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灵异 > 蛇骨生香:夫君慢慢来

更新时间:2019-05-18 10:43:02

蛇骨生香:夫君慢慢来 连载中

蛇骨生香:夫君慢慢来

来源:掌文作者:渴雨分类:灵异主角:阿舍白水

主角是阿舍白水的小说叫做《蛇骨生香:夫君慢慢来》,这本小说的作者是渴雨创作的女生灵异类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我出生时,左手腕上缠着一条蛇骨,骨刺深深插入肉中。十八年后,白水出现在我面前,许诺与我血肉相缠。可结果,却比刮骨更让我生痛。蛇骨性邪,可又有什么比人心更邪?...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蛇的蛇身慢慢拱起,等蛇头与我齐平后,它吞吐了几下蛇信,似乎在闻着什么。

慢慢的蛇眼变得细长,蛇头一点点的朝我靠近,蛇信几乎都要伸到我脸上了。

我手里紧握着那一小包雄黄,用眼睛的余光打量着呆会怎么冲过去,抓住什么样的时机将雄黄粉洒出去。

"看得见我,嘶--"那大蛇双眼慢慢眯起,蛇尾依旧跟七妹交缠在一块,低低的嘶叫道:"身上有着蛇腥味,被破了身。不过,它不在你身上,你也没有蛇种,那就来给我生蛇种吧!"

我听着它阴森的声音,心里发冷,更没想到的是,为什么它闻到的不是雄黄云香精的味道,而是蛇腥味。

它话音一落,蛇头猛的朝我涌了过来,蛇尾也飞快的松开了七妹,急急的朝我卷来。

"去死吧。"我将手里的雄黄粉对着蛇头一洒,顾不得转身,朝着旁边空隙就朝家里冲。

我家里常年备了许多驱蛇的东西,去我家比去外面更安全。

本以为将雄黄粉洒出去,总能将这条大蛇吓走一断时间,趁着它朝前扑,我跑几步远就到家了。

可我前手刚洒出雄黄粉,脚还没有迈出去,就感觉腰间一沉,然后那个巨大的蛇头就缠了过来,蛇信几乎碰到我的脸。

"嘶!跟我会很舒服的--"大蛇嘶嘶的叫着,缠着我慢慢的朝着墙角卷去。

"滚!"我大叫一声,努力将手伸进领口,去掏脖子上护身符里的药材,双脚不停的踢打着大蛇的蛇身。

它似乎并不吃痛,紧紧的缠着我,蛇尾轻轻的在我小腿处撩动,蛇头吐着蛇信就朝着我脖子贴了过来。

"啊!"我刚好将那护身符掏出来,顾不得怕不怕了,直接将整个护身符朝着蛇嘴一塞。

"嘶--吼--!"那大蛇大叫一声,蛇身一软,缠着我蛇尾立马松开,在地上扭动着。

我重重的落在地上,顾不得回头,拔腿就朝家门口跑。

"死吧--死吧--,一个女人而已,送他几个就行。现在我要吞了你--"那大蛇明显十分痛苦,大声的尖叫着。

眼看着家门就在眼前,我刚要伸手推开,双腿被什么缠住,跟着重重的朝地上栽去。

我想这下子完了,雄黄粉、云香精对他们这种大蛇没用,护身符里外婆精心挑选的药材只能让它痛苦一会。

不过被吃,总被用来养蛇种的好,至少不用那么惨。

眼看着头就要栽到地面上,我听到一声冷哼,跟着左手**辣的痛意传来,有什么顺着手腕滑落。

然后腰间一紧,一只带着凉意的胳膊搂着我的腰,将我朝门里一带,身子安然的落在一个带着冷意的怀抱里。

"你--"那大蛇猛的冲了过来,昂头怒吼:"我让你两次了,既然你不下种,就给我吃,村子里其他女人都归你。"

我慢慢的转头,就见那白衣男子一手搂着我,一手拿着那条蛇骨,看着大蛇冷哼道:"我说过,这是我的女人,你不可以染指。这是第三次了,就别怪我--"

"嘶。"那条大蛇低低的叫着,冷哼着道:"我敬你是前辈,不过你现在自身难保,要不怎么会藏身在这女子体内。我蛇种已出,这附近都会是我的子孙,你再跟我作对,别怪我--"

