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 很酷文学网 > 小说库 > 言情 > 凌皇后柳妃离凰

更新时间:2019-09-11 12:31:15

凌皇后柳妃离凰 已完结

凌皇后柳妃离凰

来源:麦子阅读作者:猗兰霓裳分类:言情主角:凌雪薇沈羲赫

小说主人公是凌雪薇沈羲赫的书名叫《凌皇后柳妃离凰》,本小说的作者是猗兰霓裳所编写的古代言情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他是冲龄继位的少年天子,文韬武略,傲视苍生天下尊。朝堂纷争,他被迫大婚。她是出身权贵的宰相之女,才貌双全,养在深闺人未识。一朝为后,她遭受冷遇。他是温文尔雅的亲贵裕王,品貌非凡,辅佐江山众人知。一日相遇,他对她倾心难抑。一次迟到的相遇,她成为仙子,与他乾坤和谐;从此,皇帝专情,六宫粉黛无颜色。一段突然的告白,她亮明身份,与他行同陌路;从此,叔嫂有别,从此萧郎是故人。后宫妃嫔,千姿百态,各个觊觎后位,招数使尽。身边心腹,温柔可心,却爱慕皇帝,要为妃为嫔。而当噩耗传来,她赫然发现,自己已是孑然一身……...展开

精彩章节试读:

这是一个不小的院子,里面挂着许多洗过正晾干的衣服,红的紫的蓝的绿的……颜色艳丽,衣服上还都是精致的刺绣。回头看是什么人拉我进来,竟是刚才那个将我拒之门外的丫头。

我微微一笑,作了个揖,“多谢姑娘了。”

她嘴一撇,“你别谢我,要谢,就谢我家姑娘吧。”说完,她扭头看着不远处。

我顺着她的目光看去,一女子站在一棵合欢树下,穿着浅蓝绣雪梨花的锦裙,手中一只雪白的团扇半遮住了她的脸,不过仍能感觉出是个美人。

我缓步上前,她没有躲闪。我在离她四五步的地方停住,深深一揖,“多谢姑娘相助。”

“公子不必多礼,只是举手之劳而已。”她的声音柔美动人,想来应该是个性情温和之人。

“小姐。”那丫头走到她身边,一边用眼梢瞥我,一边小声地说着什么,不过,风还是把这些话送进了我耳里,“小姐,他是什么人都不知道,您就让他进来……”同时,上下打量着我的衣服。

我自己低头看了看,这是一件深蓝色的男装,廉价的粗布制成,上面还有几个同色布块打的大小不一的补丁,的确是寒酸了些。

我抿抿嘴,用手擦去额间的汗,对着那小姐说:“多谢姑娘,我片刻就走。”

说罢走到墙边,也不顾什么就席地而坐了。想起和裕王在烟波亭相遇的那次,他就是席地坐在亭外台阶上,还记得他笑着说“这样也是坐着,更亲近天地,岂不更好”,嘴角不由浮上一丝浅浅的笑容。

一个身影挡住了阳光,我抬头,是那个丫头。

“我家姑娘请你去楼上。”她指指远处一座高大气派的楼阁,一脸不悦且嫌弃地说。

我站起身,不解地看着她,“你家小姐让我去楼上?”

“是的,请吧。”她加重了口气。

我略一沉思,虽心中很多不解但还是笑着说:“那有劳姑娘带路了。”

跟着那丫头走进那幢高楼中,便发现这不是一般人家的居所。这里布置得奢华颓靡,堆金砌玉,处处都是浓郁的脂粉之气。

我拉住前面带路的丫头,四下看着问:“姑娘,这里是……”

她白了我一眼,“这里都不知道?”

言语中分明是不屑,“也是,你这种人怎么可能来过这万春楼呢,更何况是我家姑娘的藏春阁。”

“万春楼?藏春阁?”我心里全明白了,一般的小姐怎会让陌生的男子去自己的绣楼,更何况是内室。一般的家庭又如何会如此装饰。

我心里暗笑,看来今天是可以长长见识了呢。

这万春楼是京城最有名的青楼,据说里面收尽天下绝色,也只有那些达观显贵才去得起的地方。没有想到自己竟进到了这里,而且还是这样的贫寒装扮。

这藏春阁有五层,一层是五个房间,二层四个,三层三个,四层二个,五层一个。

我想起以前曾听家里的仆人说过:这里住的是最美貌最有才情的十五位姑娘,住得越高的姑娘,缠头就越大,单单就是住是一层的姑娘,只听首曲就要付一百两银子。当时,听得我是瞠目结舌。

在三楼,那丫头停了下来,指着左边的门说:“姑娘在里面,你进去吧。”说完,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撅着嘴走了。

