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酷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最新资讯 >

《探罪师》完结版精彩试读 《探罪师》最新章节列表

2018-10-13 15:36:25   编辑:素流年
  • 探罪师 探罪师

    小说主人公是叶瑀的小说叫做《探罪师》,是作者楠少叶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欢迎加入探罪师读者群,群号码:670571112 和少叶一起聊天哦!叶瑀一名身困于轮椅上的犯罪心理分析师,毒魇一个隐藏在阴暗中的创罪神秘人。一起变态连环杀人案将二人的命运悄然交错,叶瑀虽腿不能动,灵魂深处对于罪恶有天生探寻真相的冲动,相对于破案,他更好奇犯案人背后的匪夷所思的故事,而毒魇是一个擅于利用人性的弱点,仇恨来创造罪恶的人。叶瑀应邀与刑侦局重案组组长雷爱国,组员老吴、丁广硕三人共同侦破案件。叶瑀四人和毒魇在一桩桩骇然听闻又匪夷所思的案件中隔空博弈。在这段过程中,叶瑀发现原来毒魇就潜伏在身边善与恶,对与错,皆是一念之间,好人?坏人?并没有明确的界限...

    楠少叶 状态:已完结 类型:悬疑
    立即阅读

《探罪师》 小说介绍

独家小说《探罪师》由楠少叶倾心创作的一本悬疑类型的小说,这本小说的主角是叶瑀,情节引人入胜,非常推荐。主要讲的是:“是……是他找我。”令叶瑀心里惊喜的是,王实愿开口回答他了,王实愿上下嘴皮微动,唯唯诺诺道。叶瑀虽然对王实愿的反应很是激动不已但他安奈住情绪继续保持平静的继续说:“好,他找得你,他接下来为你制定计划,...

《探罪师》 第十六章 神秘毒魇 免费试读

“是……是他找我。”

令叶瑀心里惊喜的是,王实愿开口回答他了,王实愿上下嘴皮微动,唯唯诺诺道。

叶瑀虽然对王实愿的反应很是激动不已但他安奈住情绪继续保持平静的继续说:“好,他找得你,他接下来为你制定计划,帮你杀死刘虎,谭水,趁他们晚上醉酒回家,在路上用乙醚弄晕,然后带到垃圾场杀死,至于谭秦山,我看过调查资料,这个人盗用了谭秦山的二奶的手机号,发短信引谭秦山到新房,然后你们早早就通过窗户进去,趁着谭秦山开门时,他用已经洒满乙醚的手帕弄晕谭秦山,接下来就是脱去衣服鞋子你杀了他,然后你们用他的衣物擦去窗台鞋印用衣服包裹住脚,抓住绳子又爬上楼顶,我想此时那个人应该先爬上楼顶,在楼顶接应你,拉你上去,还有黑和尚,那个人带着你去‘夜魔’用已经撒上乙醚的手套放在黑和尚鼻子下,让他吸入,这样他就会给人产生一种还未解酒的错觉……”

“……接下来你俩带着他上了出租车,去了平河桥坐船来到桥洞将黑和尚扒光衣服捆绑挂在墙壁上割腕杀人,至于为什么割腕是为了让你享受死者死前的挣扎和痛苦的表情,死前砸烂**是为了发泄你童年被刘虎和谭水欺负的恨愤,他告诉你杀人是一种信仰,他给每一个死去的人都做了对你的意义,刘虎和谭水是垃圾,所以他们理应被杀害在垃圾场,谭秦山被杀在你家原来的位置,是因为赎罪,用命来偿还他亏欠你家的东西,至于黑和尚么”叶瑀顿了顿他目光定在王实愿的双眼,“则是给你爸的一个交代,为你爸的死讨命债!”

“你……你认识毒魇?”王实愿面带疑惑的望向叶瑀语气轻缓问道。

“原来他叫毒魇!”叶瑀心里讶然,这个名字听起来是那么的诡异奇怪。

“不,我不认识他。”叶瑀摇摇头说道:“我能说出那些,是因为我觉得那些人的确该死,毒魇对他们的做法我虽然不赞同,但是不得不承认很符合每一个死者生前所作所为。”

监控室里的丁广硕听到叶瑀说的,立马面带不解的说:“叶哥到底怎么想的。他为什么要说这些。”

“慢慢看吧,王实愿很快就会说出一切的。”雷爱国倒是依然保持平静道。

“但是他做错了,”叶瑀眼神忽然变得深沉,他上半身微微向前倾,看着王实愿那苍白憔悴的脸说道。

“他不应该让你去杀人报仇。”

王实愿眉头一皱,却没说话但眼神里流露出疑问的目光。

叶瑀继续说道:“你是你爸的希望,王实愿,王援朝之所以给你起这个名字是为了他实现愿望,而他的愿望是你!”

