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与君共许长相依

更新时间:2019-04-23 16:20:22

与君共许长相依 连载中

与君共许长相依

来源:微阅云作者:景秀分类:言情主角:韩景恒芮若瑶

主人公叫韩景恒芮若瑶的小说叫做《与君共许长相依》,是作者景秀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她,是宰相嫡女。因为好奇混入青楼之中,不巧碰到了风流浪荡的韩景恒。作为朝中重臣,韩景恒对芮若瑶一见倾心,直接求娶。但她喜欢的人却是青梅竹马的裴雨寒。可因为一场谋杀,两人反目成仇。他一心复仇,欲置她全家于死地。芮若瑶不知道韩景恒与裴雨寒谁才是她的良人……...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只是……”芮继峰顿了顿:“那韩景恒竟是当场回绝了皇上的好意,还声称自己是断袖,暂时还没有成亲的打算……”

“断袖?!”芮若瑶吃惊地说:“韩景恒竟是断袖吗?可是他不是经常混迹青楼楚馆吗?……”

“皇上也见过他做过不少荒唐事,所以也就没把这句话放在心上,”芮继峰说道:“只是,真正让我此刻烦扰的并不是他……”

“那是……?”芮若瑶追问道。

“是裴雨寒。”芮继峰放低了声调……“他向皇帝主动提出,想要娶上官北家的大女儿上官婉清……”

“轰……”的一声,仿佛一个晴天霹雳雷在芮若瑶的脑子里炸开……

“父、父亲……您说……雨寒哥哥向别人提亲……了?”

仿佛早就料到了女儿此刻的反应,芮继峰无奈道:“哎……更令人费解的是……上官北……可是敌对党的首脑啊……”

又是一个晴天霹雳……

芮若瑶一时竟是蒙了神儿。

“裴雨寒不是最最最最仇视敌对党吗?现如今怎么会主动提出迎娶敌对党头目的女儿?!”就连“雨寒哥哥”这样亲昵的称呼也舍去掉了的芮若瑶故作镇定地问。

“我也很是不解……”芮继峰说:“那孩子的所作所为实在是让人捉摸不透啊……”

他关切地打量着芮若瑶的神情,本来不想将这些告诉她,害怕她一时接受不了,可事实却恰恰相反。女儿的眼底丝毫没有什么悲戚,而是将关心的重点放在正敌两党之争上……

“那若是裴雨寒的真心实意,爹爹,您定要小心,我有种不好的预感……”芮若瑶冷静地叮嘱父亲,这倒是使芮继峰吃了一惊……

虽然今日下早朝以来,他也是十分的不安,但是看到女儿此刻十分冷静,自己也不禁反思起来。即使是自己兄弟的儿子,若是做出什么对不起他父亲的事情,芮继峰也是绝对不会原谅的。

可芮若瑶哪里是不难过……

刚一回到卧房,不顾清儿的梳洗安置,芮若瑶直奔自己的卧榻上,把所有侍者遣开,自己一个人蒙在被子里,终于控制不住地哭了……

那是她从情窦初开之时就倾慕的男孩子啊,可如今却被告知,那个男孩子要去娶别的女孩子,还是一个她素不相识的人,这让她如何是好……

往昔的一幕幕像流水一样,冲刷在芮若瑶的脑海中……

“‘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倒是与你今天白天的样子相配呢。”

“所以说,不是只有温婉的、会女红、会琴棋书画的女孩子才是女孩子,驰骋沙场、为国效忠、舞刀弄枪的也可是女孩子。”

“来,跳下来,这次我接着你。”

“你连失神的时候都在看我,可真是心怀鬼胎啊……”

“有人写过,‘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我觉得很是浪漫,”裴雨寒说:“不过比较而言,我倒是更喜欢现在‘月立中天盈,小舟并蒂行’的意境。”

“就是我和你的意思。”

“你还要……保持这个姿势多久?……虽然我是不介意的,美人拥怀中,但是……毕竟你尚未出阁,这样是不是不太合适呢……”。

“全才是好,希望你能成为文武双全的小丫头啊。”

……

裴雨寒过往同自己在一起,所有一切的温柔都像刀子一样,一下下地凌迟着芮若瑶此刻的心。

本以为可以有幸同你从天光乍破,到暮雪白头,却没料到,痴心错付,君非良人……

窗外,狂风乍起,竟是骤雨倾盆……

芮若瑶在床榻上用尽全力捂住自己的耳朵,终于再也忍不住地,泪如雨下……

次日清晨,大雨已停,芮若瑶简单梳妆,便又开始忙于“分发稀食”之事。

今天的难民较前两日的难民多了不少,想必是听说了此事之后,乡里邻间的难民统统都赶了过来。

芮若瑶正监督着清儿等侍者分发稀食,却在不远处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是的,是裴雨寒。

而在他的旁边,还有一个红粉装扮的妙龄少女……

想必那就是上官婉清了吧,芮若瑶苦笑道,移开视线假装自己没有看见,可是,心底还是不自觉地发麻了起来。

要打招呼吗?还是不要了吧,可是不打招呼的话不是显得自己太无礼节了吗?

