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我的夫君是仙尊

更新时间:2019-06-11 14:52:25

我的夫君是仙尊 连载中

我的夫君是仙尊

来源:花生小说作者:高贵先生分类:仙侠主角:玄北忘笙

主角叫玄北忘笙的书名叫《我的夫君是仙尊》,它的作者是高贵先生写的一本仙侠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从我修成人形以来,就一直生活在一条黑漆漆泥鳅的魔爪之中。到后来才懂我是多么的没见识,昆仑山望天阁住的是川冥仙尊,是一条修炼了整整十万年的黑龙,不是什么泥鳅……总之被他压迫了七百多年,我悄悄溜下了山。...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又过了一整天。

之前按时送三餐水果的婢女也没再过来,我想,也许是那日我说错了什么话,赤胥不高兴了。

不过这也没什么,锁骨香的后劲儿还没过去,我蜷在床上,阖目休息。

门外隐隐约约传来说话的声音,我本来还有些烦躁,却被战神两个字吸引了注意力。

应该是两个婢女在嚼舌根。

“诶诶……我听说啊,九重天上的战神被天帝赐婚了呢。”只听一个女声说道。

“是吗?谁啊?”第二个人搭话道。

“据说是天帝的侄女,瑶姬。”

“啊……你还别说,六界之中,能与咱们皇子相提并论的就是那个战神了。”搭话的声音中透出了一丝崇拜:“上次我跟在皇子身边伺候着,在山海关有幸见了那战神一面,还真是惊为天人。”

“他本就是九重天上的人,你犯什么花痴?”另一人压低了声音:“小心被人听见,拔了你的舌头。”

“可是啊,”第二个人也压低了声音:“战神不是一直都不太喜欢那个神女嘛,怎么……”

“天帝下的旨意,你问我我问谁去?”

“欸,姐姐,那你知不知道这里面关的是谁啊?”

“我知道好像是个女子……三皇子吩咐过了,我们打扫完了就赶紧走,若是被发现在这里瞎晃悠,可是要挖眼睛的……”

“啊?三皇子……这女子就是他……”

“你不要命了吗?皇子的事情也敢议论……”

两人的声音越来越远,我靠在门边,突然就没了力气。

赐婚吗?

我闭了闭眼,长舒了一口气。

“……若还是不放心,我们回去就成亲……”

“……阿笙,你愿意嫁给我吗……”

他是九重天上的战胜仙尊,而我……又是什么呢?

我连自己是什么都不知道。

而且……有朝一日,我会杀了他。

突然,一个念头一闪而过。

“……我若是有那个本事,自然舍得……”

我是这样对赤胥说的。

那是不是只要我……

就在这时,一阵轻微的敲门声打算了我的思绪。

“叩叩叩。”

我一愣,下意识地问道:“谁?”

“阿笙,是我。”玄北有些暗哑的声音隔着门传来。

我又是一愣。

紧接着,门口传来一阵细不可闻的轻响。然后关了我七日的结界,就这样被泥鳅打开了。

门开了,我抬头,只见泥鳅好看的下巴上多了一圈胡茬,眼下也有些乌青。他穿着一身黑色软甲,手里提着破苍,脚下无声地走了进来。

我突然就安心了。

连我自己都没发现,在泥鳅来之前,我一直非常紧张。

“玄北……”我有点哽咽,伸手死死地抱住了他。

“对不起……”他温热的呼吸喷洒在我颈窝处,有力的手臂同样紧紧地揽住了我的腰:“你说了不让我去山海关,可我……”

“玄北。”

“嗯。”

“玄北。”

“我在。”他偏头,亲了亲我的耳朵,低声说道:“我带你回家。”

“好。”

“啪啪啪。”三声掌声,我呼吸一滞,而玄北已经挡到了我身前。

“退兵千里,自废气海……”赤胥的嘴角带着一抹勾人的微笑,紫色的眼睛里闪烁着异样的光芒:“仙尊,你一样都没做到,就想带小美人儿走,真是言而无信呢……”

泥鳅一声冷笑:“本尊从未应过三皇子的条件。”

“啧啧啧……情之一字,所向披靡的仙尊也逃不过啊……”赤胥依旧笑着,眼神却逐渐冰冷起来:“早就料到战神仙尊会潜进这胥华殿,本殿也早做了万全的准备,七日……本殿都以为仙尊不会来了。”

玄北没有搭话,而他手里的破苍舞了一个剑花。

我有些担心,泥鳅之前的伤尚未痊愈,而这里是胥华殿……

我没想到赤胥直接把我带回了魔界的皇宫里,也不知道泥鳅到底是怎么混进来的,还是正如赤胥所说,这就是个陷阱,赤胥就等着泥鳅自投罗网。

只见玄北手执破苍,直直地刺向赤胥。

而赤胥也拔剑来挡,而泥鳅却突然收剑,左手捏了诀,一颗拳头大小的灵力球便砸在了赤胥左肩上。

赤胥倒退了七八步,而泥鳅便趁机拉着我,跑到了外面。

原来关着我的小房间只是偌大的胥华殿里一隅,而此时这周围里三层外三层都被射手包围了,一只只闪着暗光的箭尖直指着我与泥鳅。

赤胥站定,嘴角的笑容终于完全消失了:“放箭。”

