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酷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小说主人公蔡风元定芳《乱世猎神》小说免费阅读

2021-05-28 16:52:37   编辑:素流年
  • 乱世猎神 乱世猎神

    主角叫蔡风元定芳的小说叫做《乱世猎神》,它的作者是龙人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类小说,内容主要讲述:他来自山野林间,他是一个普通的猎人,但却有着一位极具传奇的父亲!他无意名扬天下,他不爱江山只爱美人,但时势却将他造就成一段武林的神话!他无意争霸天下,但他为了拯救天下苍生于水火,而成为乱世中最可怕的战士!他就是——蔡风! 北魏末年,一位自幼与兽为伍的少年,凭着武功与智慧崛起江湖,他虽无志于天下,却被乱世的激流一次次推向生死的边缘,从而也使他深明乱世的真谛——狩猎与被猎。山野是猎场,天下同样也是猎场,他发挥了自己狐般的智慧、鹰的犀利、豹的敏捷,周旋于天下各大势力之间。在一次偶获佛道奇珍“圣舍利”后,凭其机缘运数,突破武学与智慧的极限,终成乱世中真正的猎人,而使整个武林以至天下的局势运行于掌中……...

    龙人 状态:已完结 类型:武侠
    立即阅读

《乱世猎神》 小说介绍

小说主角是蔡风元定芳的书名叫《乱世猎神》,是作者龙人倾心创作的一本武侠风格的小说,书中主要讲述了:蔡伤急忙赶上数步,来到王通的面前,高声道:“王老爷,原来你老人家在这里,你来了正好,阿狗正要感谢你救了我娘一命呢!”王通是一个中年汉子,有一种儒雅的风度,更有着一种英悍挺拔的气质,从骨子里透出,满目之...

《乱世猎神》 第9章 免费试读

蔡伤急忙赶上数步,来到王通的面前,高声道:“王老爷,原来你老人家在这里,你来了正好,阿狗正要感谢你救了我娘一命呢!”

王通是一个中年汉子,有一种儒雅的风度,更有着一种英悍挺拔的气质,从骨子里透出,满目之中却有一种黯然忧郁,听到蔡伤如此一呼,不禁呆了一呆,但瞬间目中暴射出一幕异彩,掩饰不住激动地抖了一下。

蔡伤心中一阵感动,却忙道:“王老爷,阿狗这就给你磕头了。”说着就要下跪。

王通一慌,忙一把扶住蔡伤,却明白了蔡伤的意思,想起蔡伤刚才所说的话,望了左右一眼,禁不住有些喜色地道:“你娘好了吗?”

“多谢老爷的钱,让我能及时去抓药,这才没事。”蔡伤很技巧地应道。

“那太好了,阿狗,我正想有事找你,却没想到你来了!”并旋转身对左右喝道:“你们先去做事吧,我跟阿狗有些事情要谈。”

那老头有些惊疑却又释然地去了,而他身旁的两位大汉似乎有些大惑不解,不过王通的吩咐,他们不得不听。

“老爷,那还要不要到大老爷那里去?”那满脸络腮胡子的大汉疑问道。

“你去大老爷那里一趟,叫他赶快到我这里来,就说我有很重要的事要找他,快去快回。”王通掩饰不住激动地道。

“是!”那两个汉子不敢相信似地退了出去。

“将军!”王通欣喜地低呼。

“我们进去说吧!”蔡伤有些黯然,却又有些欣慰地道。

王通向四周扫了一眼,见无人在,便径直领着蔡伤到了自己的书房。

“王仆,吩咐下去,没有我允许,除了大老爷之外,不要来打扰我,再给我备些酒菜。”王通对正立在门口的年轻人呼道。

那年轻人立刻应声而退,蔡伤踏入房中,王通轻轻地关上房门。

“王兄!”蔡伤轻叹了口气,低沉地道。

“将军,我还以为永远也见不到你了,可恨,尔朱家族也太猖狂了。”王通欢喜之中,又夹着无限的伤感道。

“一切都不用说,今次我回来,只想带走雅儿的骨灰。”蔡伤无限悲怆地道。

“雅夫人自刎而死,我大哥通过朝中的关系,准奏将夫人安葬于公山之南,这是夫人临终之前的愿望。”王通眼中闪着泪花道。

蔡伤心中一阵抽搐,强压住胸中的悲切,道:“是我害了她,我不是一个好丈夫。”

“将军何必这么说,夫人临终前便相信你一定会没事。她说,她很想死后,能埋在公山南面的路边,这样她就可以看见你安然地回来……”王通说到这里竟忍不住滑下两颗泪珠。

蔡伤无力地扶着桌子,长长地叹了口气,泪珠还是禁不住流了出来。

“是谁抄了我的家?”蔡伤声音变得无比冰寒地道。

“是吴含这狗贼,现在靠着尔朱家的势力,当上了城守的职位,夫人便是不想受辱而死。”王通愤怒地道。

“好,那今晚,我便将他的头挂在城头。”蔡伤话中充盈着一种强大的让人心寒的杀意,王通也禁不住打了个寒战。

“可是他身边的护卫有很多呀。”王通担心道,显然他不敢看好蔡伤。

“无论他身边有多少护卫,除非尔朱荣每一刻都护卫着他,否则,他死定了。”蔡伤身上那种强大的杀气变得更为浓厚,双目之中显出无比坚定的神色。

王通长长地叹了口气,知道这一切已经成为定局,谁也改变不了蔡伤的决定,明白他的人不多,而王通便是其中一个。

“你需要多少人相助?”王通毅然地道。

“我只想王兄把雅儿取出来,我要带走她的骨灰。”

