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掳爱强欢:郁少的假面妻

更新时间:2019-08-24 15:10:07

掳爱强欢:郁少的假面妻 连载中

掳爱强欢:郁少的假面妻

来源:微阅云作者:梦洛分类:言情主角:竹烟郁司城

主人公叫竹烟郁司城的小说叫《掳爱强欢:郁少的假面妻》,是作者梦洛写的一本现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第一次,竹烟被跟随十几年的男人送给神秘大亨郁司城,她清冷拒绝,“郁先生,你太小了。” 他眸眼深邃黯然,“不试试怎么知道?” 第二次,他竟要把她送还给那个男人,她红了眼,“我到底算什么?” 他捻着香烟,毫无起伏的冷漠,他说:“工具” 原来他前女友回归,娶一赠一,整个锦城为他祝贺。 经年,她以男艺人“孤烟”闻名,给他递上请柬:“恭喜我,要结婚了!” 夜里,他醉酒闯入她家,狠狠霸占,“要么做郁太太,要么死!” 那天好男色的郁司城被孤烟迎娶,全城傻眼,冷厉的郁先生当了老婆? “老婆?”竹烟柔荑摸着假胡子,挑衅睨着办公的男人。 男人“啪”折断笔杆,摁她到床上,“叫老公!”...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力道不轻,饶是床再软,竹烟也被晃得难受,烟眉微拧,想要爬起来。

可男人已然欺身压下,她被压制住,手腕被他捉住举到头顶狠狠摁着,一张峻脸居高临下,“我这人记仇。”

“好好享受!”男人薄唇凉凉,“这是对你的迎接,以后便是我的人了,嗯?”

他选择最会让她恐惧的方式。

“那晚对唐嗣下手的就是你?……我就不该放了你!”她笃定了,连眼神都变了。

可郁司城眉峰轻拧,只能说,他对她起兴趣,的确在那一晚。

那晚,唐嗣差点要了对方的命,竹烟赶来,刀都放在对方脖子上了,却一句:“弄你容易,但我动手简直是抬举你,还脏了我的手!”

她把他放了,那时候靠得太近,她终于明白刚刚他外套上气息为什么似曾相识了。

可她把他放了,他却告了唐嗣非法交易和杀人未遂,以至于她进去一年半。

郁司城薄唇微动,整句话不疾不徐,“你为他卖命、替他顶罪,怕他犯事而放了我,他却辜负你,不如跟了我?”

竹烟抿了唇,有件事他说对了,她是为唐嗣着想才放了他。

男人哂笑,“还把你卖了个好价钱!”

竹烟不爱听,冷眼盯着他,“放我离开。”

郁司城沉声,“没有理由。”

卧室门忽然被人推开,门口的人愣了一下后迸出一句:“天啊!”

越灿保持着那个嘴型,毕竟他从来没见过郁司城以这种趋势。

以往他会玩一玩,也没往家里带过,不是顾及还有他同住,是根本不上心。

所以这是什么状况?

床上的男人也倏然停了动作,猛地翻身后反手甩被子将她盖上,随即有些匆促的下床,大步走向浴室,只扔了三个字:“别碰她!”

越灿又一次惊讶的看向浴室。

他和郁司城同吃同住不知道几年了,到哪儿都是这样,所以一直有传言说郁司城好男色,最宠的当然是好兄弟越灿。

越灿倒也恶趣的扮演着被冠以的男色,最喜欢和郁司城抢东西,他喜欢什么越灿也喜欢,包括女人。

哪怕是郁司城随便物色碰一下的女人,越灿肯定也会恶趣的逗一逗。

而现在,他竟然警告他不准碰!

越是这样,越灿便越是想知道这女人长相,走过去,在床边双手环胸的倚着。

“咻,”他吹了口哨,看着床上死皱眉头的女人,实在看不清长相,“下来吧,我瞧瞧样子!”

竹烟死死抓着被单,她痉挛了,脑子里涌出小时候那些不堪的回忆,每次都会痉挛。

“你怎么了?”越灿发觉不对劲。

郁司城从浴室出来,猛地想起了她的软肋,几步掠了过去,见了她嘴角咬出血,在下巴细流蜿蜒。

眸色一凌,伸手捏了她的下巴:“松开!”

他想用强迫的方式让她生畏,用最快的方式刻上他的印子,之后再把她哄好,对他来说轻而易举,不费多久让她习惯他。

结果自己竟忘了她的软肋一事。

越灿恍惚,似乎看到了好友眼底的一丝紧张。

是不是,有些事超出了掌控?可他没打岔。

等出了卧室,越灿又是刚来时的那副调子。

“不过,她谁?”越灿纳闷的看向他。

男人从床上纠缠下来到现在都没来得及整理仪容,倒也自有一股淡漠的魅力。

抬手抹了额前短发,扫一眼越灿,淡声,“不是没吃晚饭么?滚去做饭。”

越灿也不生气,笑笑的勾着嘴角,“知我者,城也!”

