很酷文学网—热门的小说推荐平台!

你的位置: 首页 > 小说库 > 言情 > 逆世为凰
主角是司汐颜夜澔瑄的小说在哪看 《逆世为凰》小说阅读入口

逆世为凰凌尘

主角:司汐颜夜澔瑄
完结小说《逆世为凰》是凌尘倾心创作的一本古代言情类型的小说,故事中的主角是司汐颜夜澔瑄,书中主要讲述了:前世,她心爱之人与她庶姐联手,杀她兄长,害她孩儿,灭她母家满门!重活一世,她不再天真软弱,任人蒙骗,誓要让那些谋害她和她亲人的恶毒之人以血还血,以命抵命!别忘了,她是医门司家的和谋士世家容家两家的培养出来的女子,手中银针可救人亦可杀人,心中谋略可治国亦可覆国!可她千算万算终是没算到,前一世那个被她忽视、伤透的男人,才是这世间最爱她、可为她付出一切之人。不管前世还是今生,他都是那般笃定:若雪衣有任何差池,本王定让他整个夜氏一族陪葬!夜青玄,原来当年你敢如此决绝地说出这句话,是因为,你并非夜氏族人。既如此,念着前世恩情,她便助他拿下这万里江山!...
状态:已完结 时间:2022-11-22 14:09:24
在线阅读 放入书架

