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予他情深

更新时间:2019-05-19 10:48:55

予他情深 连载中

予他情深

来源:书丛网作者:白瘾分类:言情主角:余欢纪琛

独家小说《予他情深》由白瘾所编写的现代言情类小说,主角余欢纪琛,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改变了她的人生轨迹,拥有了她的一切,她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被夺走了第一次,也经历了第一次意外流产。 她懵懂而笨拙的以为,这样温柔体贴的男人是上天的恩赐,后来才明白,原来是魔鬼带着天使伪善的假面。...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反正明天又休息吗?去玩呗?”唐诗拉着余欢从床上拖了下来,余欢这么宅的人,出趟门基本都是她生拉硬拽的,只有工作和上课比谁都积极主动。

夜生活才刚刚开始,唐诗这种喜欢玩哪热闹去哪的夜店小公主,怎么可能不去盘西路呢?酒吧一条街,天亮喝到黑!就是唐诗最喜欢的生活啊。

“你先在这玩会,筱筱你们俩玩会色子吧,我去趟洗手间。”筱筱是刚认识的女孩子,和唐诗简直一见如故,身上社会气息浓厚,但是为人爽快风趣,余欢倒是挺喜欢她的。

“你认不认识赵文程?他也是你们学校的。”音乐声太大,吵的余欢简直以为自己听错了,筱筱又问了一遍:“赵文程,学雕塑的。”

六个字,惊吐了余欢口里的酒,赵文程是她学长,雕塑系,现在大四实习了,是个学校出名的神人,痴迷人体艺术无法自拔,后来因为余欢一句惊人的“艺术即色情”看上了余欢,觉得这么有思想深度和觉悟的女孩子,一定非他莫属。

“不认识。”余欢说完,筱筱有些失望,又不放弃的问:“那你认识余欢吗?学室内装修设计的。”

余欢和唐诗混夜店的规则是只用外号,余欢叫大余,唐诗叫糖果,余欢此刻觉得今晚出师不利,需要换个场地才对。

“不认识,不认识,诶,唐果怎么还不来,我去洗手间看看。”余欢正准备起身离开,却一把被筱筱抓住了手,筱筱的眼睛有些亮又有些冷,她说:“你认识,你在心虚。”

“怎么回事,放手。”唐诗从洗手间回来,见到筱筱抓着余欢的手有些不高兴了。筱筱没有放手,反而越抓越紧,她说:“我带你去见赵文程。”

余欢用力掰开她的手:“不见,神经病啊,跟你又不熟。”

“咦,让我看看,这是谁呢?这么吵?”两个女人从旁边的卡座上站了起来,唐诗眼尖,一个是蒋圣云,一个是蒋圣云的母亲。

这家酒吧倒是蒋家的,不过,这两女人不想着勾搭富豪,没事呆酒吧里干什么。虽然想是这样想着,但是唐诗还是笑脸先迎:“蒋阿姨啊,好久不见,越来越年轻了。”

蒋母脸上带着喜色:“唐家小丫头越来越会说话了,嘴真甜,你看你,什么都比不上人家。”蒋母瞪了一眼蒋圣云,蒋圣云颇有些不屑:“那又怎样?还不是输给我了。”

余欢意识到是试镜那件事,于是故意大声说:“我怎么不知道蒋小姐还参演了《不悔》,拍了好多天了,都没见到蒋小姐,也许是后面的戏份吧。”

蒋圣云被余欢突然一噎,脸色立马黑了,唐诗倒笑的颇有些虚情假意:“哪里啊,余欢你是不知道,蒋小姐的角色被周梓潼顶了。”

“哦,那也算技不如人吧。”两人一唱一和,蒋母面子也挂不住了,只见一杯酒泼到余欢身上,气氛瞬间凝固了,只有蒋圣云暗声道爽。

筱筱打燃了打火机,往余欢身上扔过去,动作利落准确的就像是演练过无数次。唐诗看着打火机的火焰在空中形成一道弧线,马上就要落到余欢沾满酒的衣服上,突然,一件黑色西服裹紧打火机被甩到一旁,客人们早已被惊的纷纷四窜。

