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酷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悬疑 > 阴狐妻
[阴狐妻]胡初霜封青冥小说全文章节目录在线阅读

阴狐妻羽落辰汐

主角:胡初霜封青冥
主角叫胡初霜封青冥的小说是《阴狐妻》,这本小说的作者是羽落辰汐写的一本悬疑灵异小说,内容主要讲述:我家三代与狐结怨,姐姐出生只笑不哭,长了一张狐狸脸,夭折入土那天来了很多狐狸。我出生时全家做了一个相同的梦,梦到一只红狐窜进了家门,我出生的时间不对,或者说……我压根就不应该来到这个世上。我的命,是借来的。当一纸成契时,他和劫一起来了。...
状态:连载中 时间:2022-01-11 11:18:39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我搀扶着我妈坐起来,跟她唠了一会,然后想到了一件事,就轻声的问,“妈,瞎子婆有没有给你什么东西。”

我妈头还昏昏沉沉的,左右扶着自己额头直接就说,“她能给我啥东西。”

我抿了抿嘴,心里琢磨着事情可能不是我想的那样,但我妈这时手放下来,皱了皱眉头,对我说,“不对,瞎子婆前两天的确给了我一个东西,你问这干啥?”

我心里一紧,立即说,“给了你什么东西,快拿出来。”

“你这是干啥?”我妈被我的慌张的举动弄愣住了,满是不解。

我赶紧催促了几次,她才窸窸窣窣的转过身从枕头下面摸出一个东西,拿出来后我才看清楚。

那是一个用黑布绣成的荷包,上面还绣了片叶子,鼓鼓囊囊的,我拿过来捏了捏,里面软软的,像是塞了棉花一样。

刚好看到床头柜上有一把小剪刀,我伸手就拿过来了。

我妈看到我要动手剪,赶紧说,“这是瞎子婆送我的,说是能安神助眠,给了我后这几天我睡的老好了,你干啥这是!”

听我妈这么说,我嘴皮子都哆嗦了几下。

“妈,你真不知道?这几天晚上你天天梦游?”我不敢直说我妈坐在我床头梳头,还有昨天晚上在灶屋喝鸡血的场景,不然指定吓坏她。

我妈脸一变,顿时充满了惊恐,对我说,“不会吧?”

我没回我妈,慢慢地把荷包剪开,撕开后里面包裹的不是棉花,而是黑色的灰烬,有一股焦臭和纸钱的味道。

而且里面果然跟我想的一样,用红线缠着一撮长头发,像女人的。

我妈在一旁看着,说,“荷包里有放艾草的,这里面咋会有头发?”

我把这些东西用小袋子装好,沉吟了下,还是对我妈直说道,“我怀疑是瞎子婆在搞鬼,她其实是在害我们。”

我妈吓的不轻,盯着装进小袋子的荷包看了,声音有点害怕的说,“那不能啊,咱们跟她无冤无仇的。”

我咬着牙说,“她帮我们肯定图谋不轨。”

这几天在我妈身上发生的事肯定是瞎子婆搞出来的鬼把戏,她是被什么东西上身了,身子骨才会越来越虚弱。

而且,难怪我爸会听不到动静。

瞎子婆递给我的那三角形符纸肯定也不是什么好东西,我甚至怀疑就是因为这个东西,我才进那棺材里面的。

我妈似乎想到了什么,脸都白了,哆嗦道,“难怪这几天大早上醒过来我感觉腰酸背痛,就跟走了几座山似的,该不会真是瞎子婆在搞什么幺蛾子吧?”

瞎子婆的名声在我们村就不太好,尤其是她早年间被刺瞎眼,后来那些人个个都惨死的事迹。

我们村里的人都挺惧怕她的。

可就跟我妈说的一样,我家跟她无冤无仇的,她这么不安好心的害我们做什么?

我妈越想越不得劲,她起身一边穿鞋一边就说,“不行,我要去看看,咱不能受这个气,要真是瞎子婆在搞鬼,我就把她家供的老仙砸了。”

我妈是在气头上,情绪显得有些冲动。

但是我也挺想看看瞎子婆到底是在做什么,于是打算跟我妈一起去,走在半道上的时候我想了想,劝我妈说先不要露出马脚,以免打草惊蛇。

瞎子婆要真的对我家图谋不轨,她又懂一些诡异的术法,要是惹恼她了,我怕对我们家不利。

这一路上我连理由都想好了。

瞎子婆要是怀疑我们娘俩为什么这时候找她,我就说遇到了事,毕竟昨天上午我来找过她,说好了昨晚要去我家的。

到了瞎子婆家院门口,里面很乱,而且堂屋也是乱糟糟的,跟昨晚离开的时候没有差别。

我妈刚开始说的都是气话,其实她心里还是畏惧瞎子婆的,不仅是她长的模样吓人,更多的是她懂很多道道。

我戒备的走到堂屋门口,四处看了几眼后,目光定格在正堂,那供桌的黑布扯掉了,香炉打翻在地上。

但是有一张用木架框起来的照片盖在桌子上,

我仔细看着那张盖着黑布的照片。

我妈从后边跟上来,看堂屋里乱七八糟的,嘴里低声说,“咋了这是,难不成遭贼了?”

我知道堂屋这么凌乱,是因为封青冥做的,但是瞎子婆怎么都不收拾?

走进堂屋里,我的目光放在那盖住的相框上,心下好奇,走过去伸手一揭,将照片翻了过来。

在看到照片真容的瞬间,我差点吓叫了,头皮发麻的。

这哪是什么照片,是一张黑白遗像。

最恐怖的是,这张遗照的主人,竟然是瞎子婆。

我的手就跟被蛰了一下,连忙缩了回来,拿在手里的相框啪的一声落在桌子上,我妈在堂屋旁吓了一跳,扭过头问,“你咋了?”

我盯着我妈愣愣的摇头,说没事,手被扎了。

我妈没多问,脸色有些不好看,说道,“你快过来看看,瞎子婆这是在干嘛。”

见我妈站在里屋门口有些鬼祟,我琢磨着事情有点不对,赶紧走过去,往里屋一看,心里就觉得不得劲。

因为在里屋瞎子婆正坐在太师椅上,头微微低垂着,双手平方在桌上,保持着一个诡异的姿势端坐。

而且摆设和昨晚见到的一模一样,就是她面前桌子上的油灯已经熄灭了。

我妈看太师椅上坐着的瞎子婆,面前两张黄纸上倒扣的两个瓷碗,还有面前三足香炉,看这架式肯定是在做什么。

“我看她八成是在过阴。”我妈小声的说。

我摇了摇头,觉得有些蹊跷,因为昨晚瞎子婆也是保持着这个诡异的姿势,过阴据说三炷香烧完还没回来,人就醒不过来了。

瞎子婆面前香炉里的三根香早就烧光了。

想到这里,我鼓起勇气走了进去,我妈在后边见我这样怕出什么不好的事,着急的喊别乱动。

我深知一天一夜,要是瞎子婆在过阴她早就醒过来了。

就算是大白天,里屋也阴气森森的,我心里挺害怕,小声的叫了声瞎子婆,但是她一点反应也没有。

小说《阴狐妻》 第十九章阴谋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