我知道,凭自己这身打扮不可能进来这藏春阁,恐怕就连这万春楼的大门都不会让摸一摸吧。

走到门前,心里却有些迟疑。正犹豫着,门开了,那女子平和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很淡,却耐人寻味。

“公子,请进来吧。”说罢,女子就退了回去。我只好硬着头皮跟进去。

房间很大,用浅粉色的纱帘隔开分了几层,室内布置得倒也算雅致,起码和我认为的青楼布置不同。

前厅右边有一间侧室,里面有一张方桌,上面摆着文房四宝还有一张宣纸。那女子跟我打了声招呼请我先坐坐,然后转身走进了里间。那应是她的卧室,我此刻扮成男子,自是不便去的,就走到那桌前。

宣纸上是一幅水墨,画的是一枝秀荷,不过底下的流水还没有着墨。那荷画得极好。我一时手痒,拿起一旁的画笔,随手画将起来。先是一捧荷叶,下面是几尾游鱼,其中一尾高高跃出水面,再勾出淡淡的群山做背景。

门“吱呀”一声开了,先前那个丫头走了进来,手上托着一个装着吃食的盘子,看见我在侧室,不满地说:“快出来,我家姑娘的画室可是你随便就进去的?”

我心中有些小小的不悦,可是想到自己现在的装扮,就什么也都不再想了。我走了出来,歉意地朝她笑笑。她不屑地一撇嘴,然后将手里的托盘放在我面前的八仙桌上,开始沏茶。

这时,纱帘被掀开,那个女子走了出来唤着那个丫头:“采菱。”

那丫头连忙说:“姑娘,这人刚才进了你的画室呢。”

那女子不以为然地笑了笑,走到我身边,“里面有衣服,你进去换了吧,姑娘。”

我瞪大眼睛看着她,她怎么看出来的?

采菱惊讶地看看她,又看看我,“小姐,你说他是个女的?”

那女子淡笑着,看着我惊异的眼神平和地说:“我自小就在这万春楼里了,男人什么样子、女人什么样子还是分得清的。”

然后略施一礼,“在下秀荷。”

我也笑了,随她走进了内室。

纱帘隔了很多层出来,不过摆设却很清雅,最里面是她的卧房,床上放着一套浅绿的裥裙,我穿戴起来,还算是合身的。头发也放了下来,不好用她的首饰,只取了一根水绿的丝绦随意将头发挽起,没有施脂粉,然后将自己换下来的衣服打成包袱,提着走了出去。

秀荷正在看我之前的画,采菱回身看到我就惊讶地定在那里。我朝她笑了笑,她才回过神来,拉了拉秀荷的衣袖。秀荷回身,惊讶的神色在她脸上一扫而过。

很快她就浅笑着说:“过来坐吧。你的画真好。”

“过奖了。”

“可惜,没有诗。”她摇摇头,惋惜地说着。

我并不答话,走到画桌前看着画上的流水荷花,想起那日在西子湖上和裕王泛舟赏荷的情景,唇角浮着一抹笑提笔写下——

“不见峰头十丈红,

别将芳思写江风。

翠翘金钿明鸾镜,

疑是湘妃出水中。”

秀荷走到我身边,我抬头看她时,她的眼神从淡然变成惊讶。

她用钦佩的口气说道:“我看过万春楼头牌姑娘牡丹的诗画,那时我觉得是我永远不能企及的高度,可是你比她……”

她上上下下仔细打量了我一番,“可是,看你之前的装扮,不像……”

“不像大家闺秀,或者说,不像可以学到这些技艺的人家的女儿?”

她被我说得红了脸,转而指着外面的桌子说:“采菱沏了茶,喝点吧。”说着,走过去坐下。

我微笑着跟她坐下,心里却有些焦急了。我正要提出来告辞,门猛地被推开了,一个半老女人站在门口,满脸的怒气。

秀荷的脸色一变,慌忙站起身,“妈妈,您怎么来了?”

我明白,此人就是这万花楼的老鸨了。

“听说你带了个穷酸相的男人进来了。”那老鸨故意提高声音说着,眼睛朝屋里四处打量,目光落在我身上的时候一亮,推开秀荷径直走到我面前。

“你是什么人?”

我站起身,笑着说:“您误会了,刚才秀荷姑娘带上来的人就是我。”

“哦?”老鸨围着我看了半天,发出啧啧的声音。我心里有些惊慌。

她突然笑着回头看向秀荷,“这是?”