纪琛身上只穿了一件白色衬衫,却是最配他的衣服,气质清冷又傲慢。纪琛一伸手,旁边的助理立刻又递了一件衣服给他。

余欢看着他帮自己披上衣服,面无表情,动作却轻的不得了,她的少女心简直要沦陷了。

筱筱已经被保安制服,纪琛道:“蒋小姐,我觉得你们酒吧的安保措施需要好好完善。”蒋圣云讪讪的笑着,正准备开口却被蒋母打断:“还愣着干什么,把人带到包房里看着,然后去报警等警察来处理。”

余欢看着筱筱,她低垂的头颤动着突然仰起来对着余欢大吼:“他死了,赵文程死了!”

说余欢心里没有一点触动,是假的,但是他的死和她毫无关系,凭什么要迁怒她?

“他死了,我不知道,但是我知道的是,他的死,与我毫无干系,并不是我直接害死的,也非我间接害死的,我和他唯一的关联,是校友,唯一的牵扯,莫过于他追了我两年,我又做错了什么?”余欢说完,一杯酒还给筱筱,从头淋到脚。

面对余欢的话,筱筱的确没有底气,因为赵文程死于人祸,但是她的愤怒,是因为余欢对赵文程看的如此淡,对他的死,对她的痛,没有感同身受,所以,她错了!

余欢和唐诗先出了门,纪琛和蒋圣云母女明显还有话聊,余欢整个人看起来有点难受,并没有刚刚在筱筱面前那样挺直的脊背和硬气。

“他死了说不难受是假的,他天赋那么高,成绩那么好,总有一天会出头的。”余欢看着天,她不知道哪颗星星是赵文程,但是她祝愿他在另一个世界一切安好。

“喂,别难受嘛,我错了,今天不该硬要带你出来玩的。”唐诗扯了扯余欢的衣角,余欢回头一笑,笑的有些苦涩:“没有,明明是我让你玩的不开心嘛。”

纪琛从身后的门口走了出来,他说:“唐诗,我最后一次跟你说,下次再让我从酒吧逮到你,你做的那些乱七八糟的事,你爸妈一定会知道。”

“喂,不会吧,你认真的?何必呢?表哥,哥,本是同根生,相煎何太急,饶我一次呗。”唐诗可怜巴巴的求饶,纪琛一个白眼翻的优雅至极。

三人坐在车上,余欢道过谢了,纪琛表示只是举手之劳,因为今天是唐诗的妈妈找唐诗有急事,才让他出来逮唐诗。

唐诗一听是急事,呵呵的笑:“什么急事?相亲呗,早点把我嫁出去呗,趁我还没毕业,还没滚的远远的,想让我嫁在C市呗,就家门口,两家人一起看管我。”

“别身在福中不知福,你妈这也是为你好,嫁远了,如果去了不知道底细的人家里,就你这四肢不勤,五谷不分,好吃懒做的大小姐,离了唐家,谁会搭理你。”纪琛冷声道,嘴巴毒的狠。

“表哥你变了,你以前从来不会这样说我的!你个大男人,说话怎么这么毒这么狠?”唐诗被戳到痛处不乐意了。

“说的狠是想让你清醒!你今年21岁,不是12岁,该用脑子好好想想了。”

“我不管,他们都是独裁者,一个个的,都想掌控别人的一生,别人的命运,你娶谢晏纯,你甘心吗?”唐诗尖叫了起来,余欢本来就是装睡,却也不得不继续装下去。

“你给我闭嘴!”听纪琛的声音是动了真怒,唐诗红着眼眶,倒也没有再争论。她和纪琛,谁又能好过谁呢?

猜你喜欢

  1. 种田小说
  2. 游戏小说
  3. 架空小说
  4. 穿越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