叶瑀提高声调加重语气说:“你!王实愿,他想让你像个正常人一样生活,无忧无虑,他自己已然年过半百失去了对人生的追求,他就希望看见自己的儿子可以比他过得好,过的幸福,可惜事与愿违,毒魇却改变了你整个人生,他教你杀人,释放了你的仇恨,他毁了你的人生,更重要的是他毁了王实愿!毁了王援朝的希望!”

叶瑀最后几句话几乎是吼出来的,每一句都像是重锤,狠狠敲击王实愿的心,叶瑀只想趁着王实愿的心里围墙有了裂痕之际在给予重锤猛击!

一瞬间,王实愿哭了,犹最开始的抽泣,变成了嚎啕大哭。他从呢喃着呼唤爸爸,到几乎嚎叫的喊出‘爸爸’两个字他挣扎想站起来,怎奈何审讯椅子是铁质的,椅子腿被牢牢固定在地面上,挡板锁住死死困住了他的下半身,以至于他根本无法站起身来。

叶瑀没有继续说下去,也并未安慰他,他就这样面无表情眼睁睁看着眼前这个不到二十岁的青年的一系列激烈反应变化,监控室的邹云明和丁广硕见状生怕王实愿因为叶瑀这些**而做出什么危险的事,都准备去审讯室把叶瑀推出来,停止审讯。

然而雷爱国却拦住他们。

“别进去,现在是关键时刻,王实愿的心理防线被攻破了,叶瑀接下来肯定会问重要问题,如果我们贸然进去,有可能会令王实愿再次封闭内心,放心吧叶瑀心里有数,要不然他也不敢跟王实愿单独谈话。”

大约过了十分钟,王实愿逐渐安静下来,叶瑀从兜里掏出一包纸巾递给王实愿,可王实愿却没有任何反应并没有伸手接,他只能在默默流着泪,目光涣散望着地面。

“哎”叶瑀轻叹一声,他抽出一张纸巾,伸手向前,帮王实愿轻轻擦拭泪水和鼻涕。

“你想让你爸爸希望的王实愿回来么?”叶瑀一边擦拭王实愿脸上的泪水,一边低声轻语的问道。

王实愿听言,微微抬起头看向叶瑀那涣散的眼睛瞬间变得明亮,眼神中充满了渴求的光芒。

“告诉我,告诉我你知道的所有事,还有……毒魇的样子。”

……

审讯结束王实愿不止交代所有案件的过程还说了手机短信是那个人偷了一个发廊老板娘的手机发的,为了就是引谭秦山出来。

王实愿被两个警察架着向着门口走去准备离开,临走前他回身望向叶瑀一脸迷茫的问了一句:“他……他是坏人么?”

“或许是吧。”叶瑀对视王实愿犹豫片刻后缓缓吐出四个字。

“那我是坏人么?”王实愿表情略带愧疚的就像是一个犯了错误的孩子:“爸爸知道了一定会骂我的”。

叶瑀闻言目光坚定的看着他用很坚定的语气对其说道:“不,你只是迷失了自己,你之前被仇恨迷惑了,现在你还是王实愿,王援朝的儿子,你爸爸在天堂一直注视着你,他知道你是被坏人引导误入歧途,他还是爱你的。”

“其实,我一直住在河东桥的桥洞里,那里有我的东西,能不能拿给我。”王实愿眼神充满了哀求就像是一只摇尾乞怜的小狗。

叶瑀闭上眼睛重重点点头:“我会让看守你的警察带给你,不过违禁品不行。”

王实愿脸上露出孩子般的笑容,他呲着一嘴黄牙笑着重重的开心的点了点头。跟着警察走出了审讯室。

“可惜大好年华啊,就要在精神病院度过了。”叶瑀推着轮椅向门口走去,看见丁广硕凝视王实愿离去的背影感叹道。

“可惜么,或许这才是他的归宿,他已经报了仇,这个地方对他来说已经毫无意义了无牵挂,他在哪都是一样的了。”叶瑀也同样望着王实愿的背影,忽然感觉与其一直飘忽不定风餐露宿,倒不如把他送到精神病院去,最起码那里的人不会觉得他是个怪人。

“刚才你们在监控室也都听见了,王实愿说这个叫做毒魇的家伙身高跟丁广硕差不多,一米八左右,身材也接近丁广硕,通过声音判断是个男性,不过他自始至终都带着一副墨镜,王实愿并未见过他相貌,我想就算王实愿见过也没用,因为王实愿是自闭症患者,本身语言表达能力就不行,无法表达出详细特征。”叶瑀坐在会议室双手交叉放于胸前对眼前的朱远涛局长,雷爱国,邹云明等人说道。

“只有身高一米八左右,男性,这些线索毫无用处啊,全国那么多人,TMD完全是大海捞针啊。”邹云明砸了一下桌子懊恼,紧接着他对众人说道:“在沉船附近的岸边倒是找到的脚印,根据足迹检验也确定了身高符合那个王实愿所说的关于毒魇的身高,可之后便再无任何踪迹可寻,他顺着那片小树林已经上了高速,估计现在他早就逃出了平河镇的范围!”

