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摄政王独宠彪悍妃

更新时间:2019-05-19 11:58:56

摄政王独宠彪悍妃 已完结

摄政王独宠彪悍妃

来源:袋鼠书城作者:小 妮子分类:言情主角:云离歌风清韵

主角叫云离歌风清韵的小说叫《摄政王独宠彪悍妃》,是作者小 妮子倾心创作的一本穿越重生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自己被赐婚给云离歌,他默默护着自己一世。,重回到他们大婚当晚,结果遇上了穿越而来的冒牌云离歌。,一个性格火爆,武艺高强,一个现代财阀富二代,风流成性。,两人将会产生怎样的火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第8章陈姨娘来告状

可风清韵正在气头上,又怎会吃这一套,当下甩手拂开云离歌的手后退半步,“你说你只是听曲儿抿酒,偌大的王府里没有酒?非需要来这污秽之地!那个花魁只卖艺不卖身?那你的手是如何移到那花魁腰上去的?我是不是须得和你还原一下?”

云离歌没来由地被风清韵跋扈地模样激怒,心中莫名窝着一股子气,一甩袖怒道:“你光明正大带着个男倌在我面前亲热又想过我没有?可有遵守三从四德,可有一个正妃的模样?再者,你难道不应该像其他世家妻子一样赶着给夫君纳妾,给齐王府开枝散叶吗?”

话音刚落,风清韵听完,抬手利落给了云离歌一巴掌,结结实实打在他脸上。她浑身的情绪都在诉说着不畅,止不住的吃味难受自心头而起,可他不懂。

风清韵鼻头一酸,一张脸上梨花带雨,哽咽道:“你住口!我一辈子都不会愿意跟另外一个女子,来共同分享或者服侍我的夫君,如若你非要纳妾,或者哪日将这青楼的花魁接回了齐王府,你大可以休了我!”

云离歌屈手拇指抹过嘴角和脸庞的疼意,风清韵说完,深深望了眼云离歌,转身正欲离去,却被云离歌猛地拉进怀中,风清韵踉跄着跌进云离歌怀里。

还没反应过来,下一秒,云离歌一弯腰将风清韵打横抱起。

“放开,你放开我!”风清韵喝道。

“你当真觉得,打完了我云离歌,可以转身就走?”

“莫非还要我再去寻个倌……”风清韵话没道完,菱唇便已无声,云离歌湿热的吻落在风清韵唇上脖颈,霸道占据不容反抗。

云离歌反手握着风清韵的手背在身后欺身而上,薄唇吻过她眼角的泪珠,“夫人,好好听我说完。”低沉声音掠过风清韵耳廓,云离歌眉目里已满是温润之色。

云离歌不允许风清韵对他如此疏离淡漠。

他抬臂大手缓缓下移,糙指捏着衣带一施力扯开衣袍,不合身的男装自风清韵身上滑落,嫩滑肌肤**,一拉床幔,遮去满床春色,旖旎动人。

风清韵醒来时是躺在云离歌怀中的,一侧头瞧见云离歌还在睡着,她抬手将被角替云离歌掖好,手掌触及到云离歌精装的胸膛时,视线一顿,昨夜云离歌和她的旖旎又令人羞耻的画面再次映入脑海。

只单单回想起来就让人血脉偾张,风清韵羞红着脸一时忘记动作,直到温热的呼吸喷洒在风清韵的头顶,低沉音线响在她耳边,“夫人……醒了?”

风清韵脸庞绯红可人,她觉得自己的心跳加速,急急收回手,声音小如蚊吟,“嗯…”

云离歌长臂被风清韵枕着,亦是有些别扭,回想起昨夜的**,一时间,云离歌的手也不知放在哪儿合适。

“你……”

“嗯那个……”

风清韵和云离歌同声,四目相对,眸底映着对方的影子,暧昧的气息慢慢笼罩。

“你先说吧。”云离歌清咳了声,说道。

“那个,我们先回去吧。”风清韵说。

“好。”

自青楼回到齐王府后,气虽消淡,风清韵对于云离歌寻欢作乐的行为一直在心中闷着,与他也甚少交谈,像是个坎儿似得挡着风清韵。

她得以重生,也就想着与云离歌好好过日子,可这大婚没多久,云离歌便在青楼流连忘返,虽说三妻四妾乃是正常之事,可风清韵心中着实闷的很,她不会接受云离歌纳妾,更加不愿意和另外一个女子共同侍奉一个丈夫。

“世子妃,门外陈姨娘求见。”伺候的奴婢上前一礼禀告道。

思绪回转,风清韵此时正端坐在铜镜前梳妆,没想到看着镜中的自己居然出了神。

“陈姨娘?可说是什么事情吗?”风清韵回过身,问她。

“未曾道来,奴婢也不知。”

“请进来吧。”风清韵瞥了眼身后的云离歌点点头示意。

云离歌不动声色与风清韵对视了后,一旋身后退了几步,却也没离开。

屏风后面是他平日里办公的书案,云离歌便撩了袍随性坐下,双腿交叠。

风清韵也不知道这陈姨娘来是因为什么事,不过她上一世的时候知道,这陈姨娘是一直屈在侧妃之下的,虽不甘心,可到底说来,陈姨娘还是侧妃的人,这王府中到底谁掌权,心里皆知。

