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相公:我有喜了

更新时间:2019-08-21 17:16:40

相公:我有喜了 已完结

相公:我有喜了

来源:幻想书院作者:轻笑生分类:言情主角:秦珂东亭王

主人公叫秦珂东亭王的小说是《相公:我有喜了》,它的作者是轻笑生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文中的爱情故事凄美而纯洁,文笔极佳,实力推荐。小说精彩段落试读:“王爷,你这么晚把小爷请来到底何事?你再不吱声小爷可要走了,”秦珂懒懒打个哈欠,“困死了。”“你是谁的爷?!”东亭王怒不可遏,大掌一拍,桌子裂成几块,茶盏叮叮当当碎了一地。“哎?瞧您这话问的,人家可是个正儿八经的姑娘。”秦珂伸手扒拉衣服,要露出胸前的曲线给他看,“呶,货真价实......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大叔,你这也太寒碜了吧?”秦珂瞅着手中两尺长的树枝,瞠目结舌:“你教我练的是‘剑’法好吧?你这样给我一根树枝......”她真不忍看它,忒寒碜了。

秦然斜睨她一眼:“一把上好的剑几十斤重,你拿的动?”

秦珂被鄙视了,不急也不怒,扭着**只顾撒娇:“那你给人家找一把轻点的来嘛。”

“你手中拿的不就很轻?”

“你”死老头儿,什么时候牙尖嘴厉了?扑上去拽他胡子:“人家要的是剑,剑!”

“小祖宗哎!”秦然哀嚎一声,连忙夺过自己的心头爱,只叹这丫头又贼又狠,不知怎的就找到他的弱点,一发怒就拿他宝贝胡子出气,苦笑道:“当你成为一个高手时,一花一叶都能成为利器,何必这么拘泥呢?”

“我不信。”她才没那么好骗,秦珂咧着嘴弯下腰,从脚底下抠出一根两寸多长的草根,递给他道:“来,你让我见识见识,它是怎么化腐朽为神奇的。”

秦然摇了摇头,接过那根脏兮兮的草根夹在两指间,虎目一凝,“嗖”的一声甩向二十米外的一棵树干。

秦珂一直紧盯着他,这时不由惊呼一声,颠颠地跑过去看。见那两寸多长的草根居然只露在外面半寸,只叹实在神奇也,仰慕道:“大叔,你怎么做到的?”

“若你肯听从我的教导,十年之后,最少能把草根投进树干一寸深。”秦然对她仰慕的眼神很受用,捋捋胡子笑得神秘。

秦珂无法,只得乖乖央道:“秦大爷,秦美男,您有话尽管说,要小的如何去做?”

“走桩去!”才五岁的丫头片子,这满嘴都是什么话?秦然皱着眉头,他什么时候教过她这样的话?鬼丫头不学好,歪门邪道倒是无师自通,恨不得给她一脚。

秦珂见他面色不善,扁扁嘴走向屋后的梅花桩群。幻想着十年以后,某个美若天仙潇洒豪气的女侠,手中长剑一挥倒下一片的情形,咧开嘴笑了。

时光渐渐定格在这一刻,整理草药的美型大叔,歪歪扭扭走桩的胖妞妞,懒懒的日头,微微的暖风。

在欢笑与汗水中,时间匆匆逝去。转眼间,秦珂已经十二岁了。

她现在已经拔高到秦然的肩膀处,再也没办法挂在他胳膊上打转儿了。然而抬手就能揪到他的胡子,还是令她很惬意的。

秦珂随意拽过他一缕胡须,懒懒道:“老头儿,把它剪了吧,丑死了。”

她一天比一天壮实,秦然却渐渐老了下去。头发花白,胡须花白,曾经挺拔的身姿渐渐佝偻,看得她心里难受。

“死丫头,你说不好看就不好看啊?你说剪就剪啊?”秦然啪地夺过心爱的胡须护在怀里,巴掌怒扇过去:“不剪!”

