣都换了,就躲到了大树旁边。

没一会儿,陈立农就来了。

男人一眼就瞧见躺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女人,一下子就兴奋起来了。

这郑秀真会办事!怕人逃走,还给药倒了!

“郑珠啊郑珠,这几天,你可是把我迷得不行!来吧,让我好好疼疼你……”一边淫笑,陈立农一边脱着自己的裤子就要靠近郑秀。

大晚上的黑灯瞎火也看不清,小树林里树又多,看着衣服像是郑珠曾经穿过的,陈立农不管三七二十一,光着下身,猴急的就要去解人衣服。

郑珠心里满不是滋味,郑秀该有惩罚,可自己这样做,跟她有什么区别呢?

纠结了一会儿,郑秀的衣服已经被脱得差不多了,郑珠下定决心,捏着鼻子大喊道:“爹,我看清了,那个外村人没再来,您把我妈看好了!”

一声吼出来,陈立农吓得直打摆子。

半天被打的真是够呛,晚上再来一次,怕是真要交代在这儿了。

遗憾的看着女人雪白的酮体,他狠狠摸了一把泄欲,穿起裤子便跑了。

一切落在郑珠眼里,只觉得恶心。

就陈立农这自私的秉性,自己上辈子,竟然就嫁了!

深吸一口气平复心情,她疾步来到郑秀身边,叫嚷了几声,对方还是不醒,她也烦了,索性脱下鞋,冲着两边脸左右开弓起来。

打了十几下,郑秀醒了,当场就叫嚷起来,“郑珠,你疯了!”

“跟男人苟合,你才疯了!郑秀,你就是真看上陈立农了,也该告诉爹娘,让他们给你做主啊,这么不明不白的,算是什么事?!”郑珠冷了脸色,厉声喝道。

一番话,让郑秀从天堂回到地狱,明明一切都计划好的,怎么反倒把自己的把柄送到郑珠手里了?

没错过对方眼里的错颚,郑珠心里满是畅快,轻咳一声清了嗓子,她冷着脸道:“陈立农跟村主任媳妇可是被人亲眼看见的,你现在跟他又不清不楚的,要爹妈在村子里咋立足?!”

郑秀愣了,反应过来,恼羞成怒吼道:“关我什么事?!要嫁陈立农的是你!今天跟他约会的也是你!”

“本来要给他解释机会的是我,可你们的感情已经深到了这个地步,我自然会跟爹妈说清楚,让你嫁他。”郑珠心里笑出声,看着对方焦躁的眼,佯装平静说道。

“啊!郑珠,你敢!我要你在这个家过不下去!”郑秀气的要疯了,冲着郑珠放下一句丝毫没有威胁性的狠话,她搂紧了衣服,连跑带爬离开。

郑珠眯着眼睛看对方背影,嘴角挂上苍凉的笑。

那个家,自己前世就待不下去了。

突然,传来一阵男子的咳嗽声。

郑珠警醒起来,今天的事要是被别人看见,那自己以后的日子,只怕就不好过了。

四周环视了一圈,她大着胆子喊出声,“是谁?出来!”

躲在大树后边的顾长海摸了摸鼻子,父亲这几天气的不行,非逼着他在小树林堵陈立农,自己没法了才打算来应付应付,没想到,遇上镇定,一茬。

迈步走到了人前,看着对方明显心虚的脸色,他出声解释道:“我不会说出去。”

意思是全看见了?

郑珠右眼皮跳了跳,攥紧了拳头,她佯装镇定,“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陈立农跟你家的事,你不会不知道吧?把我的事捅出去,对你没有好处。”

顾长海眉头皱的越发紧,部队里的习惯让他想戳穿事情真相,可郑家二妹是个什么秉性,他也是知道的,自家父亲这几天更是在家里不停咒骂陈立农,从心底,顾长海就联想到郑珠在家里受气,在外面还挨欺负的画面。

心里有了同情,他点点头,一字一句说道:“我答应你。”

说罢,便大步离开。

凝眉看着男人背影,郑珠打了个呵欠,可今晚,注定是睡不了好觉了,思及此,她理理衣服,大步往家走去。

临近家门口,郑珠便听见阵阵哭声。

看来是来告状了。

嘲讽的笑一声,她一把推开房门,大步迈了进去。

刚进门,一根棍子就砸到了她腿上,母亲郝翠华插着腰走到她面前,劈头盖脸就是一顿骂。

“都是亲姐妹,你的心,怎么那么狠呢?!你妹妹的名声要是毁了,她还怎么嫁人?我要是知道你是这样的人,生出来,我就把你浸在尿桶里淹死算了!”

郑珠懵了,反应过来,瞟一眼阴沉着脸坐在门槛上闷声抽烟筒的父亲,又直直看着殷殷哭泣,眼神却得意的郑秀,把心疼压下去,佯装平静的拉起裤腿,一字一句说道:“她跟陈立农小树林约会被人识破,满身赤裸倒在地上,我怕外人知道,出声喊她,有什么不对?亲妹妹抢了我名义上的未婚夫,我成全他们,这样都不行?”

顿了顿,深呼一口气,她满脸悲哀,“妈,她是你亲生的,难道我就是捡来的吗?”

郑守义收了烟筒,满眼诧异。

“秀儿,你姐她说的是真的吗?”看着大女儿满脸受伤的样子,郝翠华心里咯噔一下,莫名就慌了,当下就指着二女儿问开了。

猜你喜欢

  1. 轻松爽文小说
  2. 轮回重生小说
  3. 空间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