“将军,夫人入土为安,我想还是不要去侵扰她算了,她生在正阳,死在正阳,相信也不愿意骨埋异乡,在这里,我们会经常派人去给她扫墓的。”王通轻轻地提醒道。

蔡伤一呆,无限凄然地道:“我想要她每一刻都陪在我的身边,她也定希望我能够陪在她身边,她总是向往我的老家,这次我便带她回我的老家,相信她定不会想留在正阳关这伤心的地方,何况还有我们的儿子会想念她的。”

“公子还好吗?”王通惊喜地道。

“风儿正和黄海在一起,目前还没有问题,尔朱宏那几个狗贼已经被我打发他们上了路。”蔡伤淡淡地道。

“黄兄弟可曾一道回城?”王通急切地问道。

“没有,他受了伤,我也不希望他回来,他必须照顾风儿,我不想再失去别的亲人。”蔡伤吸了口气道。

“你们都没事便好了。”王通欣慰地道。

“二弟你叫我有什么事?”外面一个苍严的声音传了过来。

“大哥!”王通忙拉开门,便见王成立在门口,身后的王仆,端着两壶酒和几盆热气腾腾的菜和几盆点心。

“你们把东西放在桌上吧!”王通向王仆和两位送菜的下人沉声道,旋又一把拉进王成,等王仆几人出了门,忙拴上门,欢喜地道:“大哥,你看他是谁?”

王成打量了蔡伤一眼,一连低呼:“蔡将军!”同时激动得一把按住蔡伤的肩头,似是打量着一个宝物一般审视着蔡伤。

蔡伤心头一热,也激动地搭住王成的手臂。

“你没事,真是太好了,却把我们都担心死了。”王成欢喜地道。

“让你们操心了。”蔡伤感激地道。

“将军要我们怎么做?”王成义愤地道。

蔡伤淡淡地一笑,黯然道:“王大哥,怎会变得如此躁怒。”

“你不知道,我想到尔朱家族那一双狗眼,心头便有气,更可恶的却是吴含那狗贼,小人得志,我怎能不气呢?”王成恼怒地道。

“我只想要知道吴含今晚会在哪里出现!”蔡伤冷酷地道。

“这包在我身上,用不了一个时辰,全部搞定。”王成自信地道。

“另外还请两位大哥,在今日白天将雅儿的尸骨给化了,我要带走她的骨灰。”蔡伤伤感地道。

王成沉凝了一下,望了王通一眼,见王通微微地点了点头,便也跟着点了点头。

“另外,为我备上一些香纸,我要去为死去的兄弟和雅儿上一炷香,并在晚上北城门外靠东的树林之中为我安排一匹好马和弓箭之类的,我的要求便只有这么多。”蔡伤很平静地道。

“难道将军不要我们为你准备一批信得过的兄弟?”王成认真地道。

“好吧,你先为我预备一批兄弟,到时候知道了吴含这狗贼的行踪再好好地安排这批兄弟,不过不要说我回来了。”蔡伤在盛情难却之下,淡淡地应道。

“好,我去为将军准备弩箭和飞索之类的东西,大哥便去探听吴含的行踪,将军吃完酒,便去公山为夫人上一炷香。”王通果断地道。

蔡伤感激地望了两人一眼,沉重地将双手搭在两人的肩膀上道:“就有劳两位大哥了。”

“将军何必客气,咱们都是自家兄弟。”王通和王成同时道。

“那为何仍以将军相称?我已经不是什么狗屁将军了,我改了口,你们为何不改口呢?”蔡伤伤感地一笑道。

王通和王成一愣,相互望了一眼,惨然一笑道:“是该把什么狗屁将军的称号扔掉了,那就称你蔡兄弟好啦。”

蔡伤不禁感激地一笑,三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一起,会意地笑了起来。

公山其实并不高,在淮河这一带,也没有什么很高的山,不过战火并不能抵挡住自然的威力,树木仍不少,在一片平原之间,公山仍是比较显眼,在城中,最高的也便是这座公山。

蔡伤仍是那潦倒的样子,不过腰际却多了一柄刀,那是他的沥血刀,刀鞘以布条缠得不透半丝风,跟随着他的还有两人,那两人看上去更不显眼,便像黄土高原上一块褐色的黄土,随便哪里都可以捡到一大堆。

付雅的墓便静静地躺在林间的一块空地之上,一堆新土却埋藏了蔡伤所有的爱。的确,这个位置正好可以看到南门和东门进出的人群,而此刻,蔡伤在她的坟前立成了一块宽实的墓碑,可是她已经看不到了。

蔡伤想到昔日的温柔,不禁悲从中来,自幼孤苦,受师父养育,而师父已仙逝,这是唯一贴心的亲人,却也绝他而去……

蔡伤双膝一软,重重地跪在那简陋的墓碑之前,抱着那连字都未刻写的墓碑禁不住滑下两行清泪。

那两个很普通的人在蔡伤立在墓前之时,他们便选了两个位置,这两个位置可以看到任何上山之人,他们的眼神绝对不普通,那种只有猛兽才具备的目光,他们却有,那冷冷的光芒使人立在太阳底下都感觉到了心底的寒意。

“将军,节哀顺变!”一人平静而伤感地道。

蔡伤并没有回答,只是静静地抱着那墓碑,流着泪,心头却涌起了无限的杀机。

那两人叹了口气,神色有些黯然。

“为什么只立碑,而不题字?”蔡伤冷冷地道。

小说《乱世猎神》 第9章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