扫描二维码到手机阅读

  • 章节预览

“爹爹!”闻声,司颜佩吓得脸色都白了,拼命抓着左云的胳膊,却也无济于事,还是被下人拖了下去。司家人都知道思错阁,入夜之后寒凉无比,空旷如野,四处避光,听闻还有不干净的东西。一想到这些,左云就担心不已,想要向司文苍再说什么,然见司文苍脸色铁青,却又不敢说什么,只能低下头用力咬了咬嘴唇。正想要转身离开之时,她朝着雪衣看了一眼,清晰地看到雪衣看着她时,嘴角一掠而过的沉冷笑意。左云像是见了鬼一般,只觉心中一凉,却又说不出缘由,连忙大步离开了落玉轩。司颜佩,而今我重新活了过来,你若还想像以前那样对我,那就大错特错了!在我眼中,你现在不过是个连脚跟都没站稳的蠢货,这一次关思错阁,只是给你个一记警钟,那么多的账,你欠我的那么多条命,咱们一点一点慢慢算!没多会儿,桂妈妈和敛秋便将熬好的药送了来,容毓和容璟虽然并不严重,却还是每人喝了一碗,雪衣喝了药之后便沉沉睡去,容霜说什么也不愿走,坚持要留下来陪着女儿,司文苍无奈,只能由她去。出了落玉轩之后,司文苍再三向容家兄弟致歉,又反复叮嘱了一番,这才离去。兄弟二人站在门外看着司文苍的背影,蓦地,齐齐弯起嘴角淡淡一笑,脸上不见丝毫中毒的不适。“咱们这个表妹……”容毓欲言又止,想了想,似乎不知该怎么说。容璟深深吸气,“其实早在她给我们端起杯盏的时候,就已经把解药放进杯盏里了,中毒痛苦的人只有她一个。”容毓点头,复又皱起俊眉,“她为何要这么做?对了,之前你说在鸿鸳宴上,她主动要求嫁入玄王府?”容璟应了一声,“大哥也觉得此事事有蹊跷?”“这一次来见到表妹,你不觉得她变了很多吗?”容璟不由想起她白日里对着宁皇后振振有词地说着他和苏语的事情,顿然轻声一笑,点头道:“只是不管她怎么变,只要她还是我们的雪衣表妹就好,大哥你说是吗?”容毓没有应声,眼底的笑意却越来越深。玄王府,后院高阁。阁内没有点灯,黑暗中传来一道冷刻的男子嗓音:“中毒?”离洛点点头,“听说是司府二夫人的女儿、她的姐姐司颜佩下的毒,眼下司文苍已经把司颜佩关进了思错阁。”“那她呢?”“服了药,已无大碍,睡下了。”“嗯。”夜青玄缓缓走到窗前,看着外面漆黑的夜色,突然勾起嘴角笑了笑,“狐狸狡猾,不会那么容易让自己死掉的。”离洛愣了愣,不明所以,“王爷的意思是……”“南阳司府,北郡容侯。医无能出司其右,谋凭容侯定九州。”夜青玄轻轻念来,狐狸琉璃雕在手心里慢慢摩挲着,“你别忘了,她的身上流着司家和容家两个家族的血,通医术亦识权谋,想要害她,岂有那么容易?”说罢,不等离洛答话,他已经抬脚朝着门口走去,“有没有兴趣夜探司府?”离洛立刻变了脸色,跟在身后想要劝阻,却发现自己根本不知道怎么开口。已是深秋,入夜寒凉。雪衣这一睡睡得深沉,直到半夜方才从前一世的噩梦中惊醒,刚想动一动,却发现自己身上有些沉,伸头一看,容霜竟是伏在她身上睡着了。看着她这般安睡的模样,雪衣心底没由来的一酸,对夜明澜和司颜佩母女的恨亦加深了一层。适逢桂妈妈进来换火烛,见到雪衣醒来,一阵欣喜,“三小姐,你醒了!”雪衣淡淡一笑,指了指容霜,“桂妈妈,你和敛秋将娘亲扶回屋里睡去吧,这秋夜寒重,莫要受了冻。”“哎。”桂妈妈连忙应了一声,喊醒就谁在外面的敛秋,两人一起扶起容霜走了出去。直到她们走远了,雪衣这才瞥了一眼紧闭的窗户,沉声道:“既然来了,何不现身一见?”“吱呀”的一声,窗户打开,一道黑影闪入屋内的同时,熄了屋内的火烛。“你知道是我。”他站在雪衣床边,居高临下地看着躺在床上的雪衣。雪衣轻声笑了笑,“你身上的药味儿,我记得。”闻言,夜青玄不由勾起嘴角,“不愧是医门后人,只不过是与本王见过一面,就记住了这味道。本王倒是奇了,你怎的就没有察觉,你的茶水中有问题?”雪衣微微一愣,而后淡笑,“王爷深夜前来,就是为了问这个?”夜青玄摇头,“为何要这么做?”雪衣不答,撇了撇嘴,似是有些倦意,夜青玄见了,微微拧了拧眉,“看来你的毒虽然解了,但是身体还没有回复,既然如此,那你就好好休息吧。”“慢着。”见他起身离去,雪衣轻声道:“白天里在鸿鸳宴上调换名册的那个丫头,名叫红溪,是澜王府的人。”闻及“澜王府”三个字,夜青玄低垂的双手骤然收紧,手心里的小狐狸反复捏了捏,终究没有拿出来,“本王知道了,你放心吧,接下来的事,本王自会处理妥当。”说罢,一个旋身出了房间,窗户关上的同时,火烛也被点亮。雪衣四下里看了一眼,与桂妈妈走的时候几乎没有任何异样,然而雪衣心里明白,有些东西已经完全不一样了。至少,她已经成功地引来了夜青玄的注意,最重要的是,他已经送出了对她的第一个考验……众人皆知玄王爷久病不治,卧病在床,却没想到他在黑夜的掩映下,能够在莫凉城内来去自如。突然,雪衣疑惑地拧了拧眉,他方才好像说了句“接下来的事,本王自会处理妥当”,他这是要处理什么事?莫非……是结亲一事?果不出她所料,第二天中午,她还偷懒在床上躺着的时候,宫中便来了人宣旨,雪衣拖着不适的身体前去领旨,前来宣旨的小公公似是早已知晓她中毒一事,笑眯眯道:“三小姐身体不适,站着领旨便好。”雪衣愣了愣,想了一想,莞尔笑道:“父母皆在跪,雪衣岂能独自站着?”说罢,在敛秋的搀扶下跪了下去。宣旨的小公公点头一笑,小心翼翼地摊开甚至,高声念来:“奉天承运,皇帝诏曰:兹有司门之女雪衣,为太常寺卿司文苍之女,恪恭久效于闺闱,升序用光以纶綍,秉性端淑,持躬淑慎。温脀恭淑,有徽柔之质,柔明毓德,有安正之美,静正垂仪。动谐珩佩之和、克娴于礼,敬凛夙宵之节、靡懈于勤。太后与朕躬闻之甚悦,适皇二子至婚娶之时,特赐赐婚婚配与皇二子,责有司择吉日完婚。钦此。”司家众人在司文苍的带领下连忙谢恩:“谢圣上隆恩,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小公公连忙一边笑着将司文苍和雪衣扶起,一边将圣旨交到雪衣手中,“司大人、三小姐,恭喜了。”司文苍悄悄将一锭银子塞进小公公手中,“有劳公公了。对了……”他突然压低了声音问道:“圣上只给玄王爷赐婚了吗?那澜王爷那边……”小公公笑道:“圣上和皇后娘娘谈过了,好像说是玄王爷年长,所以先行娶妃,澜王爷尚且不着急,再过些日子。”司文苍愣了愣,转而便又笑道:“公公有心了。”小公公也是识趣人,旨也宣了,钱也收了,便不再多说什么,领着来人一并离去。刚一走,雪衣便身形微微一晃,差点摔倒,敛秋连忙将她扶住,司文苍回身担忧地看了她一眼,声音温和道:“既然身体还没好,便赶紧回去歇着吧,婚事自会有人去操持。”雪衣点了点头,刚要离开,便听到一阵整齐的马蹄声,众人齐齐循声望去,只见一队人马拉着几辆马车缓缓而来,在司府门前停下。敛秋眼尖儿,一垫脚就看到马车门楹上挂着的木牌,惊呼道:“是玄王府的人!”秦钟舸率先下马,对着司文苍等人行了礼,而后道:“王爷身体不适,不便亲来,望司大人见谅。属下奉王爷之命,将此聘礼送到府上,望司大人能收下。”看着那派了常常一条的送礼队伍,司文苍早已笑得合不拢嘴,连连点头,“岂敢岂敢?王爷礼重了。”而今是圣上赐婚,这纳采、问名与纳吉皆是一掠而过了,没想到玄王爷这么识礼数,刚刚宣完旨,这纳征聘礼便紧跟着送来了,而且看样子,当真是送了不少贵重稀罕之物来。秦钟舸看出司文苍和众人的喜色,轻轻击掌,只见一辆马车里下来了两名妙龄女子,手中托着一直精致无比的锦绣盒子,缓缓走到众人面前,“三小姐,打开看看。”雪衣看了看身侧的司文苍一眼,见司文苍点头,便小心地打开锦盒,众人一见顿然惊得说不出话来,就连雪衣也微微一怔,“这是……”

小说《逆世为凰》 第7章 赐婚圣旨聘礼至 试读结束。

最新小说

书友评价

编辑推荐

热门小说