他确实没吃饭,而且买了东西打算回来就做饭,想问问他晚上还出不出去,结果把好事撞破了。

十几分钟过去。

郁司城依旧站在二楼的走廊,只是指尖多了一根香烟,燃了半截,他一口也没抽。

衬衫依旧微敞,单手插兜,扶着栏杆,烟灰落到一楼。

传来越灿一句:“你污染环境!”

他索性将烟头扔下去。

“……”越灿跳脚骂他的时候,他已经转身进了卧室,看向床榻。

没人。

转头才见竹烟从浴室出来,依旧一身灰土旧衣。

他并没有要给她换衣服的意思,只一句:“以后住这里,中午随意,八点前必须回来。”

竹烟看出来了,就算他没事,好歹从唐嗣那儿买了她,做也得做出她有用的样子,否则就是明晃晃的挑衅唐嗣。

都是商界人士,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第二天早上,竹烟被佣人推门的动作惊醒,忽然坐起。

佣人没想到她竟然那么敏感,只好一句:“先生给您定了衣服。”

竹烟目光看过去,从佣人眼里看到了对她的不喜,甚至是鄙夷。

佣人昨天被她耍泼了一通,看她就是个被买来圈养的,过不久就会被换了搬出去,自然是打心底里鄙视,这个态度已经很客气了。

她看破不说破,起身进去洗漱,出来时房间安静,衣柜满了,首饰柜琳琅满目。

下楼时,没有捕捉到人气儿。

“醒了?”刚想着,越灿的声音从斜刺里打岔进来,让她皱了眉。

越灿从昨天看她就是个冷淡的人儿,晚上郁司城告诉他,她是唐嗣身边的杀手,他还差点当真了,毕竟气质像。

但他现在也知道了,她就算不是杀手,也绝对是唐嗣的匕首,这些年替唐嗣披荆斩棘。

“你和城,有过节?”越灿装模作样擦着本就锃亮的玻璃杯,问。

女子却置若罔闻的错身过去,然后随手拿了一双白色帆布鞋出门了。

够清冷。

放下杯子,越灿吊儿郎当的脸只剩若有所思。

“先生!”佣人的声音。

越灿转身,见了锻炼回来从后门进来的人,挑眉,“你的Sweety刚走!”

郁司城目光淡淡,没搭腔,迈着长腿转身上楼。

越灿扔下玻璃杯跟了上去。

“别告诉我,你要利用她对付唐嗣?”男人洗澡,越灿就在门口叨扰。

郁司城想关门他就翻脸,把着门睨着他,“我猜对了?”

浴室里的男人拧眉,“你有偷窥癖?”

越灿挑眉,“我光明正大的看,谁不知道万世总裁好男风,和我一对?”

其实越灿也看不下去,只是靠在门口,转回正题,“竹烟可是唐嗣的匕首,你凭什么以为她会为了你转头刺向自己的旧主子?”

“她刚出狱。”男人低低的嗓音。

越灿一笑,“我昨晚查过了,这也不足够让她恨唐嗣。唐嗣可是养了她十二年,除非……”

里边的水声停了,问:“除非什么。”

“除非你能让她爱你。她恨不了唐嗣,那就让她爱你咯,日久生情最简单,你不就这么想的?”越灿没像开玩笑。

里边的男人淡了眉,不予搭腔。

这样的表情,更说明越灿猜对了。

越灿继续跟过去,“别不乐意被我戳破,你这算进步,头一次打算利用男色,我给你鼓掌!”

“啪啪啪!”一本正经鼓掌,又道:“我怎么觉得,你找她,不单单这个原因?”

只是想要一个小姑娘对他动心,变成他的工具,他昨晚也不至于那么失控吧?

郁司城转头睇着他,“我看你的男色也不错。”

越灿立刻环抱自己,“别看我,我也又不用报仇,不用去除唐嗣!”

上午九点。

竹烟去了自助银行,取完钱,买了一部手机,直接给唐嗣打过去。

陌生号,他接了。

“我要见你。”她道。

那边沉默几秒,熟悉的男声沉稳有力:“九院。”

竹烟扣了电话直接在路边拦车。

唐嗣身份特别,都说狡兔三窟,而他有九院,没人知道他什么时候会在哪个院。

竹烟到的时候,九院安安静静,候在门口的保镖被唐嗣摆手遣走。

“坐。”他依旧沉稳的声调,给她分了一半早餐,为她倒一杯牛奶,“一定没吃,对么?”

他还是那么了解她,甚至,连早餐都是她最喜欢的。

可是下一秒,她挥手打翻,狠狠盯着他,“为什么不要我了?”

小说《掳爱强欢:郁少的假面妻》 第2章 为什么不要我了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架空小说
  2. 宫廷小说
  3. 穿越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