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酷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将妻农女:钱倾天下
将妻农女:钱倾天下全本资源 喻文墨顾以沉完整未删减版

将妻农女:钱倾天下四维

主角:喻文墨顾以沉
主角是喻文墨顾以沉的小说叫做《将妻农女:钱倾天下》,这本小说的作者是四维最新写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是个杀手。我,没得感情,也,没得钱。”作为拥有着江湖杀手和平凡小农女双重身份的喻文墨表示,奔小康有何难?寻真爱有何难?钱倾天下,又有何难?只是……我欲钱倾天下,怎奈桃花朵朵开~...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1-14 10:49:53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回去的路上,喻文墨犹记得方才,朱粹指着她鼻子朝她喷口水破口大骂的时候,说了句话,“三两银子,够咱家吃个半年的了”,也就是说,十五两银子岂不已经算是小有资产了?

敢情她来这儿的第一桶金,就这么丰厚的吗?

提着两帖药包,嘴里哼着不知名的调调,喻文墨显然心情大好,然而刚刚才进了村子,她便又在村口,瞥见了冯纹那熟悉的身影,她敛眸,把药包塞进了自己的衣袖里,藏好。

不出文墨所料,冯纹见了她便忙不迭小跑了过来,喻文墨以为她又要寒暄些家长里短,然而出乎她意料的,冯纹见到她的第一句话却是:“小墨等等!那个……小墨你,你先别回去,去外边走走,看看山里边风景再……”

“走?”

打断了冯纹的话头,喻文墨有些诧异的挑了挑眉毛:“为什么要走?”她又能往哪儿走?

“小墨,我、我一时间跟你说不清楚。”冯纹很是着急,明明不冷不热的天气,她的额头上却冒出了豆大的汗珠,冯纹不住的推着喻文墨想要让她离开,“只管走便是了,过阵子我去劝劝俞家当家的……”

“诶,我找着俞文墨了。”

突然,不远处又一个人见到了正在推搡的喻文墨二人,瞧见喻文墨,那人的眼睛霎时就亮了,那眼神,活像是守财奴盯着一锭白花花的大银子一样。

喻文墨和冯纹不约而同闻声望去,那人边向她们跑过来的时候,还一边兴冲冲的嚷嚷着:“俞文墨在这儿呢,在这儿呢!”

喻文墨眼尖的认出来了,那人是俞氏的邻居。不过,乡邻不一般都是不屑于和俞文墨打交道的么?

怎么今天都如此反常?

邻人跑来,就径直拉住了喻文墨的胳膊,二话不说就是往回扯,“快些走,俞家的可是寻了你好久呢。”

“我爹娘……寻我?”喻文墨反问道。

“那可不!”邻人见喻文墨站在那里,拉也拉不动,连忙撒了冯纹扯着喻文墨袖子的手,笑眯了眼道,“你啊,这辈子不知得了什么福气,居然还能进路家的门。”

“什么?路家不是已经退婚了吗?”

“哎哟小祖宗,跟我回去瞧瞧,你不就晓得了吗?”说着,邻人拉着人就要往回扯。

“小墨,别!”

冯纹再次拦住了二人的去路,她的眼睛满是恳求和担忧,看着喻文墨,一个劲儿的摇头,说什么也不肯让路:“别去。俞当家的把你卖给了路家作奴婢,卖身契都备好了,就等你回去签字画押呢!”

“嘿,你这人!”

邻人见她要坏事,眼睛瞪得跟个铜铃似的,直接无礼的把冯纹往一旁扒拉,“说什么呢把话说这么难听,啥叫……”

“小墨,听冯姨的话,你现在回去无异于往火坑里跳啊!”难得打断人话的冯纹,眼里盈满了泪水,眼眶微红。

在这一刻,喻文墨突然为自己之前防备她,而感到有些愧疚。但,如果俞氏夫妇真的把她卖给了路家的话……

“那我就更要回去了。”

这的确不失为一个好的,彻底摆脱喻家的法子。

扒开邻人,喻文墨拍了拍冯纹的手,冲着她微微一笑,这笑容颇有几分安抚的意味:“我知道了,谢谢。”好吧,也许喻文墨生来就不太会安慰人。

她说完这句话之后,冯纹竟直接哭了。

轻轻的抬起指尖,擦去冯纹的眼泪。喻文墨转身对着邻人道:“走吧,快些回去。可别让某些人,等急了。”