铺天盖地的箭雨袭来,玄北脸色一沉,将我扣在怀里:“阿笙,闭眼。”

我听话地闭上了眼睛,伸手抱住他的腰。

在剑与箭叮叮当当的碰撞声中,我听到了他的心跳,沉稳而有力。

“御风术?!”过了不知多久,也不知是谁,突然一声惊呼。

我这才发现清脆的碰撞声早就停了,而几十只两尺长的箭,诡异地漂浮在空中。

依稀记得,很久之前,我在玄北的书房读到过御风术。

那本该是凤族秘术,只可惜十万年前一场浩劫,凤凰惨遭灭族,天地间便再无人习得这御风术。

嗯?玄北不是真龙吗?怎么突然学会了凤族的秘术?

破苍已回鞘,只见泥鳅单手将剑鞘横在我们身前,所谓箭雨,便再也无法前进分毫。

虽然很不合时宜,但我还是崇拜地感叹了一声:“哇,泥鳅,你真是越来越厉害了。”

头顶传来两声闷笑:“等回去了,你若想学,我教你便是。”

“仙尊不会以为,本殿就准备了这么点东西给你吧?”赤胥的双手开始上下翻舞,不知道是不是我的错觉,脚下的地似乎震了震。

“阿笙,到我后面去。”

“嗯。”

赤胥身前开始结出一枚闪着红光的印。

脚下的大地又震了一次,隐隐约约传来了令人毛骨悚然的咆哮声。

一道泛着红光的结界将我们与赤胥隔了开来,我眼瞅着那只死狐狸精带着人手越躲越远,心里越来越不安起来。

“要不我们还是……撤吧?”我扯了扯他的袖子:“赤胥好像召出了什么不得了的东西。”

“是饕餮。”玄北的脸色有些泛白,他用袖子挡着嘴,轻咳了几声:“之前教你的隐身诀你还记得多少?”

我一下就明白了泥鳅的想法。

饕餮贪吃,爱吃,啥都吃,念个隐身诀,然后我们就等着饕餮把这胥华殿吃个洞出来,就可以走了啊。

只是……

“嘿嘿……”**笑两声:“那个……尊上……我不太记得隐身诀了怎么办……”

本以为玄北会生气,毕竟关键时刻掉链子实在是太……

但是他没有,他只是轻叹一口气,勾了勾嘴角:“真是拿你没办法,我说一句,你学一句。”

我点点头,定神提气,强行将气海撕开了一道裂缝。

喉咙里有点甜,我掩饰住身体的不适,一字一句重复泥鳅说的隐身诀。

气海翻涌,锁骨香的药性好像越来越强。

到最后,玄北的声音听起来都有些飘渺:“……归隐吾形。”

“归隐吾形。”

脑袋里一阵晕眩,我与玄北就被好似水波的大泡泡裹了起来。

我甩甩头,眨了眨眼:“快夸我厉害。”

“厉害厉害。”泥鳅抬手揉了揉我的头发,然后拉着我来到了宫墙边。

这期间,我发现他袖口有暗红的血迹,再看泥鳅越发苍白的脸色,我的心一点一点揪了起来。

潜入魔族的皇宫,肯定不是易事。更不要说,胥华殿离山海关万里之遥,赤胥布下陷阱,泥鳅这七日一定不好过。

而他本就重伤在身,现在怕是已经到了强弩之末。

“……我若是有那个本事,自然舍得……”

我突然明白了为什么赤胥要将我带到胥华殿。

好大一盘棋,像是用二次陈兵山海关做幌子,趁机将我带走,赤胥这是在赌。

他赌我在玄北心里的分量。

他赌玄北一定会带着伤独自前来救我。

他赌玄北此时一定虚弱不堪。

他还赌,锁骨香的药性,并不能完全控制我的气海。

他还赌……我一定会按照他说的去做。

玄北拉着我的手紧了紧,将我从思绪中拉了回来。

我抬起头,只见他嘴角上扬,好看的眉眼带着笑意;他抬手将我眼前的碎发拨到耳后:“阿笙,你可害怕?”

我下意识地摇摇头。

他不知道的是,我藏在袖子里的另一只手上,已经聚好了灵刃。

“那天我到了山海关,却发现所谓陈兵十万只是个幌子,可等我回去之后,只见太上老君,却不见你……”他伸手将我拥入怀中,下巴抵在我头顶:“阿笙,我怕……”

我心一颤,伸到他背后的双手缓缓地握住灵刃。

“……我怕你有闪失,怕你有危险,还怕再也见不到你了……”

鼻子一酸,一滴泪没入他衣襟里。

手一松,灵刃无声无息地消失于虚无。

我下不了手。

我舍不得。

脚下的大地开始剧烈地震动,饕餮的咆哮声仿佛就在耳边。

我抬头,闭上眼睛,吻住他温热的唇。

那一刻,什么都不重要了。

我只想让他,好好活着。

猜你喜欢

  1. 言情小说
  2. 穿越小说
  3. 豪门小说
  4. 豪门世家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