而从小被抱养在侧妃膝下的庶子云离锐的生母,便是这陈姨娘。

陈姨娘人未到,哭哭啼啼的声音就已经传入了风清韵的耳中,她眉心一蹙,自铜镜前起身,前行三四步瞧着陈姨娘捏着帕子,一步作三步地进来,还簌簌泪下。

“大清早的,姨娘来我房中哭哭啼啼这是作何?”风清韵上前扶着陈姨娘坐下,取了案上倒置的瓷杯,给陈姨娘斟了杯凉茶,“天儿热的很。”

陈姨娘却是一副拘谨不堪的模样,当即矮身就要向着风清韵见礼,却被风清韵一把扶过,“使不得,姨娘您快坐吧。”

按着尊卑来说,陈姨娘身为齐王的小妾,理应向风清韵行礼拜见的,可风清韵心里明白,今日这陈姨娘来,绝对没有什么好事情。不管是不是陈姨娘奉了侧妃的命令来为难自己,还是有着其他的目的,她都该先晓以情理,让侧妃抓不住把柄。

“妾身实在被逼的走投无路,这才向世子妃求助,妾身可真是没法活了!”陈姨娘还没说两句话又是潸然泪下,梨花带雨的好不可怜。

“您且慢慢道来,清韵能帮得上的自然不会放着姨娘不管。”

“世子妃有所不知,妾身本来是伺候在王妃娘娘身边的丫鬟,有幸得了王爷恩宠,可自打王妃娘娘离世后,侧妃娘娘在后府便一手遮天。”

陈姨娘说话一哽一哽的,断断续续的话语落在风清韵心上,让她心里也约摸有了底儿,眸光掠过屏风后方,视线交集,云离歌亦是思索着。

他的母亲已经不止一次被提及,云离歌不明白他占的这个身子的原世经历是怎么样的,可就眼前的事情来说,他在二十一世纪对于争风吃醋,背地里捅刀子的行为见得多了,无外乎如此。

“您接着说。”风清韵在陈姨娘身边坐下,点点头示意自己在听,让她继续补充说完。

“本来这府中嫔妾地位就没有能和侧妃娘娘平起平坐的,侧妃娘娘起初对我们还只是敲打敲打,掌权之后便愈演愈烈,现在竟然……”

陈姨娘说着说着,眼泪又落了下来,抽噎着道:“王妃娘娘端庄贤淑,以往有着王妃娘娘的庇护,如今王妃娘娘离世,我等犹如寄人篱下那般受尽欺压,现在连银钱也被扣下,娘家还有个尚在学堂的弟弟,妾身可……可怎么活阿!”

“当真如此?”风清韵问道。

“却是如此,若不是妾身没有别的办法,是万万不敢来叨扰世子妃的,”话没说完,陈姨娘连忙起身就要下跪,哭着道:“世子妃可要帮帮妾身!否则妾身是真的活不下去了!”

风清韵一把扶着陈姨娘,托着她的胳膊急道:“万万不可,姨娘这是折煞清韵了。”

语气微顿,风清韵沉吟道:“如果姨娘说的句句属实,这确实将人往死里逼,但是姨娘应该知道,虽说这的确不该,可这后府之事不是我管辖,姨娘理应去寻侧妃说了缘由,若是行不通,可将此事说与父亲。”

“世子妃不知,妾身一个贱妾,怎能说见到老爷就能见到老爷的,侧妃娘娘如今被软禁在房,没有老爷的命令任何人不得见,妾身实在没有办法,若要让侧妃娘娘得知妾身来找过世子妃,怕是连命都保不得!”陈姨娘惊恐地瞪着眼,直摆着手。

“这……”风清韵迟疑。

“世子妃,妾身如今只能求您一人了,您一定要救救妾身!”陈姨娘顾自行礼,连哭带跪。

风清韵瞧着她这副模样,本来心有戒心,可又觉得此事非陈姨娘一人受苦,她应该是拿不得这种事情来开玩笑的,况且陈姨娘是侧妃的人,不可能倒打一耙。

风清韵将陈姨娘扶起来,却没看见陈姨娘微掀的唇角,透着的是一股奸计得逞的得意。

鹿死谁手,尤未可知。侯门深宫便是那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若非没有些铁腕和计谋,又如何得以立足。

“那…秋菊,你去将掌事先生找来,道是我有事寻他。”风清韵吩咐道。

“谢谢世子妃,您的大恩大德妾身一定铭记于心!”陈姨娘说着又是屈膝浅礼。

“姨娘言重了。”

风清韵扶着陈姨娘起身。

“妾身先行告退了。”陈姨娘雾眼朦胧,告礼离去,一副受了委屈,敢怒不敢言的模样。

此时此刻四目没有任何交集,云离歌心中却腾生担忧,陈姨娘那抹似有似无的得意,风清韵没看清,可云离歌是真真切切看到了,这其中定有文章。

他已不是初来乍到。

猜你喜欢

  1. 现代小说
  2. 民国小说
  3. 豪门世家小说
  4. 宠婚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