"滚!"那白衣男子怒吼一声,突然化成一条巨大无比的白蛇,从我身边冲起,对着大蛇张嘴就吞了下去。

那大蛇吓得猛的睁大了眼,急急大呼:"您是--您是--,不可能的,不可能--"

"修行不易,还不快滚。"眼看着大蛇就要被吞下,白蛇却突然缩了回来,又变成了那俊朗的白衣男子。

大蛇趴在地上一动不动,连蛇信都不敢吐了,蛇尾紧紧的贴在地面上,连晃都不敢再晃一下。

"哼。"白衣男子冷哼一声,将我拉进门内,伸手就将门给关上了。

"不是说不让你出门吗。"一进门,他就低头瞪着我,冷哼道:"把我的话当耳边风,当真是想被吞掉还是想被养蛇种。"

我想着刚才他一现出真身时,将那条大蛇吓得趴地上不敢动的样子,立马闪过希望。

拉了拉他的衣角,轻声道:"那个--,你这么厉害,能不能帮我把外面那条大蛇赶走啊?它这么用人命养蛇种,还控制着阿壮吃蛇,村子里都乱了。算我求你了--"

"不能。"白衣男子冷哼一声,放开我的腰,径直走到桃树下,将手里那条蛇骨顺着桃树滑落。

那蛇骨一落在地上,就立马活了过来,飞快的顺着桃树根朝下钻,不一会就消失在了土里。

我一听他这样冷冷的说不同,心里就一阵冒火,尤其是看着他那样一身白衣如雪,长得这么俊朗,不应该是好人的设定吗?

低吼道:"这好歹也算救人,你怎么就见死不救。更何况---"

说到这里,我想到昨晚的场景,有点说不出来,憋红着脸瞪着他,只求他能看在跟我那啥的面上出手帮忙。

"你们吃蛇时想过蛇吗?"他脸带冷笑,静静的看着院门外道:"我是蛇,不是人,不伤人已经是我最大的极限,救人--呵!"

"你!"我想着就在墙角被那条大蛇强行交尾的七妹,还有阿曼尸体里的小蛇。

如果那条大蛇不赶走,全村的女人都会被它糟蹋,全村的男人都会跟阿壮一样吃蛇吧,那时的场景会是怎样的?

我从小到大生活在这村子里,外婆这么护着我,我娘虽然痴傻,但有好吃的都会让着我跟我弟。

而且这条大蛇都找我三次了,如果不是这白衣男子在我身边,我只怕下场跟阿曼一样,可它并不会这么容易死心吧?

忍着羞愧低声道:"你跟我--跟我--,帮我一次不行吗?"

"昨晚你不是也舒服了吗。"他声音突然变得低淳,慢慢的朝我走近,伸手搂着我的腰,与我额头相抵,四目相对。

两人鼻子靠在一起,他轻轻刮动着:"难道你现在想再舒服一次?"

"不是!"我知道蛇性本淫,可没想到这货谈着谈着就变成这样了。

连忙伸手推他,可手碰到宽阔的胸口却怎么也推不动,只得厚着脸皮道:"你要怎样才能帮我?"

从刚才他对那大蛇发怒,我就知道他根本就不是什么顾及同类的货,加上大蛇吃小蛇,本就是天性,蛇有什么同类可言吗?

"呵。交易--"他慢慢的松开我,低头看着我左手的手腕,脸上闪过怒气:"你们人类只会作交易!你是跟我交尾了,可蛇与人交尾,蛇是不需要负责的吧?我至少不会在你身上养蛇种,不会让我的子孙从你肚皮钻出来,你居然还想拿这个来做交易?"

我知道我激怒了他,在他面前,我根本没有还手之力,脚不由的小心的朝后退了一步。

心却不知道为什么发冷,我知道我昨晚确实也很享受,可他这样当着我的面,说他对我这样已经算是他大度,着实让我心里不好受。

他这种情况,比提上裤子就不认人,更渣吧。

就在我已然绝望时,他却突然抬头看着我,猛的伸手就我搂在怀里,唇贴在我耳边:"条件你自然是知道的,可这忙也不是这么好帮的,毕竟这本来就是你们村子里的人,自己惹出来的事,怪谁呢。"

猜你喜欢

  1. 青春小说
  2. 都市小说
  3. 幻想小说
  4. 校园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