“妈妈,这是我一个远房的姐姐,来看看我。”秀荷连忙说道。

那老鸨又仔细看了看我,收住了笑,对秀荷说:“既然是来看你的,就一起坐一会儿吧,只是别耽误了接客。”

说完要走,又回身深深地看了我一眼,笑着说:“在这里住几天也可以啊,我们秀荷可是很想家的。”说完便走了。

秀荷见她走上楼,拿起放在一旁的包袱塞在我手里,“快走,从后门出去。”我不解地看着她。

她一边推我一边说:“我的亲戚里没有一个家境好的,她经常强拉穷苦人家的女儿进来。我当初也是这样。你再不走,小心一会儿就走不了了。”

我停住脚步,“强抢?没有王法了么?这里可是京城啊。”

“她在官场上有个远亲,这么多年来一直来往甚密。据说那远亲的女儿是当今皇上的宠妃,大家自然都怕了。再说,穷苦人家的,她给点银子也大多就乐意了。我就是她用十两银子买回来的,爹娘也没有办法,毕竟还要养我的那个小弟弟。”

“可知她那远亲的官职?”

秀荷摇摇头,“快走吧。”她听到那老鸨从五层出来的脚步声,匆忙拉着我就朝楼下跑。

我听见那老鸨的声音响起:“拦住她们,拦住她们!”

后面有几个人追来,还好我们跑得比较快,来到那个小门处,秀荷一把将我推了出去,“快跑!”门就“砰”地关上了。

我快速跑出那小巷,心突突跳个不停。想起秀荷说的她的遭遇,心里既难过又气愤。怎么可以这样?!看来,要跟大哥说说这事。

太阳有些偏西了。街上依然是人来人往,经过我身边都会回过头来。我想起自己穿着秀荷的衣服的确有些扎眼,便找了个店铺说了很多好话,老板终于借给我一间屋子,我才换回了蕙菊大哥的衣服,之后快步向大哥的府宅走去。

前年,皇帝赏给大哥一处宅子,他就搬出了家,离凌府不远。我虽没有去过,不过从下人的口中知道大致方位,况且鼻子下有嘴,可以打听到的。

我来到大哥的府宅外,只见门口的牌匾上写着“御赐”,旁边是“凌府”二字。此时大门紧闭,我上前敲了敲,没有人应,又敲了敲,终于有了回应。

“谁啊?”门却没有开。

“我找凌大人。”我大声说道。

门“吱呀”开了一道小缝,一个看门人模样的人探出头来,“你是何人?”

“我……”我一时不知如何回答。

那看门人仔细地打量着我,露出鄙夷的神情,“就你也想见凌大人?快走快走。”

我上前一把拉住他,“我一定要见到凌大人。”

他甩开我,“砰”的就将门关上了。

我再次敲门,终于他不耐烦地又打开,“我已经说过了,大人不是你这种人可以随便见的。”

“我有急事。”

“急事也不行。”说着他就要再次将门关上。

我上前双手猛地抵住门,“我一定要见!”

他显然是被我的架势震住了,口气有些缓和下来,“就算你想见,大人现在也不在。”

“那他在哪儿?”我心里慌了。

“我一个看门人怎么知道大人的行踪。”他的口气满是嘲讽,随后就再次关上了门。

我颓然站在门外。这都是怎么了?怎么都这样以貌取人呢?只是因为这衣服么?

大哥不在,真的不在么?大哥在鸿鸬殿做事,那里我是进不去的。找不到大哥,而父亲我是绝不能找的啊。该怎么回宫呢?

天色渐渐暗下来,不知什么时候第一盏花灯被点亮,街上逐渐变成了花灯的天地。身边的行人也多了起来,这是一年一次的盛会,年轻女子们都事先准备了很久,期盼可以遇到心仪之人,因此街上满是衣香云鬓萦绕,自然也有很多的翩翩公子。

我行走在这样的人海里,一点也没有以前大哥带我出来赏灯的欣喜。看着渐渐黑暗的天空,我的心越发揪起来,越晚就越不好回宫的,更何况还没有找到大哥。心里一筹莫展。

本以为找到大哥就一定可以回去的,如今大哥在哪儿呢?我看着街上一排排花灯,还有人们快乐的笑脸。心想,也许大哥会出来赏灯?以前他总是带我去看那灯谜赛的,这次会不会也去呢?犹豫了一下,我决定去看看。

灯谜赛是京城首富徐家办的,很是热闹,最后的赢者可以得到丰厚的奖赏,每次都吸引很多人。我记得是在徐家开的酒楼——归来居门口办的,大哥每次带我来都是坐在二层的雅间,那里是芙蓉街最繁华的地段。

小说《凌皇后柳妃离凰》 第十二章 无奈匿身藏青楼 试读结束。

猜你喜欢

  1. 重生小说
  2. 武侠小说
  3. 历史小说
  4. 百合小说

网友评论

还可以输入2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