最后的三个字,喻文墨说得格外的意味深长。

然而喻文墨并不知道,在她跟邻人离开之后,冯纹一个人孤零零的站在原地,看着他们离开的背影。

冯纹用双手捂着脸,决堤了的泪水,却又止不住的从指缝中流出来,一字一句的带着泣意与颤音的,她泣不成声的呢喃道:“对不起,我、我还是……没能力护好她……”

暮色,在此刻开始四合。

从村口到喻家的距离并不远。

喻文墨和邻人还没有走到家门口呢,远远的就瞧见喻家那旧平房里挤满了人,茅草棚地下都没地儿给人坐了,邻居、乡邻一个个都伸长着脖子往里瞧。

“大家伙让让,都给让让。”

身旁的邻人拽着喻文墨,径直的往人群里冲,生怕人听不见似的,喊了一边又一遍,“俞文墨回来了,在这儿呢!”

听着这声,俞家的后院大门被人从里面往外打开,喻文墨的母亲喻氏探出头来,笑着道谢道:“劳烦了。”

“不麻烦不麻烦。”邻人摆手,笑容满面,满脸的褶子经这一笑全出来了,“路家儿郎在里头吗?能让我进去看看不?”

听到这儿喻文墨总算明白了些许,估计乡邻一半是来凑热闹的,不嫌事大,另一大半,几乎都是来一睹路家儿郎的吧。

喻氏没答话,只是毫无温柔可言的把喻文墨拽进了屋内,然后对着看热闹的众人打发道:“大家都散了吧,没啥热闹好看的。”

说完,便“砰”地一声把门给锁上了。

喻文墨这才瞧清,喻家后院大部分面积都是菜田,门边还有一颗百年老树,高大而宽敞的树荫,挡住了暮色四合的光,这么一关门,光线顿时暗了下去。

喻文墨还没反应过来,喻氏转头便对着她喷口水骂道:“你个小蹄子去哪儿野了?寻你这半天,人路少爷等了你多久晓得不?”

小蹄子?

背后虚倚着树干,喻文墨的眸色陡然就暗了一个度,这是一个母亲该对女儿的称呼?怪不得,连顾以沉都能瞧出这不是亲生的,光是称呼上就没有半分母女该有的温情。

见喻文墨微低着头,像平常一样不说话,压根没有像朱粹说的那样,像变了个人似的,俞氏只道朱粹是多心了。

但饶是如此,俞氏心底也没舒畅多少,她没好气的道:“在这儿站着,我进去知会路少爷一声,要是再敢跑出去野,仔细了你的皮!”

身后倚靠着后院的树干,微微抬眸,45度角仰望树顶,透过树影层层叠叠的暗光线入眼,喻文墨的心情,突然就不是那么美妙了。

她垂下头,烦躁的揉了揉,自己本来就乱成一团的头发,正在她心烦意乱之时。一道声音猝不及防的响起:“为何不反抗?”这道声音略微有些低沉,似乎还处在变声期,但难掩磁性。

反抗?

喻文墨听了,下意识的嗤道:“切,何必和这种人计较,我又不是那种睚眦必报……”等等,这里没人,谁在和她说话?

后知后觉的反应过来,后半句话喻文墨不由得消了音,微微眯起眼:“敢问阁下哪位?”在这不大不小的后院里,她环顾了四周一圈,并没有发现任何可疑的人影。

她这是见鬼了?

502系统提醒道:“宿主,人在树上。”

果然,头顶上随之传来一阵轻笑声。喻文墨第一时间向上抬头看去,却见那道身影恰巧从树枝上轻点脚尖,跃了下来。

许是因为那人穿着的是一身墨青色的锦衣,颜色与树上的绿叶几乎没有差别,喻文墨这才忽略掉了,原来树上一直都有一个人。

四目相对间,她的眸中满含戒备,他却眉眼弯弯,笑颜如画。

“你好,你谁?”

喻文墨这次的话,可谓是非常不客气了。眼前的人她从未见过,原主的记忆里也没有这人的印象,那他又是为什么,在这个时候出现在俞家后院里呢?是贼吗?

小说《将妻农女:钱倾天下》 第十九章:被父母卖为奴 试读结束。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