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诱妻入怀:宗师很邪魅

更新时间:2019-08-24 15:59:22

诱妻入怀:宗师很邪魅 连载中

诱妻入怀:宗师很邪魅

来源:青墨云作者:缓缓归分类:言情主角:君挽笑北宫弃

精品小说《诱妻入怀:宗师很邪魅》是缓缓归所编写的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君挽笑北宫弃,书中主要讲述了:赤星现,红尘劫。江山乱,山河破,天下易主。至此之后她便成为了各方势力所争夺的对象。而他们却不知,红尘劫也是他们与她之间的劫,任他们机关算尽,步步为营,也比不过她淡然一笑,最后才知晓,争霸一方,一统天下并不是他们真正想要的,只是觉悟之时,她以不在身侧。然而虚情也好,假意也罢,她也甘愿坠入他们所编织的情网之中。 片段一: 某女:“近日外面有传言说我喜欢你,所以今日我特意来澄清一下,这个传言……是真的。” 某帅哥:“……” 片段二: 某女:“我这一生,无情无爱,无欲无求,又怎会爱上你? 某美男:“我这一世,有情有义,敢爱敢恨,你我倒是天生一对。”...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咳咳咳咳——”

终于,大口大口的喝酒,大口大口的吃肉的报应来了。

见君挽笑噎了,北宫弃也急忙伸手给她倒了一杯水,放到了她的面前,那一派温柔的声音也响起了,“慢点吃,孤又不同你抢。”

看着样子,都像是公孙暝虐待她似的,不给她吃饭似的。

君挽笑也不客气,拿起了北宫弃递过来的水便直接喝了下去。

“我这个人没有什么喜好,就是爱吃!”君挽笑开口解释道,“因为小时候真的没有东西可以吃,所以小时候我就发誓,我一定要吃遍天下美食。”

君挽笑很是直接的便在北宫弃的面前吐出了她自己心里的真心话。

北宫弃闻言,俊眉一蹙,也知道她是一个可怜人,但还是静默着没有开口。她是可怜人,谁不是了?自己不也是可怜人吗?

皇宫内。

守生得到了四皇子府传来的消息,说是君挽笑和和铃打伤了守门的门卫出府去了,而且君挽笑和和铃还是穿着男装出去的。

知道这个消息之后,他便马不停蹄的去将这件事情告诉了公孙暝。而那原本好好的在晚宴上的公孙暝听见这个消息之后,整个人的脸都要冷下来了。

这个君挽笑,他就知道她不是一个省油的灯,竟然还敢,出府!这也就罢了,为什么要穿男装出去?难道真的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这个晚宴,君挽笑没有来,公孙俨也没有来,结果君挽笑竟然还出府去了,这让公孙暝很难不与公孙俨想到一起去。

于是便宣称自己身体不适,所以离席了。

花无怨和阎苍绝自然是觉得公孙暝这离开绝对是有什么事情的,但是他们身为客人,又不能离开,于是只好在自己心里盘算着公孙暝心里在打什么算盘了。

醉仙阁内。

“北宫弃……你说说你,长得这么帅!我就想问你一句,你还是不是处啊?”君挽笑兴许是喝多了,说话也开口口无遮拦了起来。

我们伟大的宗师听见这句话,那张脸简直就是黑下来了,魅惑的星眸扫着面前的女子,只见她那倾国倾城的小脸红扑扑的,看上去还真的是可爱。而她眉间的朱砂痣更是娇艳欲滴。

不见北宫弃开口回答自己,君挽笑便干脆站起了身,走到了他的身边,开口问道,“北宫弃,你有心上人吗?”

呵?心上人?

普天之下恐怕是要让他北宫弃放在眼里的眼都没有,更何况是放在心上?

不过话又说回来,有心上人是一个什么样子的感觉?

虽说北宫弃心中这么想,但是北宫弃却绝对不会这么问的。

整个南轩都知道君挽笑和公孙俨两情相悦,所以北宫弃也觉得,君挽笑接下来要说的话应当是关于公孙俨的吧!

然而,我们伟大的宗师竟然第一次失策。

“我从小就喜欢一个人,他没有名字,大家都叫他噬血,但是我却不那么叫他,我一直都是管他叫做欧巴。”

君挽笑说着,便一副很怀念的样子,接着开口:“可是我却没有听他的话,自己行动,害得他和我一起身陷重围,我想,能够和他死在一起也是很幸福的事情,可是谁承想,我一醒来,就发现我变成了一个叫君挽笑的女人,而且我嫁给了一个叫做公孙暝的男人,我第一眼看见他的时候,他就是狠狠地掐着我的脖子……”

君挽笑说着,便哭丧着一张脸,靠在了北宫弃那绛红色的肩头,歇斯底里的痛哭了起来。“宗师,我只是想好好的和我的欧巴在一起而已,你说我容易嘛我?为什么所有的不幸都被我一个人承包了?为什么?”

北宫弃闻言,那俊美无俦的面上便多了几分龟裂之感。

所有的不幸被她承包了吗?那么自己以前受的那些非人的待遇算什么?自己比她更要不幸,自己都没有哭天哭地的,她有什么好哭的?

哎,等等!

北宫弃开始有些不知所措了,自己这么就真的相信君挽笑说的那些话了呢?看来自己近日真的是糊涂了。

很快的,君挽笑那醉醺醺的声音又响起了,“宗师,你要是没有心上人的话,我做你的心上人好不好?”

此话一出,伟大的宗师便愣住了,这个女人是脑子有问题吗?女儿嫁的竟然说出这样的话来,更何况她还是有夫之妇,这怎么行。

可是伟大的宗师却没有发现,他的心里并不排斥君挽笑的这句话。

“你喝多了。”北宫弃淡淡的说道。旋即伸手将那个趴在自己身上大哭的君挽笑给推开。

虽说君挽笑死死的拽着他,但还是被他给推开了,开口幽怨道:“我已经够可怜的了,你就不能让我好好的哭一下吗?”她这话倒是用吼出来的。

那声音那么大,守在包厢外面的和铃便想要闯进去了,然而却被一边的穆青给拦住了。

他可是很了解自家主上的脾性的,没有自家主上的意思谁也不能私自进去,不然的话,主上要是一个心情不好,这个人就得死。

和铃见此,只是黑这一张脸瞪着穆青,她知道她自己什么也做不了,所以只能等着了。

“北宫弃,你老实说,你是不是第一眼看见我就喜欢我了,不然的话你为什么要轻薄我!不对,是用强未遂。”君挽笑被北宫弃推开后,便坐到了他对面的位置上,又喝了一口酒。

北宫弃闻言,颇为无奈的摇了摇头,那晚是他的疏忽,不小心被人下了药,所以就……不过没关系,穆青及时来了他才没有造成大错,而且他也已经让穆青去处理这件事情了,究竟是谁害他的,他不会放过的。

不见北宫弃开口,君挽笑便自恋的笑了,“你就不要再瞎编什么理由了,我就知道你喜欢我。”

呃……,这女人究竟是哪里来的自信?还自己会喜欢她?这有可能吗?

那颗闪烁着的星眸一沉,唇边却挂着一抹邪肆魅惑的笑意,对着君挽笑问道:“醉仙阁背后的人是谁?”

“我不知道啊!”君挽笑有些困顿,对着北宫弃摇了摇头,“其实我也很想知道,我以前在给谁卖命。”

以前?

小说《诱妻入怀:宗师很邪魅》 北宫弃,你是不是喜欢我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仙侠小说
  2. 虐恋情深小说
  3. 逆袭小说
  4. 科幻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