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酷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孤勇者未删减阅读

2022-05-26 17:07:57   编辑:蝶霜飞
  • 孤勇者 孤勇者

    《孤勇者》是作者西西佛斯创作的悬疑灵异小说,人物真实生动,情节描写细腻,快来阅读吧。《孤勇者》精彩章节节选:“本台最新报道,昨天晚上全市最大的纸扎店遭到了哄抢。据店员描述,当时阴风阵阵,气氛十分恐怖。”“整个抢劫历时十五分钟,纸扎店丢失大面额纸钱五百斤,损失十分巨/大。”...

    西西佛斯 状态:连载中 类型:悬疑
    立即阅读

《孤勇者》 小说介绍

主角叫李斗沈露的小说是《孤勇者》,这本小说的作者是西西佛斯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唉,你问吧。”李斗说道。麻煞眼睛瞪的滚圆,却说不出话来。他很想问李斗问题,但是智商不够数,不知道问什么好。色狗和鬼面都跑去写遗书了...

《孤勇者》 第4章 给阴差设埋伏 免费试读

“唉,你问吧。”李斗说道。

麻煞眼睛瞪的滚圆,却说不出话来。

他很想问李斗问题,但是智商不够数,不知道问什么好。

色狗和鬼面都跑去写遗书了,也没人出个主意。

这……

麻煞又开始挠头了。

三分钟后,他终于想了个问题,说道:“我想问,师父你……”

李斗不等他说完,直接大耳刮子就上去了:“我让你问,问你麻/痹,还敢质问师父了……”

李斗一边打一遍骂,直到把麻煞那张黑脸抽红了才停手。

麻煞哭着说道:“师父,我信了,我信了,我再也不问了。”

李斗踹了麻煞一脚:“给我滚,要不是缺人手,我现在就宰了你。等抢完了阴差,老子再和你算账。”

麻煞连滚带爬的逃出来了。

李斗长舒了一口气:“又混过去了啊……”

凶宅,终于恢复了平静。

李斗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开始思考接下来的路。

系统的任务是不能拒绝的,一旦拒绝,等于违约,一旦违约,自己必死无疑。

可是如果自己去完成任务?那更是没可能。抢劫阴差啊,必死无疑。

幸亏有这三个厉鬼徒弟,一日为师,终身为父,现在是你们三个尽孝的时候了。

李斗找了块石头坐下来,开始查看任务细则,先弄清楚阴差的路线再说吧。

一刻钟后,三个徒弟都乖乖出来了。

李斗淡淡的说道:“都准备好了?”

徒弟们点了点头。

李斗拿出刚刚画的地图来,说道:“根据我掌握的情况,阴差今天晚上从这里勾了一个叫沈露的魂魄。”

色狗眼睛一亮:“听起来像是美女啊。”

李斗勃然大怒,随手抄起一块砖头,狠狠的砸向色狗的老/二。

啊……

一声惨叫,响彻天际。

半晌之后,色狗捂着要害跪在地上,痛苦流涕的说道:“师父,我错了,你继续说,我不打断。”

李斗冷笑一声,指着地图继续说道:“他们会沿着这条路,走到河边。河对岸有一座阎罗庙,那就是他们的终点了。”

“他们会通过阎罗庙,回到阴曹地府。”

“他们过河靠的是一座石桥,我们把石桥堵住,然后假扮成船夫,用船载着他们过去。”

“等到河中央的时候,把船弄沉。”

“你们也知道,阴差虽然长得像鬼,但是和我们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们是阴司来的生灵。这些阴差有个死穴。他们一旦落入河水,身体会像山一样重,行动不便。”

“而我们厉鬼,却没有这个问题。这就是我们的机会了。”

“落水之后,我们就带着沈露的魂魄回到岸上来,迅速撤离。”

李斗喝了一口水:“我话讲完,谁赞成,谁反对?”

三徒弟麻煞举起毛茸茸的手。

李斗一个耳光甩过去:“你敢反对师父?”

麻煞快哭了:“我没有。”

李斗:“有屁快放。”

麻煞:“那咱们这一趟,是为了救这个沈露啊?咱们是厉鬼,怎么开始干好事了?”

李斗又是一个耳光甩过去:“你懂个屁。咱们这是在抢劫。阴差有什么?只有一个魂魄。不然你以为抢什么,抢他的招魂幡吗?”

麻煞捂着脸不敢说话了。

二徒弟色狗又小心翼翼的举手。

李斗扬了扬手还没有打下去,色狗就主动给自己来了一个耳光。

他一脸谄媚的说道:“师父,咱们抢纸扎店,能得到纸钱。可是咱们抢阴差,咱们图什么啊。这不是纯粹找死吗?”

