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酷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归朝欢
《归朝欢》小说大结局免费试读  第十章 簪发

归朝欢蜡笔仙人

主角:裴秋阳文敬之
主角叫裴秋阳文敬之的小说叫《归朝欢》,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蜡笔仙人创作的古代言情类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秋阳公主死前仍旧念念不忘的,还是那个唇红齿白,笑起来让她连命都舍得给了的人。可是,那个人让天下给逼死了。她就决定,抢了整个天下给他做陪葬。只可惜,功亏一篑。死之前,她就想啊,当年初遇时,就该不管不顾地将那大和尚抢走,锁起来,谁也不让见!谁知,一朝睁眼,她竟然真的回到了初遇之前!小公主兴冲冲地找上门去,却发现——咦?套路不太对啊!面前这个冷冰冰寒霜霜,笑都不笑的国师大人,是她的心上人么?...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0-05-22 16:42:31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第十章簪发

景元帝满眼爱怜地站起来。

便有司奉上前,捧着早预备好的发钗,欲要给裴秋阳束发。

裴秋阳低着头,却在扫到那漆盘上托着的发钗时,微微一愣。

高台上,荣昌太后的声音也响了起来,“这珠钗是......”

坐在一旁的宓妃站了起来,温柔地笑道,“蒙陛下与太后不弃,妃妾这里刚好有一套珠钗,最是适合秋阳。所以今日特意拿了出来,一做秋阳的及笄贺礼,二来,也是妃妾疼爱秋阳的一番心意。”

旁边的裴欣然瞪大了眼,看着那漆盘里的珠钗!

一整套的朝阳五凤挂珠钗,那可是母妃库房里最贵重的头面,居然为了讨好裴秋阳,就这么送了出去!!!

她攥着九连环的手指愈发收紧!

景元帝显然很是高兴,点了点头,“你倒是有心了。”

这样的语气,引来不少后妃的侧目。有人朝宓妃看了过去,眼神晦暗不明。

宓妃却只当没看见一般,依旧端庄娴柔的模样,笑道,“都是妃妾应当做的。”

荣昌太后朝底下一扫,笑着点了点头,“既是你拿的钗子,那便由你给秋阳戴这一加的发钗吧!”

宓妃一笑,福身行礼,“是。”低下去的眼底,抹过一丝怪异的笑意。

而底下,裴秋阳的眼神慢慢地冷了下来。

原本及笄之礼时,这簪发一加的礼,当是由自己的母妃或者皇后来完成。

可裴秋阳的母妃早早离世,大玥国又没有皇后,便由景元帝亲自在宫人中挑了个五福加身的司奉来给她束发。

如今,这宓妃手一伸,居然想代替她母妃的资格?

“秋阳。”

宓妃走到了她的跟前,语气轻柔地笑道,“委屈你了。”

裴秋阳抬着手,遮住了紧抿的唇,只露出一双瞧不出情绪的眼,朝宓妃看了一眼。

随即眉眼一弯,如银月倾辉,轻声笑道,“叫宓妃娘娘费心了。”

宓妃一笑,看着宫人将裴秋阳的头发挽起,便将那珠钗拿起,欲要插到裴秋阳的头上。

便听她低声说道,“宓妃娘娘,您把这么贵重的珠钗就这般给了秋阳,不知欣然姐姐会不会不高兴啊?”

宓妃的手一顿。

朝裴秋阳看去。

便见她本是含笑的眼里,浮起一抹嘲弄的寒凉,毫不避讳地朝她看来,面上还是笑吟吟的。

口中却吐出一句极其刻薄的讽刺之语来,“若是她生气了,要是再在秋阳背后推一把,您说,秋阳还能有命站在您面前么?”

宓妃捏着珠钗的手紧了紧,随即,将珠钗**她的发髻里,温柔地笑道,“你落水一事,到底还没有查出真凶。况且今日是你的好日子,不好为了这些虚无妄言的事生气。陛下和太后都看着呢......”

谁知,话音刚落。

裴秋阳突然身子一缩,往旁边踉跄了一下!

惊得宫人轻呼。

站在上头的景元帝当即紧张地问道,“怎么了?”

红杏和青梨一把扶住裴秋阳。

就见她募地红了眼睛,扶着头上刚刚插上的珠钗,转过头来,朝宓妃看了一眼,然后咬住唇,一脸委屈地垂下眼。

低声道,“好痛......”

宓妃眼神一变,忙要上前,“可是哪里伤着了......”

旁边的青杏却没给她靠近的机会,当即扶住裴秋阳的胳膊,往她头上一瞧,瞬间大惊失色。

“公主受伤了!”

上头的景元帝一下慌了,匆忙走下高台,到裴秋阳跟前一看。

就见,那珠钗,竟然将裴秋阳的头皮给戳破了!

明显的血色从那乌黑的发隙间露出来。

登时大怒,回头便朝宓妃呵斥,“怎么这般不知轻重?!”

宓妃一下傻了,当时便跪了下去,泪水也跟着落了下来,“妃妾,妃妾不知啊......”

裴欣然也被吓到了,赶紧站起来,跟着跪在了宓妃的身前,想替自己的母妃说什么,可瞧着景元帝那盛怒的模样,也只剩了瑟瑟发抖的害怕。

一直跟皇子们坐在一处的裴正林垂着头,跟着跪在了裴欣然的身后。

景元帝看着这母子三人,皱了皱眉,正要说话。

上头的荣昌太后站了起来,亲善含笑地说道,“今日是秋阳的好日子,皇帝莫要动怒。而且,宓妃素来是最疼爱秋阳的,断不会做什么伤害她的事。你好好问问,可是有什么误会?”

误会?什么误会?

捂着头的裴秋阳朝荣昌太后看了一眼。

随即,将那珠钗拽出来,往司奉手里的漆盘上一扔,哭道,“我不要戴这个了!父皇,我也不要及笄了,呜呜,我想母亲了......”

荣昌太后微笑的脸,不明显地沉了几分。

景元帝却是从震怒瞬间转为心疼。

皱着眉头看哭闹起来的裴秋阳,“休要胡闹,今日是你的及笄之礼,不是可以任性的时候。”

裴秋阳却只是哭,刚刚挽起来的发髻再次散乱开来。

她抓住景元帝的胳膊,摇了摇,“可是,旁人及笄的时候,也没有在簪发的时候受伤呀!我不,父皇,我害怕......”

想起她先前才因为落水之事,害怕得抱着自己大哭不止。

这丫头平时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模样,连眼泪都少见几回,偏偏今日已经一连哭了两次了。

景元帝愈发不忍了。

拍了拍她的手,转脸再次皱眉看向宓妃,“到底是怎么回事?”

宓妃已经哭得眼睛都红了,一脸无辜地摇头,“妃妾当真不知道。”

景元帝的脸色愈发不好看。

明明是个高兴的好日子,可却闹出这样的事来。

还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

沉了沉脸,刚要说话。

就听身后一起走过来的文敬之说道,“陛下,这发簪不对。”

众人一愣。

朝那发簪看去,就见,发簪原本该是玉质圆润的底部有一块不明显的地方,竟被磨出一根细刺!极其锋利!还沾着血迹!

而且这打磨的手法还极其特别,若是不细看,定是发现不了的!

明显便是故意设计的!

景元帝一下子就露出了怒气,再次朝宓妃看去,“这发簪,到底是怎么回事!”

见他这样发怒,裴欣然抖得更加厉害了。裴正林瑟缩地低下头,眼睛里却有阴暗不甘的神色浮动。

小说《归朝欢》 第十章 簪发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