“啊哟哟,”秦珂一个旋身再度杀回来,重新掏过一缕,示威性地拽了拽:“年纪大了,脾气也见长哦?”

他近两年老得特别快。她眼睁睁地看着他头发白了一撮又一撮,胡须花了一缕又一缕,恨不得剃掉他所有的头发与胡须,那样,她就不用看着心慌了。

“老头儿,要不我们比划比划?我若赢了,就削你一缕胡子怎么样?”

“嘁,那你的意思是,我赢了也可以削你一缕头发?”时隔多年,秦然怎么可能一如当年那个憨厚?照他的说法就是,菩萨碰见这般魔头的孩子也会疯掉的,更何况他一介凡人。

秦珂瞪大了眼,无比怀念当年笨笨的傻大叔,嘟着嘴道:“我一个小姑娘家家,头发是能随便削的吗?”

秦然早看透她是什么人,才不吃她这一套,鄙视地瞟了她一眼,无视她的撒娇卖乖。

“好,比就比。”秦珂自认被他魔鬼训练了这几年,好歹也能凑活凑活,加上......嘿嘿。只见她眼睛一眯,左手臂一抖,不知不觉间一只纸包滑落手心,跳开两米朝就他面上撒去。

“狡诈的丫头!”秦然气急败坏地抹抹脸,低头一看,一手的黄土,不由自叹弗如:这丫头忒狡诈,还没喊开始呢,她就行动?欺他年老行动不便是吧?胡子上灰黄一片,怒吼道:“死丫头,你别跑!”

“来追我呀,来追我呀。”秦珂抽空扭头做了个鬼脸,戏谑道:“我可是手下留情了哦,若我这一包是泻药之类的,哼哼,你还能生龙活虎地追我?”

“死丫头,一点不知道尊老爱幼,今儿就让你看看,什么叫宝刀未老。”秦然长腿一伸,急追过去,逮着她非揍她顿**不可,看她知不知道消停。

“耶?那你知不知道什么叫做后浪推前浪?知不知道什么叫青出于蓝而胜于蓝?”秦珂才不怕被他追到,她正值撒欢儿的年纪,围着院子跑个百八十圈不成问题。他么,秦珂偷偷笑笑,他能追得上她就怪了。

“噗通!”

秦珂在前面跑得正欢畅,不妨身后突地传来一声闷响,步子霎时一顿!

“老头儿?”她一转身,正看见秦然趴在地上挣扎着要起身,然而挣扎半晌无论如何起不来,骇得腿一软,差点跪倒在地。

“还不快......咳咳,扶我进......咳咳,进屋。”

秦珂赶忙扑过去搀起他,半顶半扛着将他扶到床上,心头直跳:“老头儿,你没事儿吧?你怎么样了?”

“咳咳,年轻时候落下的病根儿。”秦然虚咳两声,面上满是叹息,摇着头道:“本想着能熬到你十五岁,哪知,咳咳,熬不到了。”

“老头儿你怎么了?你莫要吓我!”她这会儿止不住的心慌,硬挤出个笑脸来挤兑他道:“嗯,不过若是真有那么一天,你就庆幸吧,有我这么个比亲闺女还亲的丫头在身边伺候着。”

秦然嗤笑一声,露出一种秦珂从没见过的温柔,道:“得了,没有你老夫的后事只会办得更好。老夫没给你讲过吧?老夫有个儿子,也叫秦柯,不过与你同音不同字罢了。他比你大十岁左右,现在卖身于东亭王府做事,再有两三年也该熬出头了。咳咳,到时候你找他去便可,两个人相互也好有个照应。”

秦珂听呆了,他还有个儿子?怎么她从来没听他讲过,也没见过?老家伙嘴还真严,十几年没露半点嘴风,不由疑道:“他长什么样儿我都不知道,怎么找他?”

“咳咳,他跟我长得挺像的,不过比我却英俊些。”秦然干咳两声,面上有点不自在。

小说《相公:我有喜了》 第4章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娱乐圈小说
  2. 民国小说
  3. 职场对决小说
  4. 虐恋情深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