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仙侠 > 此情唯有君不知

更新时间:2019-07-21 09:53:44

此情唯有君不知 已完结

此情唯有君不知

来源:掌读520作者:十七月分类:仙侠主角:炎真银罗

主角是炎真银罗的小说叫《此情唯有君不知》,是作者十七月最新写的一本仙侠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他把剑插进她的胸口时,她还在天真地问:“炎真,你有没有爱过我。”他说:“你算什么东西?炉鼎而已。”诛仙台上,他抓着另一个女人手沉声命令她——放手!诛仙台下,她虚笑,平静地答了一个字“好!”...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玉银罗还来不及解释,人已经被丫鬟拖了出去。

她狼狈地跪在了太子和丞相面前,战战兢兢地抬头看着位高权重的那人。

太子懒得看她,他对着旁边的丞相说:“玉银罗不顾皇家颜面在寺中与人苟且,当场杖毙!”

玉良辰怔了一下,有些恍惚地看着太子:“殿下,这里是开元寺,若是见血恐怕污了圣地。”

“如此**之女不当场杖毙!难道还要留着让本宫娶回去么?”

一时间,没有谁敢再说话。

“我没有做出对不起殿下的事情!”玉银罗辨解道。

可惜没有人会听,侍卫已经提着棍棒上前,两个侍卫架着玉银罗的身子摁在地上,正准备用刑。

棍棒落下来的时候,一道金光弹开将侍卫都炸散。

炎真从后院绕出来,只见他一袭白衣,步步生风,优雅从容地朝着银罗这边走来。

小兰和小翠认得炎真,当场就指着他尖叫起来:“殿下,就是他。”

太子看着款款而来,浑身上下无不散发着仙气的炎真,论长相,论气质这个炎真都不输给自己,甚至比自己更超脱,更尊贵。

炎真根本不看这些凡夫俗子,目光至始至终都盯着银罗。

他来到银罗面前将她扶了起来,神情淡淡地,指尖更是温柔地擦掉她额头上的水珠,柔情缱绻地拨了拨打湿的碎头发。

“银罗,在这个世上好像只有我不忍心杀你呢。”他盯着银罗的那双眼睛,无奈地说着。

不待银罗说话,他又指了指太子的方向道:“你看,你的未婚夫,你从小就喜欢的人他要杀你!即使没有我,他今日也会安排别人过来诬陷你。”

炎真的话不轻不重,但在场的人都听得清清楚楚,当时太子的脸色刷地白了,没想到,自己的心思居然被人看透了。

银罗吃惊地看着炎真,她根本不敢相信,自己喜欢了几年的人会处心积虑地害自己。

他说的到底是真是假?

“傻女人,别用这样的眼神看我。你应该看着他,看他心虚的表情。”炎真的手轻轻地推了推银罗的脸,让她对上旁边脸色精彩男人。

炎真一只手揽住她的肩膀,附到她耳边道:“昨日你在梧桐树下说你喜欢他,想把最好的留给新婚当夜。你可知,他从未想过要跟你大婚。”

银罗整个眼珠子都要瞪出来了,就那样看着面色阴郁的太子。

“殿下,他说的都是真的吗?”银罗声线颤抖地问。

太子的心事被人当场戳穿,当下就发作起来:“来人,把这对奸夫**杀了!”

银罗沉痛地呼吸了一下,她其实也不傻,这么一分析,还真是有问题。

当初在玉府的时候,她看见太子和玉银霜抱在一起在假山后面,那时候,她还单纯,没有往深的一方面想,现在想想,到底谁才是奸夫**!

炎真突然抓紧银罗,将她身子轻轻一抛,整个人飞了起来。而炎真一只手轻轻挥开,在场的侍卫都飞了出去,手上的兵器皆化作了飞灰。

银罗从半空中飞下来,正好落进了炎真的怀中,他抱着她落地,又隔空取出太子身上的宝剑。

锵!

锋利的剑握在了炎真的手,他优雅平静地将剑递到银罗的手里。

“他欺骗你,背叛你,甚至要杀了你。现在,去讨回来吧。”炎真的声音浅浅地响起,太过平静,甚至联想不到任何杀人的画面。

银罗握着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炎真他为何要帮自己?

“你为何帮我?”银罗冷静地问他。

炎真淡淡地看着她,这样冷静的样子,还是和以前一样。至于为什么帮她,当然是他的炉鼎只有他可以欺负,旁人染不得半丝。

“大概是因为我有点喜欢你吧。”炎真这样说着。

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他自己也吓了一跳,不过,他也不想再纠正了,反正银罗一直都想听这样的话,索性就让她开心开心,还她那三百年的痴心相伴。

银罗只觉得身上某根神经紧紧地扯了一下,听到他说喜欢自己,竟有一丝异动。

“别说这个了,你要是下不了手,我帮你。”炎真笑着夺过银罗手里的剑,身上的灵力蔓延四散,所有人都动弹不得。

银罗看炎真认真的样子,太子估计真的会死。她连忙拉住了他的衣袖:“算了吧,他毕竟是云国的太子,你杀了他会引起兵变的。”

“你还喜欢他?”炎真脸上的笑意突然全无,他甚至无理取闹地纠结这个事情。以为银罗因为喜欢云国的太子而舍不得杀掉!

“你带我走吧。”银罗突然说。

炎真抖了一下。

这场景,竟与三百年前一模一样。

当时,银罗就坐在尸堆上,胸口有个窟窿,身上的衣服脏兮兮的,脸蛋也看不清楚。她也是这样拉着炎真的衣袖说:“你带我走吧。”

那时不过是觉得她很古怪,有点好奇,一个没有心的人居然可以活下来。反正碧竹峰不差她的一口饭,索性带回去。

结果带回去洗干净,他发现,她很好看,特别是眼睛,水灵灵的,有点天真,又很冷静。

最后相处下来,他有了冲动的感觉,仅仅是对她有了冲动的感觉。

炎真手里的剑跌在了地上,他将银罗揽入怀中,深吸了一口气,他吻着她的额头低声说:“还真是拿你没有办法。”

那天,开元寺的香客亲眼所见,有一只金色的凤凰托着美丽的白衣少女飞上了天空。

见此异象,所有人都纷纷跪下来,对着消失的少女和凤凰磕头祈福。

一年后

栖山之下,桃花盛放,小桥鱼塘,塘前有一雅舍。

“师父,这功夫还要练多久啊?”

雅舍内,银罗抱着一个很烫的紫丹炉,柔弱的手臂一直在颤抖。

炎真坐在靠窗的位置,面前放着一张矮几,几上搁着一个白瓷鱼碗,里面养着两条黑色的金鱼。

他也不看银罗这边,只是淡淡道:“直到里面的丹烧成为止。”

银罗一听,眼前一黑,身体和手上的丹炉一起跌在地板上。

小说《此情唯有君不知》 第十四章 前尘了了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悬疑小说
  2. 未来小说
  3. 冤家小说
  4. 种田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