理由,李斗刚才已经想好了。

他淡淡的说道:“你们还记得我上次受伤吗?我怀疑和阴差有关,这是在报仇。”

色狗:“……”

李斗说道:“怎么?你不想替为师报仇?”

色狗连忙说:“想,想。”

李斗这才满意的嗯了一声:“另外,这女子的魂魄,不要弄伤了。”

鬼面好奇的问:“这又是为什么。”

李斗瞪了瞪眼:“你猪脑子啊。这女子的魂魄是人质。”

“阴差是要把魂魄带到地府交差的。咱们把魂魄抢走了,他们怎么交差?”

“他们一定会跟我们谈判。到那时候,为师不仅能报了被伤之仇,还能跟他们索要一点好处。”

“万一把女孩弄伤了,还怎么拿好处?”

这一次,三个徒弟都露出了贪婪地神色:“据说阴间的宝贝可是多得很啊,咱们如果能得到一两样,那实力还不是得疯长?”

李斗一人踹了他们一脚:“那还不赶快去办事?”

三个徒弟点头哈腰,把纸车拖过来了。

李斗坐在纸车上,在心中微微叹了口气:“也不知道这三个蠢货能不能挡住阴差啊,万一出点岔子,我这条老命也交代了……”

纸马嘶鸣一声,纸车摇摇晃晃,拉着四个厉鬼向那条河疾驰而去。

半个时辰之后,李斗几个已经到了河边。

色狗把提前准备好的纸船放到了河里,又在河边点了阴香。

瞬间这地方阴气弥漫,纸船也幻化成了真船的大小。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现在只等着鱼上钩了。

“师父,咱们是只管抢劫吗?要不要顺手杀阴差?”大徒弟鬼面问。

“你觉得你有本事杀,你就杀。”李斗幽幽的说。

“师父,咱们真的能抢了阴差,恐怕要在傀州扬名立万了吧?从此以后,那些鬼魂见了我们,不得服服帖帖的?那些女鬼见了我们,不得生扑上来?”色狗一脸向往。

李斗淡淡的说:“你还是小心点,别被阴差认出来了。别忘了,你也在阴间的通缉名单上。你死的第七天就该被抓去了。”

色狗干咳了一声:“师父放心,我点了阴香了,这里阴阳混乱,人鬼不分,他们看不出来。”

鬼面忽然扭头问色狗:“你要女鬼做什么?你那话儿还能用吗?”

色狗低头看了看,苦着脸说道:“扁是扁了点,用倒是还能用。”

鬼面呵呵冷笑了一声。

色狗立刻捂紧了要害:大师姐简直是个小号的师父,喜怒无常,万一哪天不开心把自己给阉了。那鬼生就生无可恋了。

…………

“你们要带我去哪?你们是谁?”沈露哭哭啼啼的问道。

面前的两个人,身材很高,又很瘦削。

他们头上戴着斗笠,遮住了整张脸庞。

对于沈露的话,他们根本不回答,只是拖着她向前走去。

前面就是河了,过了河就能到阎罗庙,然后回到阴间。

把女孩交给阴司,事情办完,就可以松一口气了。

忽然,有个阴差愣了一下,用嘶哑的声音说道:“这桥,过不去了。”

另一个看了一眼,也点了点头:“嗯,过不去了。”

桥上面不知道被谁拴了一条黑狗,正在对着黑暗狂吠。

黑狗容易冲/撞魂魄,这件事有点棘手了。

阴差自然不怕黑狗,实际上很多厉鬼都不怕。

但是沈露的魂魄很幼小,万一被黑狗吓到了,当场魂飞魄散,他们就没有办法交差了。

可是,不走石桥,总不能涉水而过吧?

阴差碰到水,魂魄会沉重无比。

而另一座石桥,在十里开外,实在是有点远。

两个阴差正在犹豫的时候,三徒弟麻煞撑着船靠岸了:“喂,要坐船吗?”

阴差警惕的看了麻煞一眼:“你是干什么的?”

麻煞说:“我是撑船的啊。也不知道怎么回事,今天晚上坐船的人特别多,出手还很大方,我赚翻了。”

随后,麻煞抓出来了一把纸钱。

阴差不屑的笑了笑:“愚蠢的世间人,载了一晚上鬼还不知道呢。”

他冷笑了一声,带着沈露上船了。

上船之后,小姑娘看着满船的恶人,哭的更厉害了。

小说《孤勇者》 第4章 给阴差设埋伏 试读结束。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