那……还是打个招呼吧。

经过了仅仅只有几秒钟却好像长到几年的内心挣扎,芮若瑶重新将视线转向了裴雨寒和上官婉清的方向……

那个女孩子一身分红,那模样一看便是大家闺秀的出身,巧笑盼兮……美目盼兮……

而芮若瑶此时此刻却只为了方便,而随便穿了件朴素的灰色长衫,相比之下,完全是芙蓉花和狗尾草的分别。

见二人快要走到离自己仅咫尺之遥的地方,芮若瑶先站了起来,故作镇定道:“雨寒……”

“哥哥”二字还未说出口,只见裴雨寒竟是像没有听到一样,径直走了过去,就连目光都没有在她身上停留分秒……

见二人相搀扶着从自己面前走过,芮若瑶竟是错愕了好久都没回过神儿来。

原来,自己也成了裴雨寒的负担了吗?竟是……连自己都不理睬了吗……

想到这里,无尽的悲戚之情竟是抑制不住地涌上心头来,芮若瑶竟是愣在了原地,无论她如何地故作镇定,假装自己的不在意,她都无力对抗来自裴雨寒的忽视。

那忽视就像一支利箭,轻而易举就将芮若瑶筑起的堡垒击了个粉碎……

就在这时,耳畔传来的争吵声将芮若瑶拉回了现实……

“喂……”一个粗鄙的声音在耳畔响起。

“我说你们这是糊弄谁呢!”芮若瑶回过神儿来,看向清儿那边,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难民,“嘭……”的一声将刚刚盛好的稀食摔在地上,怒骂着。

“大家伙儿来看看!”那人气势汹汹道:“这稀食里究竟是有几粒米食?!我看这是拿着稀汤寡水糊弄大家呢!”

“对!……”人群中立马有人应和道:“这全是稀汤寡水!哪里可以填饱我们的肚子!”

“对……”“对……”

“我们大老远跑来!你们就这样糊弄我们!”

“来啊,我们掀了这个摊位,怎么能容忍他们糊弄!”

人群攒动,大家都此起彼伏地喧闹了起来,甚至叫嚷着要掀了整个摊位……清儿直接吓傻了,她哪里是一群人的对手?在场的所有侍从全都乱做一团,芮若瑶立马上前阻止,可是她一个人,实在是无法抵抗众人侵入的压力……

“我看谁敢掀?!”

就在这时,一个洪亮的声音划破了整个喧嚣。

芮若瑶慌乱地循声望去……

只见韩景恒踏马而来,棕色马俊的鬓毛随着风轻轻摆动,他一身青衣,眼神间是一股凌冽浩然之气。

“我倒是要看看,谁敢掀!”韩景恒再呵一声,众人见来着不凡,便全都静了下来。

韩景恒挣了下缰绳,下马走向芮若瑶身边。他先将她护在身后,然后用着正气凛然的声音说:“我看你们几个,应该不是难民吧!”

仿佛是被戳破了谎言,为首那个起哄的突然心虚起来,故作镇定道:“你胡说!我们大老远跑来,就是为了稀食可以填饱我们的肚子。但是你们却拿这稀汤寡水糊弄我们!”

“哦?”韩景恒淡定地说:“若真是大老远跑来,为何你衣冠整齐?为何你还有力气在这里叫嚣!?”

“嘶……”仿佛是伪装被识破,在场的人竟是安静了下来,刚才那一群叫嚣着要掀了摊位的人突然都安静了。

“你……”韩景恒用手指着为首的男人,用威严万分的声音下令道:“你……你……还有你……”他一一指向了刚才每一个带头起哄的伪难民。

“全都给我拿下!……”

一声令下,四面八方之处涌来一群的士兵,他们快速涌入人群中,当场抓住那几个伪难民……

“全都给我带回去细细审问!”韩景恒大呵道:“我倒是要看看这幕后指使是谁!……”

待士兵们带走一群伪难民后,韩景恒这才转身看向芮若瑶,而就在之前的每一分每一秒,他都将她护在身后,一步也不曾离开……

“姑娘受惊了。”不同于刚才的威严,这一声温柔的细语,仿佛是另外一个韩景恒说出的。

“没……无妨……”芮若瑶在短短几十分钟之内经历了这么多的大起大落,一时竟是大脑空白了。“多谢阁下出手相救……”

“论身份……难道你不该称我为‘公子’吗?”韩景恒一字一句地问道:“难道……我们之前在哪里见过?”

隐隐察觉到了韩景恒的怀疑……

芮若瑶慌乱道:“呃……我……”

韩景恒向前迈了一步,在离芮若瑶一步之遥的地方停下,盯着她的眼睛,说:“敢问姑娘家中可有兄弟……”

“没、没有……”芮若瑶向后退了一步,紧张道:“家中独女。”

“哦?”韩景恒嘴角上扬,戏谑道:“那就没错了……”

猜你喜欢

  1. 娱乐圈小说
  2. 武侠小说
  3. 腹黑小说
  4. 都市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