“有这么个人没抓到,就跟心上扎了根刺一样,关键是这根刺还不知道会不会到处乱跑。”雷爱国也无奈的摇头叹息。

“行了,既然凶手已经抓到了案子就破了,应当庆祝庆祝,晚上开个庆功会,大家热闹热闹。”朱远涛局长拍了拍雷爱国的肩膀笑呵呵的打破了僵局。

叶瑀和雷爱国等人对朱局长的话没有说什么只是敷衍的笑了笑,毒魇这个如同他的名字一样,是个毒害王实愿的梦魇,而且毒素还会扩散甚至已经深深的烙印在他们的内心深处。

“毒魇,毒魇……”叶瑀心里默默念叨这个称呼不知怎的,他总觉得这个人并没有想象中那么简单。

“希望他不要在犯案了,这种可以引人向恶把一个如此单纯善良自我世界几乎白纸一张的王实愿都可以蛊惑成变态杀人犯的人,要知道在这个世界上最不缺的就是心存仇怨的人,只要利用得当,谁知道他还有没有可能创造出下个王实愿,甚至于一个比王实愿更凶残恐怖的人。”

……

九龙大酒店的一间足足可以容纳20人的大包房里,为首坐着刘镇长和朱局长,两边依次坐着邹云明和雷爱国,以及几个陪同的官员,叶瑀和丁广硕则坐在圆桌另一边正好在朱局长和刘镇长的对面,本来邹云明和朱局长想让叶瑀坐在邹云明身边,但是叶瑀推辞道自己并非官员警察,只是一个心理学的老师罢了,跟他们坐得近心里多多少少会拘谨,所以还是选择跟自己的好友丁广硕挨着。

“额……这个”刘镇长举起杯站起身目光扫视了一下在场的诸位,用那种领导发言的语气表扬道:“刘某要敬在场的办案人员,这几天吃了不少苦,三天两夜的轮轴转熬了不少罪,才将这个杀人恶魔绳之于法缉拿归案,更重要的是市局派来的几位重案组的同志,没有你们也不可能这么快就抓住凶手,真的是替我们平河镇铲除了一个大害啊,还我们平河镇的安宁,让平河镇人民重新回到安居乐业的生活。”

刘镇长说完一仰头干了这杯酒,朱局长和雷爱国,邹云明他们也站起身干了一杯。

叶瑀拿起个茶杯礼貌性的举起喝完,心里却频频对刘镇长的一番言辞嗤之以鼻。

大害,王实愿他配得起如此殊荣么,他的所作所为真的可以用大害两个字就能盖棺定论的么?

假如十多年前王实愿没有被遗弃他或许会在一个父母宠爱的环境里长大;如果他没有自闭症那他现在有可能跟别的正常十八九岁的大小伙子一样玩游戏、打篮球、暗恋女生;假如王援朝没有被谭秦山等人暗害致死,那这个世界上最起码还有一个疼爱关怀王实愿的的人;假如有个有好心人募捐帮助王援朝治疗王实愿的病,他有可能就会回归正常人甚至有一番作为;假如当初警察调查王援朝的死可以还给王实愿一个公道也不至于令毒魇有机可乘误导王实愿作出如此惊天骇人的凶杀案!

可这一切的一切都只是虚幻的设定,王实愿的命苦,苦到这些假如没有一个可以成真,而他连去幻想这些的勇气都没有过。

这就如同是多米诺骨牌,每一次厄运的降临都在把王实愿往地狱里推,如果有一只强而有力的手适当的拉他一把也就不会死这么多人,可惜的是拉他的那只手是由撒旦伸出的,说到底这个大害到底是谁,已经不言而喻。

叶瑀心中只是感叹一声“大恶之人定然心怀大悲之事。”

叶瑀看着接下来的朱局长站起身发言,虽然眼睛盯向朱局长嘚啵嘚啵的肥厚的嘴唇子,但是叶瑀的耳朵却没有理会朱局长说的那些冠冕堂皇。

“呵呵,真可笑,王援朝为了几十万拆迁款丢了命,在庆功宴上大谈特谈的刘镇长和朱局长以及那些官员的穿戴就足够王援朝踏踏实实照顾王实愿好几年的生活费了。”

最新推荐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